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史海钩沉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老兵记忆中的朝鲜战争

他对领导说“不立功,不留头”。

\

  图:1951年,金城南阻击战后,20兵团与各军领导在兵团驻地向李湘(左六)表示祝贺/本报实习记者周少城翻拍

  大公网讯,1953年7月27日,在三八线附近响彻了三年的炮声终于安静下来。战火熄灭了60年后,三八线南北4公里宽的非武装地带早已恢復郁郁??的原貌。临津江畔矗立的铁丝网和哨所昭示茬o场战争并未终止。战争的伤痛未及愈合,作为参战一方的中国,十馀万将士面向北方长眠异国。这场战争留给倖存的老兵、烈士遗属怎样的回忆,又如何改变了他们60年来的生活

  曹家麟,1951年6月过江,入朝时15岁,是一名文艺兵。“我是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去的,这毋庸置疑。”他多次到前线慰问部队,两次负伤,庆幸自己“活茼^来了”。曹家麟怀念那些呵护过他,却长眠在异国他乡的老战友、老大哥们。他最大的愿望是人们珍惜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和平。

  1956年回国时,曹家麟也不过20岁。因为年龄小,当年是软磨硬泡才获准入朝,在前线宣传鼓动,鼓励战士勇敢杀敌,打起仗来帮助抢救伤员。

  当时为了负伤后便于抢救,所有战士一律要剃光头髮,曹家麟为表决心留了光头,他对领导说“不立功,不留头”。“这么说不是我觉悟高,其实想法很单纯。很多战士觉得你这么小一个战士都不怕死,我们怕什么。这些战士感染了我,反过来我可能也感染了他们。”

  所有战士都身穿两套军服

  1951年10月,在上甘岭发生的一幕常在他脑海中回现:那是一支即将投入战斗的连队,曹家麟代表师里慰问,为战士们演节目、喊口号,以水代酒为其壮行。“这个连队我多次去教歌,虽然我也五音不全,但很多战士都认识我喜欢我,觉得这么小的孩子教歌很有意思。”

  那天的气氛很不同,180个人列队肃立。当时部队只给每个人配发两套军装,尽管10月份的天气还不是很冷,曹家麟注意到所有人把两件军装和两件衬衣都穿在了身上。

  “当时的军人大都是农民出身,缝缝补补只穿一套,留一套新的总捨不得穿。”“都穿上了?”曹家麟问,“他们说‘都穿上了’,没做其他解释。我脑子一震,才想明白他们没准备再回来,这是视死如归的意思。”

  几天后,曹家麟又来到原地慰问,180人的队伍只回来20多个,“那个人打完仗跟傻了一样,呆呆的。”战争的残酷,实实在在的摆在面前。

  80发炮弹阻击“秋季攻势”

  入朝时,曹家麟体重不到100斤,负重达到30多公斤。因为不是作战部队,他只需背自己的装备和食物,武器顶多是2个手榴弹。入朝前,每名战士除棉军服、棉大衣,还要背棉被褥、睡毯、防雨布、苏製762式步枪1支、子弹120发、手榴弹8枚、十字镐1把,自背24天的口粮计18公斤炒麵和3公斤牛肉罐头。为支援朝鲜人民军,每名战士还要额外捎带一周的口粮。若携带轻重机枪或60式迫击炮,单兵负重就超过80公斤。

  阻击“秋季攻势”时,“敌人两个营集结准备进攻,师长下令连发80发炮弹,就基本把这两个营打垮了。”战斗结束后军长打来电话询问,“师长解释说经过反覆争夺,我方伤亡很大,为巩固阵地,用这些炮弹粉碎了敌人再次进攻的企图,值得。军长说,‘你说的也对,是值得。但你要知道,我们的供应是非常非常困难的。’就挂断了电话,实际上是批评。”

  曹家麟说今天看来用掉80发炮弹不算什么,在当时小一点的炮弹,一人只能扛两发。大一点的,一人扛一发。“这些炮弹通过多少道封锁线,才送到前线。尽管80发炮弹粉碎了敌人的一次进攻,使对方两个营溃败,但还是受了批评。

  • 责任编辑:陈永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