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温故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贺龙之女撰文回忆父亲和习仲勋

  天下着淅淅沥沥的雨,听得见石川河水在哗哗流淌。擦去窗玻璃上凝满的水汽,我贪婪地往外看,山冈上烟雨迷离,树木葱茏,显出新开垦的痕迹。那些树行距规整,高矮相当,长得蓬蓬勃勃,欣欣向荣。当地朋友说,这是新引进的柿子树,果实如乒乓球大小,经济价值高,是县里的特色产业。

  我回头再看,被雨水洗得闪闪发亮的叶片中,果然有密密麻麻的小红果缀满枝头,如漫天星光。公路两边种着的一片片油菜,花期已过,正在结籽,一阵阵湿漉漉的风吹过来,颗粒饱满的枝干在轻轻摇晃,像初孕的少妇蹒跚而行,沉静而雍容。

  9月的黄土高原,该红的正在红,不该绿的还在绿,如同3月的江南,青山绿水,细雨霏霏,那景致让我感到惊奇,也感到舒畅。

  回到阔别73年的陕西省富平县庄里镇,看过我不足两岁时曾经跌跌撞撞进出的红二方面军指挥部,也即后来的八路军一二○师司令部,又看过镇中心他读过书的立诚中学,接着去瞻仰他长眠的墓地。

  他是党内大名鼎鼎的青年才俊,早在延安时期就大名鼎鼎,经常受到毛泽东的称赞。1934至1935年,在国民党军队的重重围困下,南方的革命根据地几乎丧失殆尽,唯有他参与创建的陕北革命根据地硕果仅存。党中央和中央红军进行二万五千里长征,最后,就是冲着刘志丹、高岗和他共同创造的这片革命根据地而去的。党中央和中央红军从此才有了新的落脚点和抗日大本营。

  当毛泽东率领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在路边的大树上,村落斑驳的墙壁上,到处看见张贴着历经风吹雨打的署名“主席习仲勋”的《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布告》,心里暗自想,这个习仲勋,职位如此高,威名如此响,肯定是个年岁不小的革命者。听到陕北也受到极“左”路线祸害,刘志丹和习仲勋正被肃反队关押,马上就要人头落地了,毛泽东大吃一惊,火速传令刀下留人。到了瓦窑堡,面识这个20出头刚被释放的陕甘宁边区苏维埃主席,毛泽东十分惊讶,脱口说:“这么年轻!”

相关专题:

功勋百年:纪念习仲勋诞辰一百周年

策划:习仲勋——爱在青山绿水间

图解:习仲勋人物关系图

习仲勋生平映像集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 责任编辑:雨田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