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温故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皖南事变时苏军顾问失职内幕

在屯溪东南救国日报社工作的中共党员,也曾想通过这两名苏军顾问的电台,向皖南的新四军军部紧急报警。看到风波渐渐平息,崔可夫将日里耶波夫、舒金调回重庆,严厉训斥,不久就以失职为由把他们送回苏联。


  3.共产党情报员送信被活埋

  1940年秋,舒金上校被调往三十二集团军驻宁国(位于安徽省东南部)总部做顾问工作,按照规定,日里耶波夫和舒金要定期用自备的军用电台和自己的电报人员向在重庆的苏联军事顾问团发电报,报告情况,保持联系,而且电文内容和密码严格保密,第三战区总部无权检查。此时为暗算皖南新四军,战斗力较强的第三战区的三十二集团军被调入皖南山区部署,集团军司令上官云相为了保密,煞费苦心。他回避与舒金上校会面,只让参谋长出面应付,甚至送给舒金作参考的军队部署图居然也是假的,而翻译也拿着假部署图胡乱解释一通。在第三战区总部,顾祝同等人也对日里耶波夫严加保密,随行翻译也跟着胡说一通,把日里耶波夫“伺候”得很舒服。

  作为有经验的军人,日里耶波夫和舒金还是保持着一定的警觉性。从假的部署图上,舒金隐隐觉得问题不太对劲,他曾对三十二集团军部署的变动一再提出疑问。为了稳住这两人,国民党于是派当地行政、军界要员,甚至当地的工商会长和中央日报社驻屯溪特派员等人天天盛宴款待两名顾问及随行人员,声称他们“指导国军抗战,劳苦功高”。美酒佳肴,日日不断,国民党甚至找来数名漂亮女子陪酒伴舞。在这种特殊“礼遇”下,两名苏军顾问放松了警惕,被“友谊”的气氛和美酒的醇香麻痹了。

  而此时屯溪地区的中共组织已对皖南国民党军队频繁调动有所警觉,怀疑顾祝同要出兵袭击坚持抗战的新四军,为此曾先后密派两名情报员去泾县茂林(今安徽省泾县茂林镇)向新四军军部通风报信,但在半途即被军统特工逮捕,惨遭活埋。

  在屯溪东南救国日报社工作的中共党员,也曾想通过这两名苏军顾问的电台,向皖南的新四军军部紧急报警。但是苏军顾问有国民党的军人看守,附近还有军统的便衣特务日夜监视,一直没能联系上。

  情况如此迫切,被蒙在鼓里的两个苏军顾问还电告重庆的苏军顾问团“情况正常”,甚至直到“皖南事变”发生后十余天,这两人居然还被蒙在鼓里,依旧电告“情况正常”,这就难怪崔可夫差点被气死了。

  4.毛泽东一度准备报复

  杨奎松在《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江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出版)一书中写道,皖南事变发生后,毛泽东一度准备报复,他要求苏联立即停止接济重庆方面武器,转而公开接济共产党人,还对苏联声称要夺取兰州、占领甘肃的河西走廊,以打通和苏联的联系,取得飞机大炮,进而夺取西南西北几个重要省份。对此,斯大林、苏联驻华大使、崔可夫都明确表示反对,但均表示能够理解中国共产党人的震怒。崔可夫和苏联驻华大使频频造访蒋介石,对国民党的做法提出严厉批评,弄得蒋介石不胜其烦,大呼晦气。崔可夫还秘密会见了周恩来和叶剑英,为新四军出主意,表示准备停止对国民党的军火援助,同时特地请中共中央迅速调查从兰州到延安的各种情况(道路、碉堡、驻军、民众、粮食等),以备中共万一需要时苏联可以出手相助。

  恰逢国际舆论也对新四军有利,在重庆的外国记者对皖南事变很不满,英国援华总会这时也致电蒋介石,要求给新四军以正当待遇,来华考察的美国总统特使居里甚至告诉蒋介石,如果再打共产党军队,美国的援助也要泡汤。蒋介石试图尽快息事宁人,只表示针对新四军,不涉及共产党或八路军。

  看到风波渐渐平息,崔可夫将日里耶波夫、舒金调回重庆,严厉训斥,不久就以失职为由把他们送回苏联。

  至于两名苏军顾问回国后究竟被怎么处理,现在还不太清楚。仅有的一条消息来自当时苏军顾问团的炮兵顾问安德雷叶夫将军。1942年,安德雷叶夫在视察国民党炮兵部队时告诉中方官员:舒金回国后受到严厉处分了,被送上了军事法庭,受到审判,追究他在中国玩忽职守的责任,一辈子完了,但是他没提到日里耶波夫。

  参 考 辞 典

  皖南事变

  1941年1月6日,新四军军部和所辖9000余人在皖南泾县的茂林地区,遭到国民党顾祝同、上官云相部8万余人的伏击。新四军浴血奋战七个昼夜,终因弹尽粮绝,除2000余人突围,大部分捐躯战场,这就是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悲愤的周恩来当时通过《新华日报》刊出的“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的抗议题词,闻名中外。

  • 责任编辑:陈永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