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天下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东条英机最后时刻:在绞架前泪流满面

  东条英机的重大罪状之一,就是在东南亚推行一条残害战俘的野蛮政策。1942年在巴丹,对被俘人员搞了一次死亡行军,结果使大批战俘死亡。更为恶劣的是,在泰国和缅甸,仅强制修筑泰缅铁路。1942年11月至1943年10月间,这一暴行中,战俘“像苍蝇一般大批死去”,415公里的铁路,死亡战俘1。2万人,被称作“死亡的铁路”。这桩暴行,是在东条英机直接授意下发生的。

  东条英机最终未能逃脱正义的审判。在施以绞刑后,东条的尸体被火化,骨灰由美军军舰抛进波涛汹涌的太平洋。

  步着东条的后尘,有“满洲劳伦斯”之称的土肥原贤二被送上了绞刑架。此刻,这个个子矮小、留着一撮仁丹胡子的日本间谍头子面如土色。他曾多次扬言,称他自己如何如何不怕死,可真当死神向他招手之时,他的双腿还是在发抖……

  最后的时刻终于来临,正义的绞索勒住了土肥原的脖子。也许是身不由己的挣扎,土肥原喉咙里发出一阵难听的呻吟,双腿使劲蹬了几下,然后,就无可奈何地直了双腿。

  “将板垣征四郎押进来?”随着监刑官的命令,被盟军司令部列为首批甲级战犯的板垣被两名宪兵推到了绞刑架前。

  日本投降后,板垣征四郎一直在担心自己的命运。为了躲避死神,他决定脱逃。他在这些年里,已经搜刮了价值百万美元以上的黄金和稀世珍宝,足够他挥霍到死。

  他决定向英军指挥官史密斯行贿,把一件价值30万美元的黄金“椰子”饰品奉送。没想到史密斯表面上答应考虑考虑,实际上连夜给中国政府发报,询问为何至今没有逮捕板垣。

  蒋介石接到史密斯电报,感到这是一个失误,怎么把这个欠下中国人民累累血债的家伙给忘掉了,立即命令有关方面整理了一份板垣对中国犯下战争罪行的材料,指派专人飞赴东京,向盟军总部提出逮捕板垣的要求。

  1948年12月23日凌晨零点2分,板垣被吊上绞架,零点32分30秒宣布死亡。

  下一个被押上绞刑架的是南京大屠杀的主犯松井石根。面无人色的他被两名宪兵扶在行刑前坐的靠椅上。绞索套上了他的脖子,他的喘气立时粗起来。两分十一秒后,松井石根终于断气。

  额头上冒着虚汗被押上刑场的日本前内阁首相、外相广田弘毅显得十分苍老。对国际军事法庭的死刑判决,他无话可说。

  广田是发动“七·七”事变、全面进行侵华战争的主谋者之一。他配合日本的军事进攻,为占领全中国,进行了积极的外交活动。广田提出的所谓和平谈判,实质上是灭亡中国的另一种手段。

  广田的双腿在颤抖着。踏板开启了,颤抖的广田落入无尽的黑暗之中,他的腿像放了血的鸡似的,死命蹬了几下,就咽了气。

  • 责任编辑:雨田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