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天下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蓝胖子”哆啦A梦:不完美的亚洲英雄

  本文摘自《看历史》杂志2012·1月刊,作者:王梓。原标题:哆啦A梦:不完美的亚洲英雄

  贰零零八年3月19日,日本东京霞关外务省大厅。下午5时许,外务大臣高村正彦将满满一筐铜锣烧和一纸“卡通大使”委任状递交给了一只顶着大泡泡头、无耳、三围都是129.3cm的古蓝色机器猫。委任状如是写道:“希望你身为卡通大使,代表日本,将日本的卡通文化介绍给全世界,并且让全世界的人更进一步了解日本的社会、文化,培养更多的日本友人。”

  这只其貌不扬但真诚地微笑的机器猫,在亚洲华人地区有多种译名:铜锣卫门、叮当、阿蒙、超能猫……但根据已故作者藤本弘(笔名:藤子·F·不二雄)遗愿,它有一个共通的名字:哆啦A梦(ドラえもん)。

  它来自2112年,是野比世修家的猫型机器人,受主人所托回到1970年代的日本帮助世修的“笨蛋”高祖父野比大雄,借以让野比家兴旺。在跨世代的科技差距面前,它似乎无所不能,真诚、义气、善良、极富责任心。但却又不如铁臂阿童木般的完美,它是只俗猫,偶尔也会急躁、好色(共计13次偷窥静香洗澡)、贪吃(铜锣烧)、撒谎、甚至怕老鼠……

  正因如此,藤本弘不止一次在谈到哆啦A梦时不住嬉笑:“它的原型就是一只系着铃铛的野猫,我家刚好有一只,说不准你家里也有。”

  猫+不倒翁=铜锣卫门

  1969年11月末的一天,东京都丰岛区南长崎常磐庄内,电话铃又响了。长条桌围坐着六七个约莫三十岁上下的男人,没人有意接电话,甚至没人有意抬起头来,一如早有默契,只是继续描线、上色,权当是隔壁人家的闹铃在响。

  每到月底时候,聚居于常磐庄——这栋被后世称为“漫画水泊梁山”公寓内的男人们最怕的就是电话响,最不在意的也是电话响。除了学运领袖们不顾成本的宣传电话,知道这个秘密据点的只有《漫画少年》(学童社)的编辑们,但临近年关,学运的狂躁在大是大非面前似要为翌年的大坂世博会让路,打电话来的一定是编辑催稿;但最不担心的也是催稿,抛开刚搬走的“漫画之神”手冢治虫不说,聚居于此的赤冢不二夫、石之森章太郎诸位也无一不是60年代日本漫画界涌现出的新锐。

  然而,唯独有两个青年是真怕听到电话响,早早便带着纸笔去了附近一家寿司店里苦思。这二人都是富山县人氏,身形清瘦者名为藤本弘,头戴贝雷帽,烟斗不离手,这是当时青年漫画家圈子里最流行的装束,原型便是手冢治虫。另一位身形稍硕者名为安孙子素雄(笔名:藤子·不二雄A),长发后系,是藤本弘的小学同学。二人初出茅庐,在东京漫画界并无根底,每遇编辑催稿,就算挠破头皮也要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入夜,二人依然没想出新作漫画主人公的形象,径自回公寓休息。藤本弘回忆起当年创作《小鬼Q太郎》时花猫进屋的情景,不知不觉睡着了。翌日醒来,又是电话铃响,匆忙下楼,不小心踢倒了女儿的不倒翁。藤本弘灵光一闪,顾不上电话,转身回房,在画纸上草绘出了一只不倒翁一样上下浑圆的花猫。起初,藤本弘和安孙子素雄给这只不倒翁猫取名Doraneko,意为“铜锣猫”。为了更贴近少年读者,使主角更人性化,藤本弘决定将名字改成了Doraemon。emon的汉字是“卫门”,原为日本古代武官职称,Doraemon亦即“铜锣卫门”之意。就此,哆啦A梦诞生了。

  • 责任编辑:雨田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