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天下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行刺希特勒:720事件之前的暗杀密谋

  军官团与希特勒的早期冲突

  军官团第一次对希特勒构成威胁,是1938年1月25日和26日的两起重大人事变动。一起是陆军部长冯·布洛姆贝格因为妻子的出身问题而被解除职务,另一起则是陆军总司令冯·弗立契上将遭到诬陷,说他违反了德国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条反鸡奸法,也被解职。这两起人事变动的深层原因是希特勒对总参谋部的不信任。过去,这位前奥地利下士因为军事上的无知,以及对兴登堡-鲁登道夫体制的盲目崇拜,一直把总参谋部看成神秘的战争计划制造基地。他想当然地认为,只要政治领导人提出需求,总参谋部就可以在任何形势下制订出完善的作战计划。1936年出兵莱茵兰事件给了希特勒一次沉重打击,他发现总参谋部远没有他想象的那样无所不能。到1937年11月9日,希特勒首次向亲信透露关于未来的战争计划,也就是著名的《霍斯巴赫备忘录》。陆军总司令弗立契和总参谋长贝克当时的表态又引发了希特勒新的担忧:军队并不打算接受他的战争计划,不愿意打一场在军事上毫无准备的冒险战争。国防军这个“反动堡垒”里的人和他的思维方式截然不同,从来没有完全服从过他,也不屑于听取他的领导。也就是说,总参谋部已经明显地妨碍了希特勒的野心。

  布洛姆贝格和弗立契被解职之后,前国防军办公厅主任冯·赖歇瑙炮兵上将(第七军军长)从慕尼黑赶到柏林,希望能被任命为陆军部长。亲纳粹的赖歇瑙的野心非常大,所以陆军当中最有威望的第一集群司令冯·龙德施泰德上将警告国防军办公厅主任凯特尔说,如果启用赖歇瑙,他本人、贝克、第二集群司令李布和第四军军长李斯特就要集体辞职。

  戈培尔后来回忆,1938年1月底是他最不安的时候。因为很明显,陆军总司令弗立契是遭到陷害的。当时有谣传,说陆军有可能会在希特勒进行上台五周年演说之时发动政变,先包围国会,然后逮捕希特勒和纳粹党骨干。希特勒下令取消了预定的演说和大规模庆祝活动。但是实际上没有发生政变。因为总参谋部军官团及其首领贝克将军根本没有考虑过用武力来推翻希特勒,他们担心军事政变会导致内战。

  最后,这次危机以妥协告终。第四集群司令冯·勃劳希契被任命为陆军总司令,陆军部则被撤销,希特勒本人作为最高统帅,直接行使对国防军的指挥权。国防军办公厅改组为国防军最高统帅部,办公厅主任凯特尔也成了统帅部长官,也就是希特勒的最高军事顾问。

  凯特尔这个人一生平庸无能,从未打过仗,在军队里的人缘也不好,唯一的优点是对希特勒忠心耿耿。陆军的人管他叫Lakaitel——走狗凯特尔,Lakaitel这个词是德文走狗(Lakai)和Keitel两个词拼合而成的。凯特尔虽然人品不好,但也知道自己的缺陷。他希望能够恢复第二帝国时期的“大总参谋部”,把总参谋部从陆军总司令部下面解放出来。但是希特勒对贝克已经相当不信任,也不需要一个有独立见解的总参谋长,只想设置一个权限比较小的参谋班子。于是原来的国防军办公厅国土防卫处被改组为最高统帅部下属的国防军指挥局,原来的防卫处处长约德尔担任局长。这个局也被叫做“指挥参谋部”,因为权限职能划分不清楚,所以经常和陆军总参谋部发生冲突。

  接下来希特勒在2月4日对国防军最德高望重、而且一贯反对纳粹的十六名高级将领进行了一次大规模清洗,龙德施泰德、勒布、克莱斯特这些人全都被勒令辞职,然后转入预备役。贝克的助手、第一军需长曼施泰因也被打发到西里西亚当步兵十八师的师长去了。到此为止,德国军队的指挥权被希特勒抓到了自己的手里。

  贝克对希特勒的真正挑战是在1938年夏天的捷克斯洛伐克危机。当时他希望陆军总司令勃劳希契和所有的军长集体辞职,以威胁希特勒撤回武力入侵捷克的计划。贝克认为,侵略捷克斯洛伐克会招来英法的报复,德国可能被迅速占领。但因为勃劳希契的懦弱,这次辞职没能实现。贝克本人随后宣布退休,转而筹备地下反纳粹活动。由此可见,最初的军人反纳粹运动不是出于对法西斯暴政的反感,只是对非理性军事政策的一种自然反应,担心的是冒险会招来惩罚。如果希特勒能证明他的政策安全稳妥,那么这种抵抗就将瓦解。

  三大密谋集团

  在贝克将军辞职的时候,国防军谍报局里的一个小集团已经得出了结论:必须直接推翻希特勒本人。谍报局是德国武装部队的情报机构,主要负责搜集军事情报和反间谍。这个小集团的核心人物是谍报局局长威廉·卡纳里斯海军上将,另一重要成员是谍报局中央部部长汉斯·奥斯特上校。中央部是谍报局的三个部(中央部、国外部、情报部)之一,负责谍报局的人事和财政工作。在卡纳里斯的运作下,一大批密谋推翻希特勒的反纳粹分子被塞进了谍报局和德国外交部。

  当时,德国反纳粹分子的数量并不多,主要集中在军队、财政和外交部门。财政部门的代表是普鲁士邦财政部长约翰内斯·波比茨,以及因为反对无限制扩充军备而辞职的前经济部长雅尔玛·沙赫特。外交部门的代表是驻意大利大使冯·哈塞尔和外交部国务秘书冯·威茨泽克男爵。威茨泽克的大儿子是有名的核物理学家,二儿子理夏德·威茨泽克1984年到1994年曾担任联邦德国的总统。这些人都是专家型官僚,下面还有一些中级的公务员、魏玛时代的老官僚,以及宗教界人士。奥斯特上校的工作就是牵线搭桥,把这些分散在不同部门的密谋分子组织起来。

  这个松散的密谋集团一开始对希特勒还有些不切实际的想法,认为希特勒本人还算是个革命家,虽然冲动莽撞,但是对德国来说也还算有贡献。这些年来希特勒在扩军备战的路上越走越远,是受了戈林、希姆莱、里宾特洛甫这些“小人”的影响。密谋分子的主要任务就是“清君侧”,逮捕这些小人,最好把他们统统绞死。至于希特勒,必须在法庭上为自己的错误忏悔,然后让位给一个更加开明理智的领导人。假如希特勒表现良好,密谋分子甚至不反对让他继续当名义上的国家元首。当然前提是对纳粹党的各级组织进行清理。

  但是奥斯特上校认为,杀死希特勒是政变成功的最重要前提。一旦希特勒被活着带上法庭,一定会把法庭变成演讲厅,甚至炮制出“第二次背后一刀”的说法(“背后一刀”是总参谋部的鲁登道夫推出的说辞,他认为,德国本来一战即将取得胜利,但是社会民主党人、共产党和犹太人给德国背后来了一刀),这样密谋分子在道义上就落在下风,更不用说进一步的政治改革了。大多数军人和群众仍对希特勒怀有敬畏之情,如果希特勒死了,他们有可能倒向政变集团,但是希特勒活着就不好说了。奥斯特认识到,如果要成功实现政变,就必须得到军队的支持,因为单凭谍报局的力量不足以制服希特勒的卫队,而且还要接管国家机器,解除党卫军和秘密警察的武装。所以军队的作用极为关键。1938年的夏天,陆军军官团和总参谋部的大多数人还在骑墙观望。不过,到1938年9月,这个机会就来了。

  9月1日,弗朗茨·哈尔德上将出任陆军参谋长,他早年曾经在巴伐利亚的第七军区担任参谋,目睹过纳粹党发动暴力政变的狂热阵势。哈尔德在上任的时候就决定了,如果希特勒主动挑起战争,只要大部分前线主官支持他,他就发动军事政变,推翻希特勒。掌握柏林周边防务的第七军区司令埃尔温·冯·维茨勒本上将态度也与此类似,所以这两个人被拉进了贝克将军的圈子。

  除此之外,因为慕尼黑危机,前面提及的被转入预备役的反纳粹将军恢复了现役。希特勒中止援助中国之后,蒋介石的德国军事顾问团里面有一批军官回到德国,其中许多人被拉到了贝克将军的密谋集团里,包括顾问团团长冯·法尔肯豪森中将。陆军总司令勃劳希契也对哈尔德上将说,他本人很清楚总参谋部里的军官在干什么,也清楚他们的目标是希特勒,“不过,在你们的准备阶段,请不要打扰我”。

  就在此时,奥斯特上校把魏玛共和国时代著名的政治活动家卡尔·戈台勒博士拉进了密谋集团。戈台勒曾经担任过全国物价管制委员会主任和莱比锡市市长。他曾经在1937年前往英国和法国,会见了丘吉尔、法国总理莱翁·勃鲁姆等人,提醒他们注意希特勒对全世界的威胁。密谋集团里面的波比茨、沙赫特、哈塞尔这些人一致同意由戈台勒来充当文官的领袖。

  到1938年秋天,贝克-戈台勒集团已经成形了。这个集团的成员包括了军事、经济、法律、外交、新闻等各大部门的成员,基本上形成了一个“影子内阁”。这些人从动机上来说可以分成两派,一派是总参谋部的哈尔德集团,属于反战派,主要以总参谋部的军官为主,他们除掉希特勒的动机是为了阻止战争;另一派包括谍报局的卡纳里斯集团,绝大多数文官,以及像维茨勒本这样的军官,他们除掉希特勒的动机是为了更换一个更加保守、谨慎的领导人。

  • 责任编辑:王蕾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