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天下 > 正文

热闻

  • 图片

84岁的二战幸存者讲述:犹太人最后的抗争

  与其苟且偷生,不如反抗而死

  一张著名的二战老照片上,一群被抓获的犹太人在纳粹枪口下举起双手,其中大多是女人和孩子,瘦骨嶙峋的小男孩光着两条腿,表情惊慌失措。上世纪40年代,在被德国纳粹统治的波兰土地上,类似的场景随处可见。

  1939年8月31日,纳粹德国进军波兰,不到一个月,就闪电般地占领了这个国家。当时,波兰首都华沙131万居民中,有35万是犹太人,是仅次于纽约的世界第二大犹太人聚居地。

  在盖世太保头目海德里希“灭绝犹太人”的指令下,德军在东欧各地及德国本土建起众多犹太人隔离区和集中营,华沙的这片犹太人聚集区也没能幸免。起初是用铁蒺藜围住,后来又筑起高墙电网,用以隔离居民中的犹太人。来自波兰和德国各城市的犹太人被塞进了这个760英亩的地方。

  到1942年4月,有50万犹太人生活在那里,平均13个人分享一个房间,许多人直接睡在地上或肮脏的稻草垫上。水、煤气、电力供应均被切断,每个人都食不果腹,饥饿和伤寒猖獗,每个月都会夺去约1500人的生命。

  在这种情况下,犹太人生命中最大的希望,仅仅是活着。

  1942年7月22日,26.5万名犹太人被围困并被杀死在特雷布林卡的死亡集中营,从犹太区的楼上都能看到焚尸炉里冒起黑烟,纳粹计划施行种族灭绝的消息蔓延开来,幸存者不再相信德国人会将他们送往劳改队的承诺。1943年1月19日,纳粹分子再次进入犹太区,集合一批准备运走的犹太人时,遭遇了犹太人战斗组织的武装抵抗,输送计划暂停。

  4月19日,为庆祝次日希特勒的生日,党卫军决定发起“特别行动”,扫荡犹太区。早晨6点钟,装备有坦克和火炮的2000名党卫军冲入犹太区中心,手无寸铁的6万名犹太人藏在地堡中。犹太人战斗组织的220名战士,则拿着从波兰地下组织那里获得的手枪、步枪和自制手榴弹,冲上了战斗前线。

  “这是道义的胜利。没有人相信犹太人会反击。”以色列纳粹大屠杀纪念馆研究员哈维·德雷福斯告诉《赫芬顿邮报》,“令人惊讶的是,经过长达3年的纳粹占领、饥饿和疾病,这些人竟还能找到违反纳粹命令、甚至站起来反击的力量。”

  这是场毫无悬念的战斗,他们不可能获胜,更不可能拯救犹太民族,但他们已没什么可失去的了。这里的犹太人明白,即使不战死在家中或居住区的下水道,他们也一定会被毒死在臭名昭著的死亡营,与其苟且偷生,不如反抗而死。

  “波兰人既不能,也不愿帮助他们不信任的犹太人”

  4年前,犹太人起义最后一名指挥官马雷克·埃尔德曼离世,生前他还清楚地记起他那群斗志昂扬的战士们,“那些小伙子和姑娘们一共220人,人不多,我还记得他们的名字和相貌”。

  他明白,一旦投入战斗,他就会死,但他无所畏惧。死就死,对他而言,这没什么大不了。他认为,他们至少可以以自己的方式,而不是纳粹的方式死亡。

  像华沙犹太区的很多居民那样,带着平静和尊严走向毒气室和万人坑,是死亡的另一种方式。但埃尔德曼相信,从枪林弹雨中闯出一条血路,虽更艰难,却更有意义。“纳粹分子想毁掉我们。我们的战斗就是为了保护犹太区的人们,让他们的生命得以延续,哪怕只有一天或两天。”

  他要“让世界明白,纳粹正在对波兰犹太人做些什么”。这是德国人入侵波兰以来,第一次大型武装反抗,正如华沙犹太历史学院主任安德烈·茨柏克沃斯基所说,“这次起义是对德国纳粹的第一次,也是最重要、最壮观的反抗斗争。”

  犹太区的最终惨痛结局,是1.3万人死亡,3万人被捕获、押往死亡集中营。埃尔德曼则与幸存的几个战友一道,沿着下水道,在深没口鼻的泥泞中逃离,虽然“谁也不相信我能活着出来”。

  不断地失业、找工作,还因戒严令被短暂拘留,埃尔德曼从没想过要离开波兰,因为“对于曾经历过那么多死亡的人来说,理当为命运承担更多责任”,而“当你在为6万人的生命负责时,你不会放弃对他们的记忆”。每年4月19日,他都会到战友的墓碑前,献上鲜花。

  • 责任编辑:王蕾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