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天下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斯大林的个人崇拜

斯大林向卡冈诺维奇详细地讲述了他建立的“从上到下……检查执行情况”的体系。尽管斯大林明确表达过这样的愿望,在外交行动方面要南斯拉夫领导多与苏联商量,铁托却背着苏联行动,将斯大林置于既成事实面前。

  不过,列宁同时提到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的“十月的那件事”和托洛茨基的“非布尔什维主义”,指出布哈林的“理论观点能不能说是完全马克思主义的,很值得怀疑,因为其中有某种烦琐哲学的东西(他从来没有学过辩证法,因而——我想——他从来没有完全理解辩证法)”,而皮达可夫“太热衷于行政手段和事情的行政方面,以致在重大的政治问题上是不能指靠他的”,这样一来就与他对斯大林的某些性格特点的批评相抵了。

  列宁并不限于批评斯大林的作风。1922年12月30日到31日他口授了《关于民族或“自治化”问题》一文,其中狠批了斯大林建立苏联的活动。列宁认为已建立的、就形式来说是联邦的苏联,体现了斯大林关于建立实行区域自治的单一制国家的思想。列宁对他“没有十分坚决十分果断地过问有名的自治化问题,其正式说法似应叫作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问题”表示遗憾。列宁认为,在建立苏联这件事情上“斯大林的急躁和喜欢采取行政措施以及他对有名的‘社会民族主义’的愤恨……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愤恨通常在政治上总是起极坏的作用”。

  列宁的文章的内容反映出他关于苏联的议论是自相矛盾的。一方面,他说根据苏联的组织原则“退出联盟的自由……只是一纸空文”,而另一方面他并不提议解散苏联。而且在文章的末尾他强调需要这个联盟“来同世界资产阶级作斗争,来防备世界资产阶级的阴谋”。与此同时,他并不排除这样的可能,在下次苏维埃代表大会上会“只在军事和外交方面保留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而在其他方面恢复各个人民委员部的完全独立”。

  关于苏联的自相矛盾的议论与指责斯大林不重视发展民族语言这一尖锐而不公正的批评结合在一起。虽然斯大林反复地说需要鼓励民族语言的发展,但是列宁却把事情描绘成这样,似乎斯大林忽视了这个问题,他说:“在加入我们联盟的其他各民族共和国中使用民族语言这个方面应制定极严格的规章,并对这些规章进行非常认真的检查。”

  列宁并不限于谴责斯大林不重视民族因素,而且直截了当地指责他鼓励民族压迫:“大家知道,俄罗斯化的异族人在表现真正俄罗斯人情绪方面总是做得过火。”列宁不知指的是奥尔忠尼启则还是斯大林,这样写道:“一个格鲁吉亚人对事情的这一方面掉以轻心,满不在乎地随便给人加上‘社会民族主义’的罪名(其实他自己不仅是真正道地的‘社会民族主义分子’,而且是粗暴的大俄罗斯杰尔席莫尔达),那么这个格鲁吉亚人实质上就破坏了无产阶级阶级团结的利益,因为没有什么比民族问题上的不公正态度更能阻碍无产阶级团结的发展和巩固的了,因为‘受欺侮’民族的人没有比对平等感,对破坏这种平等更敏感的了,哪怕是自己的无产者同志出于无心或由于开玩笑而破坏这种平等。”

  列宁列举童年时记住的伏尔加河流域对各个民族的侮辱性的称呼,并将这些回忆与斯大林、奥尔忠尼启则和捷尔任斯基反对格鲁吉亚共产党内的“民族主义倾向”的斗争不合逻辑地联系起来,力图使人相信出现了某种“大俄罗斯民族主义的运动”。他提出要让斯大林和捷尔任斯基为此“负政治上的责任”。列宁在容许对俄罗斯人进行攻击的同时,提出要保护“俄国境内的异族人,使他们不受典型的俄罗斯官僚这样的真正俄罗斯人,大俄罗斯民族沙文主义者,实质上是恶棍和暴徒的侵害”。(这么说来,“真正俄罗斯人”是“恶棍”和“暴徒”。)列宁吓唬说,“在苏维埃的和苏维埃化的工人中,会有很小一部分人沉没在这个大俄罗斯沙文主义垃圾的大海里,就像苍蝇沉没在牛奶里一样”。他声称:“压迫民族或所谓‘伟大’民族(虽然只不过是因为施行暴力而伟大,只不过是像杰尔席莫尔达那样的伟大)的国际主义,应当不仅表现在遵守形式上的民族平等,而且表现在压迫民族即大民族要处于不平等地位,以抵偿在生活中事实上形成的不平等。谁不懂得这一点,谁就不懂得对待民族问题的真正无产阶级态度,谁就实质上仍持小资产阶级观点,因而就不能不随时滚到资产阶级的观点上去。”

  布哈林在十二大上附和列宁的这些意见,他说:“我们作为过去的大民族……应当把自己放在不平等的地位……只有实行这样的政策,人为地把自己放到比其他民族低的地位,只有用这样的代价我们才能取得过去被压迫的民族的信任。”布哈林根据这一点,提出从大会决议中去掉谴责地方沙文主义的条文。斯大林不同意他的意见,提醒说,不久前布哈林曾从民族虚无主义观点出发反对民族拥有自决权。“他在忏悔之后,又走上了另一个极端……问题在于布哈林不了解民族问题的实质。”

  尽管斯大林显然考虑了列宁的意见,在代表大会上谴责了“大俄罗斯沙文主义”,但是实质上他没有接受列宁对他提出的在民族问题上实行错误政策的指责。他在回答布哈林、同时也是回答列宁时说:“有人对我们说,不能委屈少数民族。这是完全正确的,我同意这一点,不应当委屈少数民族。但是如果因此而创造出一种新的理论,说必须使大俄罗斯无产阶级在对过去被压迫民族的关系上处于不平等的地位,——那就是胡说八道了。在列宁同志的一篇著名论文中只是文字上的一种表现方法,布哈林竟把它变成了完整的口号……应当记住,除了民族自决权以外,还有工人阶级巩固自己政权的权利,自决权从属于后一权利。”斯大林从巴库时期起,早就承认俄罗斯无产阶级在革命中和革命后的改造中的首要作用,他坚决反对怀疑这一点的任何企图,更不用说把俄罗斯工人置于“不平等的地位”了。

  • 责任编辑:曹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