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温故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亲历“五·一八”:解放军强收造反派枪支

双方立即无条件停止武斗,解散武斗组织,上交武器。

  中共中央于1969年7月23日发出布告,要求武斗双方立即无条件停止武斗,解散武斗组织,上交武器,扫除一切武斗据点,依法惩办坏人,实行归口大联合。“七·二三”布告在全国发生了很大的影响,山西的形势迅速好转,其它省、市、自治区存在类似情况的地区也受到震动。但是,“七·二三”布告仍不足以解决大规模动乱和武斗所遗留下来的各种严重问题。布告发布后,一些边远省、自治区武斗动乱的问题仍未解决……

000.jpg

文攻武卫游行

亲历“五·一八”收枪
——72岁老人文革见闻

  距今四十三年前的1968年 5月18日,解放军突然强行收缴两派武器。这是文革第二年,我在苏北一个县城里工作。

  早晨起床,就听后面银行院子里一片噪杂声。打开后窗一看,吃一惊,只见解放军全副武装,程散兵状隐蔽前进。我不知道怎么回事,穿好衣服急于到大门外看看。刚拉开单位大门,就被一名身挎冲锋枪的小战士拖了出去,叫我站着别动,并用冲锋枪时时对着我。我腿弯里虽然有些发抖,但也看清楚了这次解放军的行动目的,他们在收缴造反派的武器——不远处,停着一辆军车,不停地有军人走过来将各种各样的枪支弹药朝车上装。武器中实际上多的是钢筋制的长矛,当然有步枪和手枪。手枪有驳壳枪,有土制手枪。我还看见用钢管制作的小炮。其余就是有把和无把的形形色色的手榴弹、手雷。

  空空的大街上甚至出现了解放军骑兵的马队,只是没看见有大的骚乱。

  可是,天空不断传来子弹飞来飞去的呼啸声,用枪指着我的小战士比我还紧张,他不停地东张西望。这时,走来一名四个口袋的军官,他对我摆摆手说,进去进去!上屋里去,站在这儿有危险。我当场就说,是他叫我站在这儿别动,并指指那名小战士。小战士讪讪地走了,我也就自由了……

  这天,我基本没在单位里呆着,我到处观望。先是看见对门百货公司的“造反派”追打解放军,有一个家伙最狠,他在大门外用一块木板狠砸一名军官的脑袋,那军官被砸得摇摇欲倒,但没还手。这一切,缘于早就驻在各单位的“支左”军人摸清了各单位造反派的底,有多少武器,分布在哪里,一旦收枪,他们里应外合,基本上手到擒来。这让造反派们恨之入骨……

  于是,傍晚时分就看见“革命群众”围攻解放军的车队。军人一个个站在卡车前不动不说话,但“革命群众”不依不饶,男男女女上去胡乱撕扯的有,七嘴八舌质问的有,甚至发展到抢夺解放军的佩枪。那个抢手枪的人其实没敢留枪,他朝天空一扔拉到,后来手枪还是被军人取回了。

造反派武斗用的武器

  最有意思的是,占领县委大楼不少天的造反派总部(踢派)就是不缴枪,他们扬言“造反派没有缴枪的习惯”!于是双方子弹横飞,互相有人受伤。到天黑,总部人还是缴枪了,一个个空着手走了出来,有的人头上手上还缠着绑带。这时,两边看热闹的人群开始稀稀拉拉鼓掌,走出来的人就像“英雄”似地挥手。

  一天的动乱基本结束。
  说老实话,老百姓都认为,解放军不强行收缴两派武器不行,否则两派武斗越益升级。“文攻武卫”说得好听,其实哪有什么文攻的,都是往死里打!其时全国各地“抬棺大游行”、“抬尸大游行”还少吗?所以,从那以后,两派就搞所谓的“革命大联合”了。

  时隔不久,造反派坏头头给枪毙了几个——在“宽严大会”上,一个个绳捆索绑,脖子上还加了细麻绳,让你叫不出喊不响,就像待宰的草鸡。再加上关押了去北京闹事的一些人,而后一声令下,各单位从上到下就红旗招展、敲锣打鼓成立“革命委员会”和“革命领导小组”了……

  唉,一场烈烈轰轰、天翻地覆、无所不用其极的“文化大革命”搞得全国大乱特乱:人人都说自己是革命派,人人高举毛主席语录本,人人胸口佩戴毛主席像章,人人“抓革命、促生产”,人人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结果,到头来也不知道泯灭了多少人的良知,使多少人分不清善恶,枉死了多少无辜的人,还不知道这一切到底为的啥!

作者:大椿(亲历“五·一八”收枪)

  • 责任编辑:陈永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