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天下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苏共垮台:“叛徒”戈尔巴乔夫?

从苏共分裂的过程可以看出,叶利钦从苏共的的出走,对苏共的打击是致命的。

  因此,戈尔巴乔夫在1988年6至7月召开的苏共第十九次全代会上的报告中提出,要对政治系统进行改革,“在党和国家之间正确地分配权力”,“恢复人民代表苏维埃的充分权力”,从而避免一切由党中央发号施令的做法。会议决定对苏维埃体制作出重大调整,建立新的最高权力机构──苏联人民代表大会。

  根据1988年12月修改后的苏联宪法,新的苏维埃体制由苏联人民代表大会和苏联最高苏维埃;加盟共和国和自治共和国人民代表大会和最高苏维埃;边疆区、州、市、区和镇、村人民代表苏维埃组成。

  苏联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为2250人。人民代表大会的常设机构最高苏维埃,由人数(272人)和权力相等、具有议会性质的联盟院和民族院组成。
  1989年春季,苏联举行了人民代表选举,并与同年5月25日至6月9日召开了苏联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戈尔巴乔夫为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随后,各加盟共和国也相继举行了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最高苏维埃的选举。

  苏共实行“一切权力归苏维埃”,将国家的权力中心从政治局向国家权力机关转移,是改革执政方式,明确区分党政职能的正确举措,也使人民当家作主有了体制和制度上的保证。但是,这一改革似乎开启了苏共的厄运,苏共逐步被挤出了权力中心,丧失了对国家领导权。

  这首先是因为苏共在竞争性选举中落败,失去了在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最高苏维埃中的席位优势。

  长期以来,苏联在各级苏维埃的选举中实行的是由苏共同级党委提名、上级党委决定的指定性等额选举。通过这种没有竞争的虚假选举,使苏共各级党政官员在苏维埃占绝对优势,从而将苏维埃玩弄于股掌之上,使其成为举手、拍手机 器,成为苏共表演民主的道具。

  1988年10月,苏联最高苏维埃非常会议通过了《关于修改和补充苏联宪法的法律》和《苏联人民代表选举法》,首次规定各地区的人民代表应当通过竞选由居民选出,居民选出的代表占人民代表大会三分之二的席位,另三分之一席位留给包括共产党在内的社会组织。

  结果一实行竞争性选举,苏共就慌了手脚,现出了原形,再也无法重演昔日苏共官员纷纷“高票当选”的辉煌。1989年3月,苏联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一次选举,反对派人士叶利钦、波波夫、萨哈罗夫、索布恰克就成功当选,并进入由107人组成的宪法委员会;1990年3月苏联召开第三次人民代表大会,民主派赢得了选举;1990年3月反对派和民族主义者在波罗的海三国苏维埃选举中获胜;1990年5月,“民主俄罗斯”在俄罗斯苏维埃选举中获得多数席位,叶利钦当选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同期,波波夫当选莫斯科苏维埃主席,索布恰克当选列宁格勒苏维埃主席。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90年5月,苏俄第一次人民代表大会对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的选举。当时竞选者有三个,分别是苏共推荐的俄共产党第一书记帕洛兹科夫和俄总理弗拉索夫,及“民主俄罗斯”推荐的叶利钦。选举前,戈尔巴乔夫亲自到会为苏共人选站台,并在大会发言中指责叶利钦“蔑视列宁确立的原则”、“使苏俄背离社会主义”。 但 5月29日投票后,叶利钦仍然以绝对优势当选。

  其次,苏共长期以来习惯于对苏维埃发号施令,选举战技术呆板落后,龙其不善于开展议会斗争。在诸如通过苏共议会党团提出立法建议、组织议会辩论、推动法案表决等方面明显处于下风。相反,苏最高苏维埃中的反对派人士叶利钦、波波夫、萨哈罗夫、索布恰克等,却能够组织100多人的垮地区议员团,率领日益强大的反对派代表在议会中兴风作浪、呼风唤雨,推动取消宪法第六条等不利苏共的法案表决通过。从此,苏共就如一支不控制裁判、不按自已的规则踢球就无法赢得比赛的球队一样,被排除到了权力的竞技场之外,直至“8.19”政变中沦为看客和帮闲者角色。

  • 责任编辑:王蕾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