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天下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美军老兵记忆费卢杰之战:伊拉克战争最血腥巷战

我不停地射击,直到用光了所有狙击步枪的弹药,最后我们不得不使用代用子弹,直到我们后方的补充弹药到达。

  狙击枪手与火箭弹手对峙:命悬一线

  4月8日:“我向一个正扛着一支火箭筒的家伙开了一枪,当时他站在车前,与一个坐在车上的男子交谈,离我大约有730码远。我一枪打在他的肩上,他倒下了。但当我将另一颗子弹装进弹舱时,那车上的家伙已经将他朋友拽上车,开车逃走了。”几乎在同时,另一个枪手出现在视窗里,一个对抢时间的故事发生了。

  “我通过狙击步枪瞄准镜看到了敌人,是一支绿色枪筒探出了窗口,径直瞄向我们。那是在正午,背光的大楼房间里很暗,因此我没有看到他是握着一个火箭发射器,距离在650码开外。如果他先发射,我就会没命的。但我并不慌张,迅速将步枪瞄准他,在他能开火前我幸运地先抠动了扳击。那枪手的火箭弹没有能够出膛,人握着火箭弹发射器栽倒在窗口。”考瓦尔斯基说。雷伊下士在他身旁大呼小叫起来。“你击中他了,”但还没等他再一次说“你击中他了”时,里面的人将那受了致命伤的枪手拽回到暗暗的房间里去了。“我想我是击中了他的喉部。因为我能看到很多血喷到了窗子上。”考瓦尔斯基说。

  雷伊的狙击步枪打死了6个武装分子,还有5个可能击中;考瓦尔斯基落在他后面,分别是5与4个;莫甘只打死了2个,另外可能还有2个。

  当然风不能只向一边吹,狙击手能感觉到死亡的威胁。大约在是上午的后半段,考瓦尔斯基与雷伊受到了对方狙击枪手的射击。

  “我们能确切地分出那子弹是在我们前面的什么地方射过来的,我们能听到那子弹'卟卟'或者'吱吱'的声响。”考瓦尔斯基说。万幸的是那个狙击枪手枪法不是很准,但他们还是急忙躲到了两英尺高的楼墙后面隐蔽起来,并举起了战斗头盔,去吸引对方射击。从对手射来的子弹飞行声音中,考瓦尔斯基能分辨出那狙击枪手不怎么样,因此他便回到了步枪旁。他刚刚摸住枪,没想到突然“当”地一声响,对方的子弹竟然打在了他狙击步枪的反光板上,那是护住眼睛不暴露在阳光下的。虽然没事,但也惊出了他一身冷汗。在打了一天仗后,考瓦尔斯基的队伍拉回到了战线后面,重新整顿装备,替换上了无线电电池与识别器。从4月6日到8日,这支狙击队随着钟的指针转动一直在战斗,队员们都累坏了,需要好好休息一夜。

  4月9日:“我们看到两个家伙跑着穿过一条胡同,两个人手里分别拿着的是60毫米迫击炮管与一个自制的炮架。我们开枪了,其中一个家伙被一枪打在了肩上,但他挣扎着跑到掩体后面去了。”

  在经过几天战斗后,敌人在费。卢杰的抵抗变换了方式,不再与美军直接对阵,只是用迫击炮与火箭筒在楼顶朝美国海军陆战队射击。“晚上,在同一条胡同里,就是我曾在窗子里打死那个敌人的地方,这会儿敌人的迫击炮手从学校房子里隔着墙向我们部队开炮。我们能看到炮弹划着弧线从墙里面的迫击炮打出来,但我们射击不到他们。我们呼叫增援,叫来一辆坦克。那坦克冲上路面,坦克炮手用坦克主炮轰击那面墙,当然最后将里面的敌人打成了哑巴,最后解决了问题。”考瓦尔斯基说。

  • 责任编辑:陈永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