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天下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苏共垮台:“叛徒”戈尔巴乔夫?

从苏共分裂的过程可以看出,叶利钦从苏共的的出走,对苏共的打击是致命的。

  六、为什么实行党内民主苏共就会分裂?

  政党是承担民众与公共权力之间沟通的桥梁。在只能实行代议制民主的现代社会,民众组织政党、参加不同的政党,是为了通过政党反映自已的利益诉求,通过参与选举使自已的政党分享或执掌政治权力,从而实现自已的利益。

  但是,苏共从孕育成立之初,就不是准备作为一个仅仅参与政治的社会团体,而是要成为通过枪杆子夺取政权、进而永远垄断国家政治权力,实行一党专政的政党。由于夺权与通过选举执政不同,需要的是党的“硬实力”;由于专政要将党的组织安插到国家和社会的各个方面,实现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通吃”。所以列宁在建党之初就提出,要把布尔什维克建成一支由党的领袖主持和控制的工人阶级有组织的部队。强调党要以领袖为中心,在思想、组织和行动上保持高度集中统一。

  这个原本由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布尔什维克派另立山头成立的党,不仅不允许党员个人对党的组织和党的领袖说三道四,更不允许党内有任何派别组织和不服从中央的地区性组织。1919年3月俄共第八次代表大会决议就明确规定:俄罗斯联邦的乌克兰、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的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必须完全服从俄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领导,无条件地执行俄国共产党及其领导机关的一切决议。

  从斯大林时期开始,苏共对党高度集中统一的维持,主要靠的是对党内上层的特权拉拢、民主集中制保证的自下而上服从和对下层的严酷党纪约束。特别是通过实行民主集中制,将普通党员和下级组织的民主权利经过横向与纵向的集中化为乌有,将党所掌握的国家权力逐级集中到中央政治局,集中到总书记手里。而对党内任何敢于挑战上级和领袖权威的言行,则进行“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直至消灭肉体。

  苏共这种靠高压手段维持党的团结和统一的做法,使党变成了官僚机器,变成了党的领袖个人手中的工具。它不单窒息党的生机和活力,而且使党内顽固保守的特权集团滋生、坐大,成为改革的阻力。

  因此,改革初期,戈尔巴乔夫针对苏共存在的问题,将公开性引入党内政治生活,大力倡导党内民主,鼓励和支持不同意见的表达和争论。并打破党内论资排辈的传统,大胆选拔具有改革意识的雅科夫列夫、叶利钦等一大批中层中领导进入党内高层,对凝聚改革共识,破除改革阻力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但是这样一来,原来党的那种表面上的团结、统一就开始破局。在1987年10月的中央全会上,时任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政治局候补委员、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的叶利钦,与党内第二号人物利加乔夫因在改革问题上的分歧暴发公开冲突。叶利钦在会上抨击利加乔夫阻挠改革,并批评戈尔巴乔夫改革迟缓。结果遭到大会批判,被革除了党内所有领导职务。

  1989年后,苏共党内开如出现派别化趋势。到1990年苏共中央二月全会前,党内形成了以利加乔夫为代表的 “马克思主义纲领派”( 正统派)、以戈尔巴乔夫为首的“苏共主流派”( 温和改革派)和叶利钦领军的“苏共民主纲领派”(激进民主派)三大派,它们分别向苏共二十八大提出了各自的纲领。

  在党内三派的角力斗争中,激进民主派占了上风,左右了党内局势。1990年7月,苏共二十八大通过了《走向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纲领性声明。其中对党的组织制度作了重大修改,明确宣布:“坚决否定在行政命令体制条件下形成的那种民主集中制,那种僵硬的集中制”,实行党的民主化。

  • 责任编辑:王蕾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