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史海钩沉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古人待客最高等级是拉人上床

床在中国最早是招待人、待客用的。

  床在中国最早是招待人、待客用的,直到现在北方的一些边远地区招待客人还是请你上炕呢,不上炕显得不热情。晚清时期,中国人吸食鸦片都是在床上,所谓烟榻。他为什么不坐在椅子上吸?并不是说躺在床上好吸,是因为躺在床上是一种等级和礼遇。你看皇上的宝座,它就是一个床型而不是椅子型。

  本文摘自《马未都说马未都》,梅辰著,中信出版社出版

  上苍托付的龙床

  梅辰:皇上的宝座都很难流出宫,这么大的龙床您是怎么弄来的?

  马未都:历史上买的呗。那时候没人认它,有人认我就买不着了嘛。我永远都处在社会中没钱的地位,我从来不是个有钱人。

  梅辰:这床当时在哪儿?

  马未都:原来在北京硬木家具厂,后来被香港著名导演李翰祥先生买下了。北京硬木家具厂是一家国有企业,当时像这样的东西很多,厂里都不拿这些当回事儿。这个床当时是很便宜的就买给李翰祥了。

  梅辰:然后呢?

  马未都:然后他又卖给我了嘛。

  梅辰:他李先生那么识货的人,这么好的东西怎么就舍得卖了?

  马未都:我没跟你说过这事儿?(梅:没有)我跟李导早年就认识。上世纪80年代,他到北京拍电影《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闲暇之余他去北京硬木家具厂买这些老东西的时候,当时是我陪着他去的。那时候他有钱,我们都没钱,就看着他潇洒地一掷千金。当时他花了十二万人民币几乎快要把那厂子都买净了,你今天花十二万连一个凳子也买不来啊。

  认识他很多年后,有一天他突然给我打电话,说:“马先生,我想见你。”我说我今天下午已经有约了,你要不就早点儿,要不就晚点儿。他说:“那我晚点儿,四点以后吧。”中午我正吃饭的时候,他又给我打电话,说:“我等不及了,我正在路上呢……”12点一刻他到的。我陪着他先看了我的博物馆,那时候博物馆还在琉璃厂呢,然后他给了我一张清单,说:“我所有的东西都在这张纸上了,我想把它们卖给你。”我看了看价格还可以,他给我留出了一个砍价的余地,我说:“行,我初步想我可以接纳这事儿,但我今天实在是没有时间了,咱们改天再约时间,到时再谈。”他说“行”就走了。第二天晚报就登出“李翰祥导演猝死片场”……等于他从我这儿离开后就奔了拍摄场,仅拍了一个镜头就猝然过世了。我们分手后两个小时一刻钟他就辞世了。因为他那天过世了,所以那天的事儿我就记得特清楚。他把最后剩下的东西一股脑儿都卖给我了,卖完了他就死了。

  梅辰:天啊!这哪儿是在卖东西啊,这完全就是一份托付,是上苍给这些宝物又找了个好归宿。

  马未都:后来他的遗孀和子女全都到场了,他们对我说:“既然李先生生前把这事儿托付给您了,我们也不懂,您就要了得了……”我当时没好意思说我还没砍价呢!但我没法说了,人都走了我还怎么说呀,照单全收呗!我只好说这钱太多,我只能分期付款……

  今天来看虽然当时没砍价,但搁到今天看当时的那个价还是很便宜的,今天这一个龙床的价格就可以把当时所有东西都买下来了,但在当时它们还是挺贵的。

  都是好东西。那个紫檀的大画桌也是他的。

  梅辰:我看您的博物馆里还有其他的几个床,它们也都很有来历?

  马未都:几个床?我有100多个床呢!你没看见就是了。

  梅辰:晕!天啊!这得有个故宫才能搁下!

  马未都:床对于中国人来说是特别重要的一件家具。中国人是改变过起居习惯的民族,这点非常重要,床的重要性在家俱里是第一位的。床在中国最早是招待人、待客用的,直到现在北方的一些边远地区招待客人还是请你上炕呢,不上炕显得不热情。晚清时期,中国人吸食鸦片都是在床上,所谓烟榻。他为什么不坐在椅子上吸?并不是说躺在床上好吸,是因为躺在床上是一种等级和礼遇。你看皇上的宝座,它就是一个床型而不是椅子型。对吧?

  梅辰:古人待客的最高等级是上床?

  马未都:是啊,拉你上床嘛。

  梅辰: 这俩是一回事儿么!

  马未都:床的等级高嘛!

  梅辰:所以人们特别重视买一个好品质的床,上乘的床。

  马未都:对。《金瓶梅》里面有大量的床的描写,并且当时娶媳妇买张好床就像现在结婚买辆好车一样。潘金莲为床的事儿跟西门庆闹了好几回呢,嫌他买的床不好,让他重新换一个。小潘没少折腾他。过去的人非常看重床,要不也不会写到小说里的。

  • 责任编辑:陈永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