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温故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晚清冤狱: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由于对杨乃武不能用刑,而小白菜已在刑讯下招供,可以认为案件初审已结,于是十月二十日,刘锡彤将杨乃武小白菜及相关案卷解至杭州。刘锡彤于是派陈竹生与钱坦窜供,这样一来浙江巡抚杨昌浚派出候补知县郑锡滓对钱坦进行的暗访亦不可能推翻原判。

  “寡妇门前是非多”,这是中国流传甚广的一句民间俗语。发生在清朝同光年间的杨乃武小白菜案,大概是与这句俗语联系最紧密的一个著名案件。该案向来被称为晚清四大奇案之一,由于案情复杂,审理过程曲折,并且才子、佳人、冤狱,以及官僚集团的相互冲突等为世人所格外关注的要素无一不备,且有新兴传媒《申报》的关注与追踪报道,此案件一时间名播四海,在历史上留下重要影响。此后一个多世纪以来,杨乃武小白菜案经过多次、多人的回忆、叙述、改编、想象与阐释,为后人留下了极为丰富的文本,从不同角度,以不同方式重构了这一晚清名案,为历史与文化研究者提供了难得的宝贵资料。将这些文本与现已开放的第一历史档案馆所藏该案原始档案相互参照,无疑可以使研究者大大丰富对晚清讼狱制度的认识,在现有的以法典法规为核心的中央司法制度研究以及以地方档案、官书为核心的地方司法制度研究的基础上,推进对动态法制史(注:所谓“动态法制史”,系台湾学者那思陆在其近作《明代中央司法制度研究》中提出的研究方法。)的研究。

  一、案件的研究价值与学术史回顾

   杨乃武小白菜案之审理,历时近四年,历经同、光二朝。此案极尽周折,波及面甚宽,涉及到晚清诉讼程序的各个方面。从中央到地方,阁部大臣到地方官僚,甚至上至两宫皇太后,下至小小忤作,都在此案的审理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这一案件是清代司法制度的最集中、最全面的体现,对法制史研究而言,价值极高。由于该案影响巨大,牵涉极广,极受官方重视,故而档案卷宗保存较为完备;再加报纸报道、民间传说、正史、野乘,以及众多涉案人员的公牍、笔记、文集、日记、回忆录等相关文献的大量出版,为研究者提供了大量珍贵材料,使得对该案研究,较之帝制末期之中国的绝大多数案件,更有可能深入而具体。凡举晚清法律研究之重要课题,略如刑讯、验尸等证据制度,上控、京控、会审等上诉制度之诸端,皆可由此案而详察其过程。若想就上述各专题作全面考察,非数十万字之专著莫能完成。

   关于杨乃武小白菜案,已经有若干研究著作、论文面世,以下仅撮其要者而略述之。(注:历来关于此案的想象性重构,以及叙事性作品,如小说、笔记、野乘极多,而以此案为例,针砭时弊或泛论传统法律文化者亦极多。尽管这些著作对该案的研究有着重要的意义,甚至不乏有史料上的考证或法理上的阐明,且这些考证与阐释亦不乏精妙或高明者,但是由于缺乏明确的研究动机和规范性的研究方法,没有严格遵守学术研究的“行规”,自然不免与严格意义上的学术研究的要求有所抵牾,故而这一类著述不在本文综述范围之列。)美国著名中国法专家安守廉教授(William P.Alford)1984年在《加州法律评论》上发表了长文《砒霜与旧律:清季刑事审判之省思》。(注:William P.Alford:of Arsenic and old laws:looking anew at criminal justice in late imperial china.California law review volume 60 (4).)该文长达80页,以杨乃武与小白菜案件为核心,叙述了该案基本案情与审理的全过程,并在此基础上指出美国学者应该站在中国人的立场或者以置身中国法律传统的语境中,重新审视与理解中国刑事审判制度的思维方式与价值追求。全文分为三部分,首先是案发时中国法律语境的整体介绍,然后是对案件过程的重构,这一部分根据档案史料等文献详细地重构和叙述了该案审理的全过程,也是文章最详细的部分,生动地还原或再现了庭审现场及幕后台前等各色人等的行为、思想、判断与推理过程及心理状态。第三部分是对晚清法定的正式刑事诉讼程序特性的思考与总结,对清代诉讼程序之效用的应然性与实然性作出了分析,最后指出了中国传统诉讼程序与西方之差异主要在于,前者首先考虑的是正义即“道”的实现,而非如西方司法传统那样,首先考虑的是个人权利的保障。

   由于种种原因,安守廉这篇十分重要的论文发表20年来,在国内学界没有发现任何回应文章,即便引用也极少。杨乃武与小白菜案这一法律史研究中的宝贵材料也被遗忘了多年。

   2004年,孔志国在互联网上发表了其硕士学位论文《法律和制度为什么被规避?——兼析晚清命案之鞫讯:从杨乃武案出发》。(注:孔志国:《法律和制度为什么被规避?——兼析晚清命案之鞠讯:从杨乃武案出发》,北京大学图书馆藏硕士学位论文。亦见中国法理网(http://www.jus.net)。)这是又一篇以杨乃武小白菜案件为研究对象的论文,长约5万余字。与安守廉不同,该文之旨趣并非在于对晚清诉讼制度进行详细描述与分析,而是着眼于中国传统诉讼机制中一种十分独特的活动,即虽有效、但亦有限的越级上诉行为以及其它的当代变体——上访活动形成的制度性因素及制度背后的文化因素。该文分为四个部分,先是叙述案件的大体经过,然后对案件发生时的法律背景作出介绍,再分析这套制度运作的机制,最后指出在杨乃武案中,实际上法律与制度在很大程度上被规避了,并对其被规避的原因提出了现代法治语境下的追问。笔者以为,孔志国先生深受“法治”这一现代性话语控制,在这一话语的指引下,其分析明显地从今人眼光与价值取向出发去裁量古人之高下与制度之优劣,因而难以得出切近真实的描述与公平允当的评价。然而该文对上访机制形成的制度与文化分析,则颇为精彩,再加上该文对近年来新出材料的运用,将对杨乃武与小白菜这一案件的研究推进了一步。

   王策来编著的《杨乃武与小白菜案真情披露》(注:王策来:《杨乃武与小白菜案真情披露》,中国检察出版社2002年版。)则是近年来新出关于该案研究的一本专著。本书抄录了大量第一历史档案馆藏相关档案,以及《申报》当年的报道。在此基础上,作者分若干个专题讨论了晚清地方、中央司法制度、冤案成因,新闻舆论对司法的影响等诸方面的问题。

   由于该案案情复杂,涉及问题众多,所以少有对此案综合研究的论文与著作。本文亦无意对此案作出全面分析,只能选取一个小的题目入手,探讨杨乃武案中所包涵的法律意蕴之一端,就法官的法定责任与审判实践中司法官员草率审理,以图迅速结案,息事宁人,敷衍了事的心态之间的关系作一探讨。下面将仅就此案中法官责任与冤狱成因之关系作一研究,主要分析对象为初审法官刘锡彤在这一案件审理过程中的活动与心理。

    二、案件审理过程的重构

   关于杨乃武、小白菜案件的案情与审理过程,历来有多种版本的叙述,官方正史记载、档案文献、《申报》之报道、当事人回忆、民间传闻,各种文艺作品都对之有详细记载。(注:由于当事人其时所处地位各不相同,亲历之事亦有不同,所听闻、记忆之事也不尽同,更有相当不同的政治立场与情感倾向,所以,任何一种材料都不能视为关于此案的绝对可信的依据,而应相互参照、比较,方能得其全貌之大概。至于传说、野史、文艺作品,则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想象成分,一方面对复原或曰“重建”案件及审理过程,使之展现出当时的政治、法律与社会的生动风貌有着重要的作用,另一方面却也因为刻意求异、猎奇,追求戏剧性或故事性的效果,重“文”胜于重“质”,而不免流于“野”。)因此,本文对案件的重构,主要基于正史及档案中所载之供词、疏奏、上谕等材料,并参照部分当事人之笔记、回忆、日记,以及《申报》之报道。本文主旨不在考订史实,而在分析制度与行为之关系,不过多涉及史料可靠性之评判,但由于从不同视角与立场出发所作描述与评论往往大不相同,故凡涉及本文主角刘锡彤之处,则稍费笔墨加以辨析。(注:囿于篇幅之限,以下所叙述之案情将以刘锡彤审案过程为中心,兼及各次复审中与其法律责任相关的裁决与议论,其他方面则简略叙述。案件全过程的详细叙述,可参见上文所列之著作、论文与所刊之原始文献,不再分别注明出处。)

   杨乃武,道光十六年生,系浙江余杭乡绅,于同治十二年葵酉科乡试中举。葛毕氏,本名毕生姑,小杨乃武十五岁,因美貌而得绰号“小白菜”,同治十一年嫁给豆腐店帮工葛品连,租住于杨乃武家中的一间房中,与杨乃武过从甚密。一年后,因小白菜与杨乃武有染的传言,葛品连与小白菜搬出杨家。同治十二年十月初,杨乃武至杭州办理中举事务并至岳母家探亲;十月九日早晨,葛品连病倒,自以为是流火疾,后又以为是痧症,服药皆无效,申时死亡。次日尸首口鼻皆流血,故葛家人以为葛品连有可能系中毒而死,于是葛晶连之母沈喻氏向县衙提交了呈词,要求验尸。

   余杭知县刘锡彤,天津盐山人,道光丁酉科举人,其时年近七十,知余杭县已历二任。接到呈词后,刘锡彤准备与仵作沈祥及门丁沈彩泉(注:沈祥与沈彩泉虽然职位低微,但是由于身为仵作与门丁,能够直接接触案件的证据与当事人,因此在此案中地位亦十分重要。此外,由于他们实际上是知县刘锡彤办案的左膀右臂,对刘锡彤的前见与思路的影响更是不可忽视。在清代官僚体制中,由于讼狱繁多,事务繁忙,知县又多出身科举,不谙文牍钱粮之事,且多在外地为官,对本乡本土乡土民情亦不熟悉,所以实际上,狱讼事务很大程度上为这些衙门中的低级职员所操纵。对这一现象的研究成果众多,可参见其中比较杰出的两本专著:瞿同祖著:《清代地方政府》,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Philip Huang,klaw and teeth:runner in late imperial Qing.)前往勘验葛品连尸身,正好此时与刘锡彤往来密切的生员陈竹山来到县衙为他看病,言谈中,陈竹生将街巷传闻的葛品连之死系杨乃武与小白菜因奸下毒的猜测告诉了刘锡彤。此后,刘锡彤与沈祥及沈彩泉前往验尸。仵作沈祥验得葛品连尸身仰面作淡青色,口、鼻内有淡血水流出,身上起有大泡十余个。与《洗冤录》所载中砒霜之毒的情形不甚相符,但用银针探喉则呈青黑色且不能擦去,这一点则类似砒霜之毒的特征。于是沈祥心生疑惑,他想起曾验过一个服烟土而死者的情形与之相似,于是禀报刘锡彤葛品连应系中毒而死,但没有确定为何毒,刘亦没有追问。沈祥告诉沈彩泉有可能为烟毒,而沈彩泉则认定葛氏必为谋杀,而毒则必为砒霜之毒,于是与沈祥起了争论。由于陈竹生之言在先,争论中刘锡彤相信了沈彩泉之猜测,认定葛品连系中砒毒而死,当即讯问小白菜毒从何来,小白菜说不知,于是将其带回县衙审问。

  由于小白菜抵死不认投毒杀害葛品连,刘锡彤对其进行了严刑拷打。据《申报》报道,受刑极重,甚至用上了“烧红铁丝刺乳,锡龙滚水浇背”的酷刑,远远超过了法定刑罚的限度。酷刑之下,小白菜难以承受,于是供认自己与杨乃武有奸情,欲谋杀葛品连,杨于十月五日给她砒霜,九日趁病将之混入药汤给葛品连服下,导致葛当日下午死亡。次日凌晨,刘锡彤派一书办与民壮将杨乃武抓捕至县衙审问,杨否认与小白菜有奸情,并因恼怒而与刘锡彤发生顶撞。由于杨拒不承认奸情,而清律诉讼之规定极重口供,没有他的口供,刘锡彤就无法定案,于是又打算用刑,但由于杨乃武有举人功名,依律不能用刑,于是次日刘锡彤呈报杭州府革去杨乃武举人身份。同治十二年十月二十日,刘锡彤将杨乃武小白菜及相关案卷解至杭州,但却压下了杨乃武家人提交的证明他于小白菜所供交付砒霜的五日并不在余杭城的公禀。此时距葛品连身死不过十日,经杭州知府陈鲁、浙江巡抚杨昌浚而向朝廷具题的请求已经由同治帝亲自批复,允许革去杨乃武举人身份。于是陈鲁对杨乃武加以重刑,杨乃武熬刑不住只得供认与小白菜有奸并指示其下毒谋害葛品连,并编造了砒霜来源,说砒霜购买自仓前镇爱仁药店钱宝生。陈鲁以为案情已大白,于是命刘锡彤取得钱宝生之口供,俟后即可定案。

  问题在于“钱宝生”系杨乃武刑求下捏造之人名,该店实无其人,只有掌柜钱坦。于是刘锡彤派陈竹生与钱坦窜供,使其证明自己曾卖砒霜给杨乃武。据此,陈鲁乃以小白菜因奸谋杀亲夫罪判其凌迟死刑,杨乃武则以授意谋害他人亲夫判处斩立决,自此定谳。同治十二年十二月二十日浙江巡抚杨昌浚将此案上报朝廷,此后只待秋审通过便处刑。

  同治十三年四月,杨乃武家人带着杨乃武所写申诉材料进京上控。都察院接受呈词后要求复审,巡抚杨昌浚令杭州知府陈鲁重审。结果依然维持原判。是年九月,杨乃武家人再次京控,投呈词于步军统领衙门。值得一提的是,该呈词中列举了杨乃武证明自己冤屈的种种理由,也有不少编造的诬指之词,其中包括指小白菜与何春芳有染。杨乃武还指刘锡彤之子曾与杨有仇隙,并强奸过小白菜,刘锡彤之审判系公报私仇。此案上奏皇帝后,同治谕旨,将案件发回令杨昌浚与浙江臬司共审。杨昌浚将此案交给湖州知府锡光等四名浙江知府、知县官员审理。由于审案中并未用刑,杨乃武与小白菜皆推翻原供,因此原判不成立,但审理官员亦无法推翻原判,案件审理从此处于拖延状态。

  由于案件久拖不决,社会影响又大,刑部给事中王书瑞上奏要求重审此案。两宫皇太后命浙江学政胡瑞澜复审。胡官居学政,虽通学术,却不谙刑名,难以胜任,兼之素与杨昌浚相熟,舆论与官场中人皆认为不太可能推翻原判。户部给事中边宝泉上奏建议将此案提交刑部审理,被拒绝。杨乃武亲友故旧则联系在京浙江籍官吏十八人再次向都察院提交呈词,要求此案交由刑部审理。都察院将此呈词上奏之后,得到了两宫皇太后的同意。

  刑部接手此案后,分批将证人与被告解京。此过程历经数月,这时主要证人钱坦已死于狱中,无法取其口供。而刑部审理中,发现杨乃武小白菜曾多次受刑,与杨昌浚、胡瑞澜所叙述之情况不符。杨乃武与小白菜亦推翻了原来供词,否认药杀葛品连之事实。刑部官员认为证人证词与口供皆不足定案,于是决定另寻证据,将葛品连尸棺运至北京,开棺验尸。光绪二年十二月,刑部官员及数名老练仵作开棺验尸,验得葛品连全身骨殖为黄白色,因此证明其系无毒而死。其时刘锡彤、沈祥皆在现场,不得不承认此结论。刑部官员对最初之验尸结果产生疑问,于是讯问刘锡彤、沈祥,两人方才承认验尸时并未遵守严格的程序规定,没有用皂角水擦洗银针,而且沈祥曾与沈彩泉发生争论,且上报刘锡彤尸检结果为中毒而死,却未报中何毒而死。

  据此,刑部审定案件,认为杨乃武小白菜皆被冤枉,其有罪供述系刑求之下被迫作出的虚假供述。刘锡彤未按合法程序勘验现场与审理案件,被刑部参奏,革去知县之职。其他相关审理官员也各自因审理不利而遭受处罚。杨昌浚、胡瑞澜、陈鲁等皆被革职,刘锡彤则被从重处罚,发往黑龙江效力赎罪,且不准收赎。沈祥被判杖八十并徒刑二年,沈彩泉被判杖一百并流二千里。杨乃武小白菜冤屈被洗刷,但亦被处杖八十与杖一百。至此,案件审结,其时为光绪三年二月十六日,案件审理全过程历时约四年。

  • 责任编辑:陈永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