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天下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行刺希特勒:720事件之前的暗杀密谋

  贝克与戈台勒制订了抵抗运动的政治纲领。但这些纲领相当陈腐,基本上只是希望恢复魏玛共和国,甚至倒退到更早的第二帝国。其中有一个“过渡时期纲领”, 内容包括:开放除纳粹党和共产党以外的全部党禁,废除《授权法》以及希特勒上台之后通过的一切恶法;由一位临时摄政执掌国家最高权力,摄政拥有紧急专政权,可自行委任政府官员;由摄政下令召开制宪会议,制定一部新宪法,并在适当时重新启动选举程序、还政于议会。在摄政监国期间,国内秩序由军队加以维持。

  除了这个集团,当时还有一个反对希特勒的小圈子,是赫尔穆特·冯·毛奇伯爵的“克莱骚集团”,这个名字是盖世太保后来加上去的,用毛奇家族的庄园命名。毛奇伯爵是谍报局国外情报部的国际法专家,这个集团的成员主要是社会民主党人和基督教保守派的青年知识分子,还包括纳粹党上台以前的工会代表和文官,具有社会主义色彩。

  克莱骚集团提倡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不赞成武力刺杀希特勒。但是对组织工人迎接政变,以及沟通左右两派之间的联系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克莱骚集团的主要活动,是对纳粹德国进行法学和道德上的探讨与反思,希望能够在德国建立起一个法治国家,这个集团还为推翻纳粹之后的德国拟定了一份纲领性文件,叫《国家新秩序的原则》,主要内容包括正义获得胜利,道德良心获得完全的自由,个人获得尊严,作为社会基本单位的家庭得到保护,以及公共生活得到有机的发展。

  第三个集团的首领是冯·克莱斯特-施门岑,他属于右翼的德意志民族人民党,是一个保皇主义者。这个集团在密谋活动中的地位和作用不是十分重要,主要担任与西方国家沟通和谈判的角色。而且许多成员和另外两个密谋集团有关联。

  失败的1938年政变

  哈尔德的军事政变计划在1938年秋天已经成形。政变的主力是维茨勒本指挥的第三军。奥斯特和戈台勒认为,逮捕并审判希特勒实在耗时太多,还可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最简单的方法是行动一开始就处决希特勒,然后逮捕赫斯、戈林、希姆莱等纳粹高官,在广播和报纸上宣布成立临时政府,以戈台勒为总理、由贝克或者哈尔德为军事独裁官。临时政府将逐步清除军队内部和全国的纳粹流毒,恢复社会民主党、天主教中央党、民族人民党等传统政党。等到形势平静之后,临时政府将让位给民主选举产生的新政府,新政府将颁布一部改良版的魏玛宪法,永远杜绝纳粹上台的可能性。

  但是哈尔德和许多军官反对处决希特勒的想法,因为希特勒让德国重整军备,这对国防军有利,他们和希特勒之间的唯一区别是不想打仗。哈尔德认为必须逮捕并审判希特勒,让他承认把德国置于战争的危险之下,然后由戈台勒的新政府接管政权。至于之后的一系列政治事务,他不想管,也没有能力去管。

  政变开始的日子是X日。一旦哈尔德从希特勒那里得到开始实施绿色计划、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的命令之后,就马上打电话通知维茨勒本,宣布开始行动。然后维茨勒本的第三军开进柏林市区。维茨勒本在五十人卫队掩护下武装进入总理府,逮捕希特勒,把他转移到郊区。必要时可以逼迫希特勒签署辞职声明。第三军到这时为止应该已经控制了柏林的政府区,解除了党卫军和盖世太保的武装。由于警察部门的合作,市区秩序也很平静。当天傍晚,将在全国的广播和报纸上公布希特勒的辞职声明。

  同一天,赫普纳中将指挥的第一轻型师将从萨克森地区出发,封锁住党卫军“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师从纽伦堡前往柏林的道路,防止党卫队解救希特勒。第一轻型师是当时德国陆军最精锐的装甲部队。完成这个任务后,第一轻型师将返回驻地,监视德国与捷克斯洛伐克的边境。赫普纳委托自己最信任的一位年轻参谋,骑兵上尉施陶芬贝格去规划整个行军的路线。

  当然,奥斯特上校也留了个心眼。他告诉手下说,如果进攻总理府引起党卫队和希特勒贴身保镖的抵抗,那么突击队就应当主动开火,抢先击毙希特勒。

  整个计划成功实施的前提,是英国和法国采取强硬态度,如果希特勒在最后一刻放弃侵略捷克的打算,那么必将名声扫地,军队就可以发动政变让他下台。另外,如果德国与捷克斯洛伐克发生战争,而英国和法国宣布干涉,军队发动政变也有合理合法的借口。所以奥斯特在8月18日派人前往伦敦,与英国外交大臣哈利法克斯的首席顾问范西塔特男爵秘密会晤。哈利法克斯把会谈结果告诉首相张伯伦,但是张伯伦认为推翻希特勒是德国的内政,而不是英国的事情。

  进入9月之后,密谋集团再次向英国派出密使,指出现在的形势已经迫在眉睫,英国政府和英帝国总参谋部必须采取强硬姿态,才能配合密谋集团的行动。但是张伯伦认为自己能够掌控希特勒,所以在9月15日飞往德国,同希特勒安排了之后的一系列会谈。张伯伦认为英国的现实目标应当是利用捷克危机、使自己在欧洲的协调人和仲裁者地位得到重新确认。希特勒可以得到他的猎物,但他必须尊重英国人的意见,并将英国的协调作为日后欧洲国际政治变动的基础。

  后来,在苏台德危机的过程当中,由于希特勒扩大了对捷克的领土要求,因此遭到了英法两国的抵制。9月23日捷克斯洛伐克宣布总动员,9月24日法国也开始部分动员。9月27日中午,哈尔德将军在办公室里接到了电话,希特勒下令所有部队应在9月30日开入捷克斯洛伐克领土。也就是说,军官团将在9月29日发动政变。

  9月28日上午,哈尔德下达了“准备发动政变”的命令。维茨勒本把政变计划通知了勃劳希契,勃劳希契在中午十二点左右熘进了总理府。这时离希特勒向捷克斯洛伐克提出的最后通牒期限只剩两个小时了。希特勒告诉勃劳希契一个消息,就在二十分钟以前,意大利大使带来了墨索里尼提出的一项调停方案,他决定推迟二十四小时动员部队,并且马上前往慕尼黑,与英国、法国和意大利的总理举行会谈。捷克斯洛伐克问题将以和平方式解决。密谋集团发动政变的可能性,于是就此告吹。

  1946年哈尔德在纽伦堡军事法庭上作证的时候曾经说,1938年的“九月政变”要想成功,必须依赖三个条件:清醒而坚决的领导、人民群众的拥护,以及选择恰当的时机。他认为,当时这三大条件基本都具备,政变很有可能成功,“不料来了个张伯伦先生,战争的危险一下子就避免了”。他只能宣布取消预定的计划,并指令所有参与者严格保密。政变的知情者沙赫特博士也宣称“是张伯伦救了希特勒”。

  但是从现实的角度来分析,这次政变实则毁于密谋集团自己的优柔寡断。他们并没有清醒而坚决的领导,也没有人民群众的拥护——纳粹的“一体化”运动之后,德国人民已经对凡尔赛和约的所有既得利益国产生了意识形态仇恨,他们不可能也不愿意支持这些发动政变的将军。将军们对所谓“背后一刀”的说法也有很大顾虑。如果在1918年对垂死的第二帝国政权的所谓背叛都能给德国人民带来如此大的伤害,那么,这次在一位领袖处于成功的巅峰时发动对他的政变,其结果将是毁灭性的。至于时机问题,当时密谋分子手握重兵,还掌握了警察部队,连总理府的大门都有专人负责打开,可谓反希特勒密谋中计划最周全、准备最充分、时机最良好的一次。但是密谋分子却把希望寄托在两个不可控因素上:英国的强硬立场、希特勒的宣战。所以,希特勒凭借高超的手腕和一个接一个的胜利,让密谋分子的政变计划很快就土崩瓦解了。

  九月政变流产之后,哈尔德、维茨勒本、奥斯特这些人只能继续潜伏下来,等待时机。对奥斯特来说,他在1939年二战爆发之后仍然没有放弃刺杀希特勒的企图,但是认为只有德国军队遭到一次惨败,才能利用国内的震惊情绪来推翻希特勒政府。不过此后希特勒获得了一连串军事胜利,只有到1943年斯大林格勒战役之后,战争的态势发生逆转,这些密谋分子才再次看到实施政变的成功希望。当时的奥斯特已经被党卫队保安处列为调查对象,无法参加任何密谋集团的活动了。到1944年720事件之后,奥斯特跟卡纳里斯全都被捕,1945年4月9日,两人一起被绞死。

  至于其他密谋者,开战之后被零散地分到不同的部门。哈尔德和整个总参谋部迁到了柏林南方的佐森,手里没有部队。维茨勒本在西线指挥第一集团军。柏林只剩下谍报局和文官成员,但是他们手里也没有部队,不可能发动大规模的军事政变。此后,推翻希特勒的密谋只能从武装部队方面着手了。

  • 责任编辑:王蕾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