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史海钩沉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红旗轿车停产真相

关于红旗的结局,一直有不同的说法。

  原标题:1984:红旗停产真相

  80年代初,我还是新华社一个年轻记者,汽车是我采访分工中最钟情的一个产业。1982年,我报道了体制改革试点—中国汽车工业公司的成立以及其后的运作,也和董事长饶斌、总经理李刚成了忘年交。

  饶斌和李刚都是新中国汽车的开创者,经历积淀深厚,视野开阔,曾在50年代和70年代先后任过一汽厂长。

  中汽公司成立后,他们全身心投入治理“散乱差”的中国汽车业,改变“缺重少轻,轿车几乎是空白”的局面。

  然而,后院起火,一次强力“地震”突然袭来。

  当时的一汽领导给中央写信,要求脱离中汽。今天看,这封信反映了国企要求松绑的最初觉醒,引起了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

  1984年8月11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在北戴河召开会议,听取一汽汇报。把还不知情的饶斌和李刚叫去旁听。

  一汽、二汽自立门户,饶斌和李刚完全没有思想准备。然而,另一个更大的意外,也在那次会议上发生了:生产了25年的红旗轿车被勒令停产。

  会上谈到了红旗轿车。这位国务院领导当面对饶斌说,红旗油耗大、速度慢、不可靠,就停了吧。

  饶斌当场争辩说,四抬轿和十二抬大轿不一样,四抬轿用人少,十二抬大轿用人多。车子大,自身重,当然耗油就高些,但是和国外同类车比,并不算多。“我接着说,生产十台解放牌的成本才能造一台红旗轿车,红旗轿车送给中南海的领导坐,也是我们的一片爱国心吧。”

  “领导说,你别打肿脸充胖子了—这是他的原话—你给我停产就完了。”

  饶斌问,以后这个事怎么办?“他说,以后就进口吧。就这么一个过程,当面给枪毙了。”

  关于红旗的结局,一直有不同的说法,这里我逐字记下当事人的回忆。

  今天人们说到第一代“红旗”轿车,往往先说它的造型怎么合乎民族风格,然后就说红旗是用榔头敲打出来的,两句话一褒一贬。和李刚聊天,才知道我错了。

  亲身参与红旗轿车发动机开发的李刚说,V8发动机才是第一代红旗的技术亮点,攻关相当艰巨。“那是我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候,东风、红旗,还有一个越野车,三个发动机的开发齐头并进。我曾经连续96个小时没有合眼!那时候身体棒呀,根本不在乎。”

  V8发动机堪称50年代超一流技术,除了美国顶级豪华轿车采用,苏联也刚刚用在领导人乘坐的海鸥轿车上。德国、日本采用V8发动机则是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但是,汽车厂从国家只拿到有限的资金,没有后续开发费用。

  红旗严格实行自力更生,坚持每一个零部件都是国内生产,致使25年后,红旗车的质量、性能和国际水平差距越来越大。

  红旗产量很低,前后25年,一共只生产了1500辆,这样的小打小闹,没有不赔钱的,技术升级更新无从谈起。

  一汽把生产红旗当作一件光荣的政治任务,从1958年到1984年,一直靠解放卡车养着。

  进入80年代,随着国门的开放,“红旗”乘坐者们眼界宽了,红旗轿车的缺点一一暴露:提速慢,可靠性差。有时候到机场接外宾,上了车却打不着火;甚至发生过罗马尼亚总统游览长城归途,下山刹车失灵的惊险场面。停产红旗,改乘进口车,未经论证,就这么定了。

  这个重创,对中国汽车工业,对中汽公司,尤其对红旗轿车的开发者饶斌和李刚来说,无疑是致命的一击——在一种近乎面对面受屈辱的环境下,他们又目睹了红旗轿车的终结。

  红旗下马的1984年,中国大量进口日本皇冠轿车用作公务车,领导人开始坐奔驰,国产轿车只剩下不受待见的上海牌了。

  关于第一代红旗,最后的辉煌是1984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35周年大庆,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乘坐一汽专门赶制的红旗敞篷轿车,在天安门广场检阅了陆海空三军方阵。

  • 责任编辑:陈永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