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天下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回忆:开罗胜利广场目击萨达特遇刺

刺客一番狂轰乱炸之后,包括总统萨达特在内的政界要人纷纷倒在血泊之中。

  也许我是目睹并亲历一场光天化日下暗杀驻在国总统突发事件的第一个中国摄影记者。

1981年10月6日是十月战争(又称第四次中东战争或斋月战争)八周年纪念日。自1973年十月战争后,每年10月6日,萨达特总统都要在开罗东南郊的胜利广场举行盛大阅兵式。

 刺客一番狂轰乱炸之后,包括总统萨达特在内的政界要人纷纷倒在血泊之中。

  我在1981年7月初到达埃及首都开罗,接任新华社开罗分社摄影记者工作。9月底,埃及新闻部通知我领回了外国记者必备的总统府专用记者证。

  10月6日的阅兵式通常于当地时间上午11时正式开始,我于早上8时许就带好摄影器材和证件驾车前往采访现场。

  开罗的金秋十月晴空万里,碧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蔚蓝的天幕下,非洲最大都市开罗呈现出一片庄严肃穆的节日景象。在经过数道关卡停车检查后,终于到达了进入广场的最后一道关卡,“总统府记者证”确实显示了它的“威力”,警卫人员告诉我,汽车要停在约一公里外的临时停车场。

  当我进入广场时,保安人员对我携带的摄影包翻了个底朝天,照相机要按一下快门,闪光灯要充电闪一下,镜头、胶卷盒也要逐个验看,整个检查过程比登飞机时的安检要严格得多。

  9时前,我从位于检阅台东侧数百米的一个入口进入广场,沿着检阅台南侧的规定路线,到达位于检阅台西侧临时搭建的观礼台的最高处,这里是专为各国记者准备的,可以一览广场的全貌。

  约10时30分,检阅台除第一排中间的沙发还空着外,观礼台、临时观礼台上的宾客、记者和埃及军政官员都已到达,受阅部队也在预定位置就位。差5分11时,一架轻型直升飞机降落在检阅台南侧的小广场上,这是总统专机,准备专机也是安全保卫措施的一部分,一旦有什么情况,总统可以立即从空中撤离现场。

  萨达特就坐的检阅台位于胜利广场的南侧中部,形如体育场的看台,有顶棚遮阳避雨,中央部分的第一排前建有一道深褐色的弧型水泥墙,高约1.2米,厚度约0.6米,可谓一堵防弹安全墙。萨达特总统和埃及高级要员就坐在这堵保护墙后的一排沙发椅上,他们后面和左右是埃及官员、议员、宗教界人士、各国驻开罗的外交官及各国来宾、专家等,其中也夹杂着许多身带短枪的便衣保镖。

  在检阅台对面的广场中央,是一座由花岗岩砌成的空心金字塔型建筑,它就是纪念历次中东战争中阵亡的“无名战士纪念碑”。

  11时整,萨达特总统在副总统穆巴拉克和国防部长加扎拉的陪同下,乘敞篷汽车进入广场,他频频挥手向欢呼的人群致意。下车后,萨达特一行首先向“无名战士纪念碑”走去,把一个五彩花环献给了十月战争中牺牲的无名烈士们,萨达特行军礼默哀后,这一行人返身径直走向检阅台。我用300毫米的长镜头拍摄了这一过程。

  就坐前,萨达特总统再次向欢呼的人群挥手致意。与每次聚会仪式一样,先由宗教人士朗诵古兰经,国防部长加扎拉宣布阅兵式正式开始。

  为了寻找更合适的拍摄角度,这时我迅速走下记者席,来到检阅台前,想尽可能靠近主席台拍摄总统的特写镜头,但受到保安人员的阻拦,我只好就地使用长镜头拍了几张主席台中央部分,包括总统、副总统、国防部长及宗教人士在一起观看阅兵时的照片。为寻找拍摄受阅部队的合适角度,我又一次绕过检阅台南侧,从其后面快速转移到检阅台东侧,距萨达特就坐的位置约60米的地点,从这里拍摄通过主席台前的受阅部队角度更为理想(受阅部队是从西向东行进)。

  受阅的步兵方队、伞兵方队、沙漠骆驼方队、边境骑兵方队及装甲兵方队、坦克方队、自行火炮及火炮方队、火箭兵和导弹方队等按顺序通过检阅台前。当炮兵方队快要进入广场时,天空中埃及空军的飞行表演也进入了高潮,各种战斗机、轰炸机编队正鱼贯飞过胜利广场。当时,人们都把视线移向天空,十分投入地欣赏着战机的精彩表演,当6架幻影喷气式战斗机从检阅台南面低空呼啸掠过广场上空时,地面上的炮兵车队正要通过主席台前。但这时人们的注意力全被拉着六道彩色烟幕的幻影战机所吸引,飞机后面慢慢扩散的红、白、蓝三种颜色拼组成一面巨大的埃及国旗。

  突然,我听到远处传来一阵炒豆般的枪声,在这么大的广场,加上天空中轰鸣的飞机发动机声,枪声似乎是从天边传来一样,离得很远很远。但是,我还是低下头来环顾周围,发现一辆拉炮的卡车停在正对检阅台的广场中间大约50米左右的地方,还有人持枪向主席台方向跑来,在距离主席台20米左右只听一声爆炸,眼见一股黑烟升起,原来是一个冲向主席台的凶手扔出了一枚手榴弹(其实是烟雾弹)。

  当时我所处的位置在主席台东侧偏北一点,可以清楚地观察到广场上发生的一切,我见到3、4个端枪的凶手不顾一切地边射击边向主席台冲去。作为手里拿着照相机的摄影记者,我必须抢拍下这个镜头!我迅速调整照相机的光圈和快门速度,对准正冲向主席台的凶手按下快门。因为对整个事件情况不明,在拍摄的同时,我也在寻找有利地形,以便随时可隐蔽自己,正好附近停着一辆小轿车,我立即移动到车旁,在那里继续观察、拍摄。这时,有一个凶手冲到了萨达特就坐的水泥墙前,探头把枪伸进1米多高的墙内射击,据后来了解,萨达特身中十几枪。

  整个凶杀过程只有几十秒钟!当人们从最初的惊愕中缓过神来时,检阅台、东西观礼台上一片混乱,喊叫声、呵斥声此起彼伏,那些刚刚还呆若木鸡的保安警察、国民警卫军官兵和总统卫队的士兵、军官们全都反应过来了,他们迅速组成一个包围圈,当场抓获三名凶手,第四人在两天后捕获归案。

  这时我突然想起那架总统专用直升飞机,就从观礼台东侧走向主席台后的停机坪,这里已有几层警卫,我无法靠前,远远看到,几十名身穿兰色军装、头戴红色贝雷帽的总统卫队官兵手拉手把直升机围住,飞机已经发动,机顶的螺旋桨在缓缓转动,十几秒钟后飞机升空离开胜利广场……

  萨达特于10月6日当天下午2点40分,心脏和大脑都停止了活动。21位医生在诊断书上签名。

  • 责任编辑:陈永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