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温故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工业七十条》起草始末

在讨论工业条例的第二次书记处会议上,关于“党委领导下的厂长负责制”这一章,就由小平同志在会上口授,我们记录。8月15日,邓小平、彭真、李富春、薄一波四人联名向毛主席和政治局常委写了一封信,送上这个《工业条例草案》。

  毛主席看了《工业七十条》表示满意

  北戴河会议一个来月,差不多就是搞这一个条例。8月中旬,在小平同志主持下,经过中央书记处四天会议逐条讨论修改,这个文件已经同最初的面目大不相同了。小平同志很满意。书记处会议后,薄一波又同李雪峰和我一起,将整个文件的文字从头至尾推敲了一遍。

  8月15日,邓小平、彭真、李富春、薄一波四人联名向毛主席和政治局常委写了一封信,送上这个《工业条例草案》。这时,文件的名称是《国营工业企业管理工作条例(草案)》,共70条,故简称《工业七十条》。整个文件前面是“总则”(1—6条),后为十章:第一章,计划管理(7—11条);第二章,技术管理(12—19条);第三章,劳动管理(20—24条);第四章,工资、奖励、生活福利(25—31条);第五章,经济核算和财务管理(32—41条);第六章,协作(42—47条);第七章,责任制度(48—53条);第八章,党委领导下的厂长负责制(54—57条);第九章,工会和职工代表大会(58—61条);第十章,党的工作(62—70条)。

  据说,毛主席看了,表示满意,说:我们终究有了一个自己的管理工业的条例,有了我们自己的东西。

  8月15日当天,中办就将《工业七十条(草案)》和邓小平、彭真、李富春、薄一波四人的联名信印发给即将参加中央工作会议的各同志,要他们提意见。

  庐山会议上的讨论

  1961年8月23日,中央工作会议在庐山开幕。薄一波同志就条例的起草经过和主要内容,特别是它的针对性作了说明。小平同志在讲话时说,这个《工业七十条(草案)》提交会议讨论,将采用《人民公社六十条》的办法,会后发下去试行,在试行中再修改。

  没有想到,在庐山会议上又引起了风波。上海的柯庆施,还有北京的什么人,在小组会上发难,指责这个条例总结总路线、大跃进的正面经验不够,大搞群众运动不突出,没有提解放思想、破除迷信、敢想敢说敢干,对政治是统帅是灵魂阐述不够,对党委领导写得不鲜明,等等。总之,是否定大跃进的成绩,否定群众运动,否定党的一系列正确主张,照这个条例办,就要回到大跃进以前的老路上去了。还有人说了一句很尖刻的话:看来看去,这个条例是刚从苏联回来的人起草的。

  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这些议论可能汇报到毛主席那里了。主席就责成彭真主持起草一个执行这个条例的党中央指示,把人家提出的那些问题,大跃进时代的语言,解放思想、群众运动那些话,都写到指示里面去。这样,就形成了《中共中央关于当前工业问题的指示》(1961年9月15日),通称“工业八条指示”。这八条指示是:一、切实地执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二、在工业管理中实行高度集中统一的领导;三、在全面安排的基础上,抓住中心环节,集中力量,解决问题;四、努力增产日用品和农业生产资料,稳定市场;五、加强经济协作;六、切实整顿企业的管理工作,从“五定”着手,严格实行责任制和经济核算制;七、坚持群众路线,改进工作作风;八、加强纪律性。仔细看,它同《国营工业企业工作条例(草案)》和为试行这个条例而发的《中共中央关于讨论和试行〈国营工业企业工作条例(草案)〉的指示》(1961年9月16日)完全是两个调子。

  1961年9月16日,彭真同志将指示信和修改后的《工业七十条》报送政治局常委,附信说明:“六个大区的同志已阅,均无意见,认为很好。”17日凌晨,毛主席批示:“指示及总则已阅,很好。”主席和总理审阅时都把原来题目上的“管理”二字圈掉。七十条最后定稿的题目是《国营工业企业工作条例(草案)》。

  邓小平对庐山讨论的反应

  庐山中央工作会议召开的时候,小平同志到朝鲜访问去了。《红旗》是胡绳去参加的,我在北京看家,没有上庐山,马洪、梅行去了庐山,回来一肚子意见。

  后来,在酝酿开七千人大会的一次书记处会上,说起上述情况,小平同志才听到那些讨论中很尖锐的话。那句有代表性的话是:看来,这个条例是刚从苏联回来的人起草的。小平同志听了很反感,立即说:“我倒是留过苏,但不是刚从苏联回来的。”

  为进一步贯彻《人民公社六十条》和《工业七十条》,有必要开一个政治局扩大会议。当时确定的主题是反对分散主义,强调集中统一。会议的正式名称叫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参加这次会议的有中共中央、各中央局、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地委、县委、重要厂矿党委及军队的负责干部,共七千多人,习惯称“七千人大会”。

  会议的正式文件有三个:一个是《人民公社六十条》;一个是《工业七十条》,会上就发小平同志主持定的那个七十条,小平同志也没有反对;一个是后来定名为《毛泽东同志论社会主义建设的总路线和在两条战线上的斗争》的文件。

  《毛泽东同志论社会主义建设的总路线和在两条战线上的斗争》这个文件,是把毛主席1958年以来关于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的指示,包括开展两条战线斗争的指示,整理到一起,统一大家的思想。这个文件是由我主持整理的,马洪、梅行等参加,我们把毛主席《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论十大关系》的要点都编进去了,总共有3万多字。编好之后,陈伯达读改了一遍。他把我们从《论十大关系》中选编的内容删掉了一些。

  这个材料先送给邓小平等同志看,没提什么意见。然后送给毛主席,他看了之后,总体上没有提不赞成的意见,但对用这种摘编的方法来表述“十大关系”不赞成,说:哎呀,“十大关系”被你们这样一摘,就变成一些破烂的布条了。就是说,他感到这样一搞,把他的完整的思想肢解了。但他没说不让印发。这份材料还是印了八千份,发给出席七千人大会的同志。

  (摘自《百年潮》2011年第12期)

  • 责任编辑:陈永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