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天下 > 正文

热闻

  • 图片

84岁的二战幸存者讲述:犹太人最后的抗争

  埃尔德曼一直不愿意公开表达对纳粹的仇恨,但对于波兰和华沙的袖手旁观,他始终耿耿于怀。

  “波兰人既不能,也不愿帮助他们不信任的犹太人。”他告诉英国《经济学人》,“他们甚至认为犹太人与纳粹一样,是波兰人的共同敌人。”

  处于困境中的犹太人同样四分五裂:世俗主义者、社会主义者、狂热的犹太复国者,和像他一样的非犹太复国者。所有人都在深渊的边缘,为出路而争吵,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波兰犹太人,还是住在波兰的犹太人。

  直到二战结束后,反犹的阴霾仍未从波兰散去。在纳粹的淫威下九死一生的犹太人,满怀希望重返家园,却被波兰人排斥,一年中发生至少50次谋杀犹太人的案件。这促使波兰犹太人数次掀起向海外移民的浪潮。

  1968年,近两万犹太人离开波兰,其中包括埃尔德曼的妻子和女儿。1970年12月7日,西德与波兰签订华沙条约,西德总理勃兰特在华沙犹太隔离区起义纪念碑前献花后,突然下跪,为在纳粹德国侵略期间被杀害的死难者默哀。

  埃尔德曼相信,自己既是波兰人,也是犹太人,华沙是他的家。他梦想,在社会主义波兰,犹太人将拥有文化自治权。他终其一生,为实现这一梦想而努力。

  埃尔德曼辞世前出版的最后一部书里,描述了华沙犹太区的爱:当恐惧和孤独的人们被命运抛聚在一起时,那是最“不可思议的奇迹”和极度幸福的时刻。

  “人们走了,但记忆永存”

  曾经的华沙犹太人区,如今几乎没有什么遗迹,只剩英雄纪念碑、犹太教堂、一堵断壁颓垣,其余的都在纳粹镇压犹太人起义的过程中被毁掉了。

  4月7日晚,以色列的纪念活动在耶路撒冷大屠杀历史博物馆启动,主题就是“大屠杀的抗争:纪念华沙犹太人起义70周年”。以色列总统佩雷斯、总理内塔尼亚胡等高官和中东四方特使布莱尔等出席纪念仪式。

  4月19日,在犹太区英雄纪念碑下,波兰总统科莫罗夫斯基、总理斯图克共同缅怀当年的遇难者,起义的幸存者也出席了仪式。

  “在二战中,华沙沦为一片废墟。波兰犹太人的命运被可怕的暴行摧毁。”科莫罗夫斯基说,“这场起义是被剥夺了尊严和希望的人们所做的最后抗争,他们是为了保卫在纳粹占领下仅存的人类的尊严。”

  “人们走了,但记忆永存。”幸存者洛特姆告诉美联社,真正的英雄是那些“留在犹太区照顾整个家庭的孩子们”,因为他们更容易从隔离区的高墙下逃走。

  • 责任编辑:王蕾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