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天下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斯大林的个人崇拜

斯大林向卡冈诺维奇详细地讲述了他建立的“从上到下……检查执行情况”的体系。尽管斯大林明确表达过这样的愿望,在外交行动方面要南斯拉夫领导多与苏联商量,铁托却背着苏联行动,将斯大林置于既成事实面前。

  党的分裂的主要危险来自托洛茨基,这一点当时对谁来说也不是秘密。列宁力图吸引托洛茨基在平等的条件下参加共同的工作,但是遭到了后者顽强的反抗,他竭力想在顺顺当当地取得党和国家的领导权之前保持自己的特殊地位。当列宁在1922年4月11日在政治局会议上提议任命托洛茨基为人民委员会副主席时,托洛茨基如同他的传记作者多伊彻所写的那样,“断然地和相当傲慢地拒绝了这个建议”。显然,托洛茨基不愿成为列宁的副手之一,因为列宁的副手已有李可夫和瞿鲁巴。与此同时,托洛茨基力图保持对红军的领导。

  托洛茨基不掩饰他对地位比他低的其他领导人的蔑视,经常处于与大多数中央委员的对立之中。在1922年5月到9月列宁患病期间,托洛茨基挑衅性地表示不愿服从政治局的意志。当列宁恢复工作后于1922年9月再次建议托洛茨基担任人民委员会副主席时,托洛茨基又一次拒绝了这一建议。1922年9月14日,斯大林根据列宁的提议,把关于托洛茨基的行为作为问题提交政治局讨论。

  此事可能成为托洛茨基对斯大林发起攻击的口实。虽然托洛茨基与中央委员会的整个领导处于对抗的地位,但是他作为有经验的政治家清楚地知道,斯大林由于对各个人民委员部和中央委员会各部进行监督,后来又当上了总书记,得到了关于国内情况的特别全面和准确的材料,已成为在作最有力的政治决定时的关键人物。大概斯大林在反对自己的这个老对手方面也表现得特别积极。

  因此列宁有根据断定说,“稳定性的问题基本在于像斯大林和托洛茨基这样的中央委员。依我看,分裂的危险,一大半是由他们之间的关系构成的,而这种分裂是可以避免的”。列宁指出的斯大林身上的那些不好的品质,只有从他与托洛茨基的关系来看才是有意义的,列宁是这样说的:“这一点看来可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我想,从防止分裂来看,从我前面所说的斯大林和托洛茨基的相互关系来看,这不是小事,或者说,这是一种可能具有决定意义的小事。”

  看来列宁为了缓和冲突,像在1919年和1921年一样,决定采取把这两个正在争斗的政治人物分开来的办法。现在列宁准备在斯大林和托洛茨基之间放上五十到一百名来自工农的新的中央委员,让他们成为这两个正在进行斗争的首领之间的障碍物。这一次他大概认为在这场对抗中需要压一压斯大林。但是由此绝不能得出结论,认为列宁准备一直纵容托洛茨基。

  列宁对托洛茨基怀有戒心这一点,可由下面的情况来证明:他给托洛茨基讲的好话(“大概是现在的中央委员会中最有才能的人”)为否定的评价(指出了他的过分自信和过分热衷于事情的纯粹行政方面)所抵消。列宁未必忘记了托洛茨基在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上突然与他决裂,未必忘记了他从1903年到1917年与托洛茨基及其支持者的斗争。使党处于分裂边缘和使国家面临新的内战的工会争论,再一次向列宁展示出托洛茨基作为盟友是不可靠的,而作为敌手则是危险的。那个给布里坦写信的人在评价列宁晚年对托洛茨基的态度时指出:“像任何时候一样,列宁采取不喜欢、不信任他的态度,这都是对的。”然而列宁这一次作出了妥协。他支持托洛茨基关于实行对外贸易垄断制的主张,而在《给代表大会的信》中又同意在国家计划委员会问题上作某些让步,不过是“在一定程度上和一定条件下”同意的。

  那么为什么列宁要容忍托洛茨基的挑衅行为和作出让步呢?从《给代表大会的信》中可以看出,列宁预计国际局势将要再次恶化。虽然托洛茨基在国内战争年代作为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有过许多失误(而他并不是在领导军队方面犯过错误的惟一的人),但是他在红军中的威信是高的。列宁不仅不打算解除他领导工农红军的职务,而且显然指望他在发生新的干涉或西方爆发无产阶级革命的情况下能继续领导苏维埃的军事机器。不能排除这样的可能,列宁看重托洛茨基的国际联系,不打算在今后世界舞台上发生麻烦时弃而不用这些联系。

  列宁最有可能是“为了事业的利益”决定再次与托洛茨基妥协的。不过他并不打算解除斯大林领导国家的职务,而只是把他从总书记的职位上撤下来,这个职位仍然被看做是纯粹组织的和技术性的职位。列宁也不打算把斯大林开除出政治局,很可能要把重要的工作部门委托给他。

  可是列宁在提出关于总书记问题的建议时对斯大林作了不好的评价,斯大林的许多传记常常重复这些话,列宁当时这样写道:“斯大林太粗暴,这个缺点在我们中间,在我们共产党人相互交往中是完全可以容忍的,但是在总书记的职位上就成为不可容忍的了。因此,我建议同志们仔细想个办法把斯大林从这个职位上调开,任命另一个人担任这个职务,这个人在所有其他方面只要有一点强过斯大林同志,这就是较为耐心、较为谦恭、较有礼貌、较能关心同志,而较少任性等等。”

  这样的评价未必是全面的和公正的。列宁只字未提斯大林的勤劳、对事业的负责态度、努力研究各种问题、具有钢铁意志等品质。根据斯大林的同事彼斯特科夫斯基的看法,斯大林与许多别的苏维埃领导人有所不同,对自己的同事难得地耐心和有诚意。有大量的证据说明,斯大林在工作上对同事特意表现得很有礼貌,甚至在极端气愤时也常常避免说粗话。

  与此同时,列宁可以很容易地把他对斯大林提出的某些指责加到他的其他同事和他本人身上。包括列宁在内的所有苏维埃领导人在他们的讲话、文章、命令和指示中常常可以见到粗鲁的话、威胁和侮辱人的比喻。苏维埃领导人的那些表现得很任性的行为也并不是例外情况。大家知道,在苏维埃政权建立后的最初几年,不仅是斯大林,而且还有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布哈林、李可夫和列宁本人,都曾声明自己个人受了侮辱(这样说并不都是有根据的),演出过以辞职相要挟的场面。

  • 责任编辑:曹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