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史海钩沉 > 正文

热闻

  • 图片

2008年老人拦温家宝车队告状

党清云和母亲听说有“大人物”在南阳,便等在路边。

  几天后,党清广给在南阳做城管的大姐党清莲打电话:“听说党志献领着3个人回唐河了。”

  党志献是党长锁的三儿,当时在部队服役。他回家后,将父亲转入唐河县中医院。根据后来的解释,转院是为方便做法医鉴定。

  2005年5月3日,唐河县公安局法医鉴定,党长锁左耳鼓膜外伤性穿孔,构成轻伤。

  这个鉴定,不久后成为案子的重要证据。虽然,三年后它会被专家组意见否定。

  “轻伤”的消息传回十八里党村。党清广起初不相信,还去问了法医。

  咨询律师,听说“轻伤要判三年刑”,党清广的母亲曹永爱吓得一夜没睡。

  党清广则跑去南阳找大姐。党清莲带着份律师说明回了唐河,她还去找了两名在县城做局长的远房亲戚。

  党清莲称,弟弟给桐寨铺乡派出所长孙永远打电话后放了心,因为孙说“现在法律很透明,没打人就没打人”。

  事情很快有了变化,不过党清广家不知情。

  据孙永远后来回忆,当年5月9日,党志献拿着其父“被殴打”的材料,上面有县公安局副局长刘恒的批示,要求调查处理。之前孙永远已接到过刘恒电话,“涉军案件,抓紧时间办”。

  根据南阳市公安局专案组3年后的调查,党志献此前先找了当时的武装部长。

  2005年5月10日,桐寨铺派出所立案侦查“党清广涉嫌故意伤害案”。

  党清莲说,对于他们家来说,一切风平浪静。2005年6月收完小麦后,党清广南下浙江上虞打工。

  孙永远称,后来民警多次上门,党清广一直不在家,案子也就搁了下来。

  派出所长造假口供

  到上虞后,党清广跟着大哥在一家化工厂做机修工。他要存钱买房,经常加班,偶尔会去大哥家看电视

  半年后,打工的日子突然被中断了。

  2006年4月21日,上虞市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将正在车间干活的党清广带走。

  党清广被告知,他是公安部门“网上追逃”的逃犯。

  2006年5月初,在唐河县看守所,党清莲见到了被押回的弟弟。脚踝磨破,一身破烂工装,面黄枯瘦。党清广说被抓时挨过打,被剃头、扇耳光。坐火车回南阳,他一路上都戴着脚镣、手铐。

  根据数年后的调查,2005年11月,唐河县公安局开展冬季“严打”,内部下达批捕任务,派出所间还要搞排名。这个背景下,桐寨铺派出所翻出了搁置的“党清广案”。当年11月23日,唐河县检察院批准逮捕。

  在公安部门提请批捕的材料里,有一份口供,党清广承认打了党长锁耳光。近3年之后,当时的派出所长孙永远供述,这份口供并不存在,是他伪造的,为完成案子批捕任务。

  在让检察院成功批捕后,孙永远原本要“销案”了事。2006年1月调走前,他编造理由将案件撤销。但根据后来的调查,销案通知书并未随案卷移交给他的继任(后来在派出所车库找到)。

  孙永远调走后,2006年4月,新任所长向县公安局提请了对党清广的网上追逃。

  • 责任编辑:陈永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