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天下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斯大林的个人崇拜

斯大林向卡冈诺维奇详细地讲述了他建立的“从上到下……检查执行情况”的体系。尽管斯大林明确表达过这样的愿望,在外交行动方面要南斯拉夫领导多与苏联商量,铁托却背着苏联行动,将斯大林置于既成事实面前。

  在1936年4月22日的日记中,作家科尔涅伊·丘科夫斯基记下了那种狂喜的感受。当时他和诗人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看见了斯大林,他走进了共青团第十次代表大会的会场。“礼堂里发生了什么!他站着,有点疲倦,一副沉思和庄严的神情。可以感觉到他对权力的非常的习惯、力量,同时又有某种温柔的、温和的东西。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所有人的脸都流露出热爱、温情、崇高和笑容。看见他——就只是看见——对于我们大家来说就是幸福。杰姆琴科一直对他说着什么。我们都羡慕、嫉妒——她多幸福!我们怀着景仰的心情来领悟他的每个手势。我甚至从来也不认为自己能有这样的感情。当大家向他鼓掌时、他掏出怀表(是银的)并带着美妙的微笑给大家看时——我们大家就窃窃私语起来:‘表,表,他给大家看表。’——后来已经散会了,在挂衣架旁我们又想起了这表的情景。帕斯捷尔纳克始终对我低语着关于他的激动的话,而我对他,也是我们俩异口同声地在说:‘哎,这杰姆琴科挡住了他!’……我和帕斯捷尔纳克一起走回家,我们俩都沉浸在欢乐之中”。

  毋庸置疑,斯大林非常清楚地理解,对领袖的崇拜对于团结社会有着多么巨大的意义。虽然他不止一次地对向他的不应有的谄媚表示过不满,他还拒绝了过多的奖赏(这不同于他的继承者),后来还坚决否定了把莫斯科改名为斯大林达尔的提议,否定了设立“斯大林勋章”和其他许多颂扬和赞美他个人的举措,显然,他相信历史的不可避免性,甚至个人崇拜的必要性,因此他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削弱它,更不用说铲除它。

  在第二十次党代表大会闭幕会上Н.С.赫鲁晓夫作了报告以后,苏联官方宣传部门坚决地向苏联人民的意识中灌输这样一种说法:在第十七次党代表大会上占了上风的斯大林个人崇拜是苏联领导所犯的错误、罪行,是滥用权力的主要原因。赫鲁晓夫强调,在谋害政治局委员、俄共(布)中央书记、列宁格勒州委第一书记С.М.基洛夫以后,大规模的无根据的镇压就展开了,他明显暗示斯大林在组织这一罪行中负有责任。同时大家也知道,赫鲁晓夫旨在证明,斯大林在谋杀基洛夫案中有罪,而专门建立的苏共中央的一个委员会的努力结果是徒劳的。80年代中期要找到斯大林谋杀基洛夫罪行的“确凿证据”的企图也无果而终。但是人们还是顽固地回到赫鲁晓夫的说法上,并且这种说法流传开来了。

  各种各样的作者都断言,斯大林决定摆脱基洛夫,这样就可以压倒政治局内部的反对派。赫鲁晓夫曾宣称,党内在粉碎“反对派”和“左右倾”后,对斯大林来说有“健康的”抉择,远在此之前И .杰伊切尔把基洛夫、伏罗希洛夫、加里宁和鲁祖塔克算做是斯大林政治局里的“自由派”。为了揭露斯大林的“暴行”并把他与“善良的”基洛夫对立起来,沃尔科戈诺夫甚至编造了据说是在玩击木游戏时两位领导人之间的对话。

  罗伯特·孔克韦斯特认为,在伦理道德和政治思想方面,基洛夫完全是和斯大林对立的。他指出:“大概在1934年中期,斯大林得出结论:只有惟一的办法可以防止削弱他的政体和保持压倒自由派,应该杀死基洛夫。”据孔克韦斯特所见,斯大林作出这个令人吃惊的决定有几个原因:第一,据说基洛夫拒绝夸大斯大林在外高加索的革命活动的意义;第二,基洛夫在列宁格勒稍稍增加了凭卡供应副食品的标准(据说他们争论时在场的赫鲁晓夫的叙述成为这一说法的根据),为此斯大林和基洛夫发生了冲突;第三,据说基洛夫在列宁格勒州阻碍完成集体化,这使斯大林非常恼火(P.梅德韦杰夫支持斯大林对杀害基洛夫一事负有责任的说法。他认为,基洛夫和斯大林在共产国际对世界社会民主党的态度上的分歧是原因之一)。

  许多人认为,斯大林认为列宁格勒党组织领导人是自己的竞争对手,这是总书记敌视基洛夫的原因。

  Р.梅德韦杰夫在自己的《斯大林和斯大林主义》一书中说,“2月9日至10日夜计票委员会打开了表决的投票箱”,结果,斯大林与其他中央委员候选人相比得到的票数最少。“反对基洛夫的只有三票,反对斯大林的有二百七十名代表大会的代表”。Р.梅德韦杰夫写道,在代表大会期间“形成了基本上由州委和少数民族共产党中央书记组成的非法集团,这些人比别人更多地感到和理解斯大林政策的错误性。这个集团的骨干成员之一是中央黑土州委书记И.М.瓦列伊基斯。谈话是在几个负责干部的莫斯科住宅里进行的,参加谈话的有Г.奥尔忠尼启则、Г.彼得罗夫斯基、М.奥拉赫拉什维利、А.米高扬。他们提出了建议:把斯大林换到人民委员会主席岗位上,而俄共(布)中央总书记则选举С.М.基洛夫担任。这一派代表大会的代表与基洛夫谈了这个问题,但是他坚决拒绝了,而没有他的同意整个计划就是不现实的”。Р.孔克韦斯特对这个说法补充道,北高加索边区党委书记Б.П.舍博尔达耶夫向基洛夫转告了这派人的提议。(不清楚的是,为什么斯大林决定不去碰阴谋分子,而去打死不仅向他通报了这个计划并且谴责这个计划的基洛夫。)

  即使斯大林和基洛夫之间存在如P.孔克韦斯特和P.梅德韦杰夫所说的分歧,斯大林也未必会采取谋杀行动。类似的分歧经常把政治局委员分成两派。假如自己的战友因为诸如国内某个州凭卡供应副食品这样的问题,就命令杀害他们,那么在屈指可数的日子里斯大林就会没有同事了。此外,没有任何证据可证明斯大林和基洛夫在孔克韦斯特和梅德韦杰夫所指的问题上有分歧。

  А.乌拉姆否定斯大林对杀害基洛夫有责任的说法,他写道:“就算斯大林想摆脱基洛夫,但他是否为此选择了这种方式呢?他有理由不信任亚戈达。布哈林1928年在与加米涅夫的谈话中告诉他,亚戈达支持他和李可夫的立场。从别的文献资料中我们知道,内务人民委员部的领导人与布哈林有着友好的关系。1936年9月斯大林让亚戈达退休……他能信任他,让他去执行1934年发生的这么凶险的使命吗?”А.乌拉姆公正地指出,斯大林有许多其他的方式来摆脱不合他心意的政治活动家。

  应该考虑到,基洛夫没有把自己看做是斯大林的竞争者,因为那样的话他在政治局里会占据更高的地位。那时根据官方仪式的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名字和画像的排列顺序,就可以毫不费力地确定每一个人在政治阶梯中的位置。1934年政治局委员的排列顺序是这样的:斯大林、莫洛托夫、伏罗希洛夫、卡冈诺维奇、加里宁、奥尔忠尼启则、古比雪夫、基洛夫、安德烈耶夫、科肖尔。尽管列宁格勒市和列宁格勒州非常重要,他们的领导人从来也不是苏联的第二号人物。人民委员会主席莫洛托夫占据着就重要性而言是国内第二号人物的位置。与斯大林、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古比雪夫不同,基洛夫不在大会主要报告者之列,虽然他是公认的演说家,曾被委托在代表大会期间组织的红场上的群众集会上发言。

  罗伊·梅德韦杰夫所引用的作为代表大会上表决结果的资料没有文件可以确认,而且他引的资料也不是完全的表决结果(除了斯大林和基洛夫,被选入中央委员会的有七十一名委员、六十八名候补委员)。基洛夫得到很少的“黑球”((指反对票。))这一事实本身也不一定能证明他的声誉。刊登中央委员会选举结果的党代会简报的所有读者都知道,类似的表决中不太知名的党的活动家往往会一致通过,或者得到极少的“反对票”。基洛夫的“胜利”只能证明他在党内的地位并不抢眼。

  最后,基洛夫不仅不是斯大林的竞争对手,相反,他还是斯大林最忠实的战友之一。20年代末一些政治委员在选择斯大林还是布哈林上有所动摇或是保持中立。(В.М.莫洛托夫在说明М.И.加里宁的立场时,回忆道:“他有点向右摆,”又补充说,“伏罗希洛夫也向右摇摆。”)基洛夫与他们不同,他与莫洛托夫和卡冈诺维奇一起在支持斯大林上是坚定不移的。在代表大会上的及大会期间群众大会上的发言中他都热情地表示要忠于斯大林和他的政策。因此几乎一致地表决支持基洛夫可以说是支持斯大林的间接表示,无论怎样也不能说这是反对斯大林的政策。

  • 责任编辑:曹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