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天下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苏共垮台:“叛徒”戈尔巴乔夫?

从苏共分裂的过程可以看出,叶利钦从苏共的的出走,对苏共的打击是致命的。

  五、为什么实行政治多元化苏共就无法组织动员群众?

  按照现代民主政治的公认准则,政党也属于群众团体,是联系国家权力机关和群众的桥梁。

  但是长期以来,苏共以无产阶级的先锋队自居,不但要领导国家权力机关,而且还要领导群众团体。通过控制共青团、工会这些官办的所谓群众团体来组织、动员群众。苏联工会、共青团等社会团体的主要领导干部均由苏共负责培养、选拔、安排;根据苏共的布署开展群众工作,有关活动经费由政府财政支持。实际上仍然是依靠苏共的权力在运作,根本不可能起到联系群众、反映群众利益的桥梁和纽带作用。

  与此同时,苏共严格控制民众的自由结社权利,严禁一切非政府组织。1922年至1928年,内务人民委员会禁止了120多个全国性社团的活动。此后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苏联没有一个真正的群众组织。形成了“社会主义国家无社会”的滑稽现实。自主性政党和群众组织的缺失,使民众的诉求失去了现实的表达渠道,社会生活异常沉闷压抑。

  戈尔巴乔夫上台后推行公开性改革,苏联也签署了国际人权公约,政治气氛逐步宽松,长期被压抑的群众组织也开始重新活跃起来。1987年7月,在莫斯科建立了第一个公开的人权运动团体,并于当年12月组织了苏联历史上的首次人权问题国际讨论会。此后,“历史-政治俱乐部”、“苏社会政治记者俱乐部”、“改革俱乐部”等非政府组织开始大量涌现。1988年5月,具有反对党性质的“民主联盟”宣告成立;1988年7月,25个非正式团体联合成立了主张推行激进政治改革的“莫斯科人民阵线”。

  在巨大的社会压力下,1990年2月召开的苏共中央全会,通过了放弃一党专政、不再独揽国家大权的决议。1990年3月,苏联召开第三次人民代表大会,将宪法第六条“苏联共产党是苏联社会的指导和领导力量”,修改为“苏联共产党和其他政党像工会、青年组织及其他社会组织一样参加苏联国家政策的制定”。同年10月,苏联最高苏维埃通过了《社会团体法》。至此,多党制、自由组织政党和群众组织有了宪法依据。

  随着“民主俄罗斯”等反对党和大量脱离苏共控制的群众组织的出现,随着原共青团、工会组织的 “反水”独立,苏共独霸社会的局面宣告结束。苏共不但丧失了动员和组织群众的“专利”,而且在与反对派争夺群众中败绩屡屡。

  从1986年底开始,反对派团体和民族主义者先后在苏各地动员群众举行了上百次大规模的示威、抗议、罢工,并推动一系列全民公决的民意表达活动。如1989年8月23日,在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举行的抗议1939年苏德密约瓜分三国主权的“波罗的海之路”行动,“人民阵线”组织三国200多万人排成了一条长达600公里的跨国人链。其中,立陶宛有六分之一的人口参加。成为世界史上动员民众的经典范例。相反,这期间,苏共从没成功组织过一次相样的反制游行示威活动。1990年5月1日,苏共组织的 “五一节”莫斯科红场游行还演变成了反对戈尔巴乔夫的示威活动。

  为什么苏共回归社会团体的本位,与其他政党和社会组织同台平等竞争,就吸引动员不了群众?

  这当然首先是因为苏共执政以后由脱离群众发展到了背叛群众,丧尽了民心。其次是因为,苏共长期以来一党独专,在国内从没有政治对手,导致自身政治斗争技能严重退化。对此,苏联前总理雷日科夫谈到“党在垄断权力的过程中,丧失了开展政治斗争的能力,因为,国内没有任何以别的政党和社会运动形式出现的反对派。结果,作为惟一的组织,党丧失了自身最优秀的品质--战斗精神、自我牺牲精神、大公无私精神……”。

  • 责任编辑:王蕾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