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昨日香港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充满符号和密码的香港墓地

在华人的观念里,“墓园”是坟场,生人勿近,没有园林的元素,最多是春秋二祭扫扫墓,求祖先保佑。这两个坟场还未有花园式设计,至1845年跑马地香港坟场成立时,香港渐渐受到欧洲的“墓园运动”所影响而把坟场变得美轮美奂。

\

  粤人对死亡是恭敬的,要谈,也用上十分婉转的字词,总之,大家明白就行了。于是,香港岛的唯一一间殡仪馆俗称“香港大酒店”,反正酒店和殡仪馆,都是供人“躺下来”的;而火葬场也顺理成章被称为“大烟囱”。

  鸟语花香的极乐之地

  位于香港跑马地马场旁的坟场区,在民间的名字就更优雅了。跑马地的英文名称是Happy Valley,即快活谷。赛马和赌博带来的刺激,确实快乐无比。而与赛马场只有一条电车路之隔的,就是一个极乐世界─香港市区内最古老的墓园。

  在华人的观念里,“墓园”是坟场,生人勿近,没有园林的元素,最多是春秋二祭扫扫墓,求祖先保佑。的确,中式坟场有点阴森,一个又一个像椅子般的坟头散落在山上,照片中人瞪着每个过路人,斜阳夕照,很难令人不对极乐之地心生畏惧。

  但西式的往生之地就不同了。位于跑马地的香港坟场,除了是香港最古老的墓园(19世纪启用至今)外,还是一个经过精心规划、鸟语花香的园林。虽然外面的黄泥甬道车水马龙,但在围墙内的墓园,却留住了闹市的片刻宁静和古木参天的美景。

  2006年初次走进这个墓园,糊里糊涂地漫步,看到很多熟识的名字,才恍然知道一些叱咤中国近现代史的人物,最后长眠于香港,成了永久居民。从前有关墓园的书籍凤毛麟角,市面上只有2005年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的《凝视死亡─死与人间的多元省思》一书,有两个章节简介香港坟场的历史和演变,但仍未有专门介绍坟场的普及读物。至2008年才出现由丁新豹博士著作、湾仔区议会出版的《人物与历史 - 跑马地香港坟场初探》,免费在民政事务署派发。可是此书宣传不足,而且缺乏“门市”,有钱也买不到。

  丁博士的小册子可说是第一本香港坟场的指南,当中选了园中22位著名的永久居民作重点介绍,包括人人听过,但未必知道是何方神圣的何东、何启、何显理。他们之间没有亲属关系,却是关系着香港命运的显赫人物。何东是欧亚混血儿,洋鬼子的样貌,却有一颗华人的心和衣着打扮。这位二十世纪上半叶香港最有影响力和最富有的绅商,因当了英商的买办而致富,后来更发展贸易、航运、金融和地产事业。何东以华人自居,他在华人的政治圈很有影响力。1895年戊戌政变失败后,何东收留了逃难来港的康有为。他还是1911年香港大学得以成立的主要的捐助人之一。何东于1956年以94岁高龄逝世,本来何东有私人家族墓地(在港岛的摩星岭),不过他死前受洗成为基督教徒,与元配夫人麦秀英同葬在香港坟场。

  何启也是少数早期葬在香港坟场的华人,他可说是何东的相反。这位孙中山的恩师,是百分百的华人,但却深受英国文化的熏陶,他穿西服娶西妇(其首任妻子雅丽氏是英国贵族)受西方教育讲英语。他是香港首名封爵的华人,立法局的第三位华人议员;他与好友胡礼垣发表的论政文章,主张废科举、行君主立宪制,成为孙中山的启蒙老师。他对香港的医疗方面也有很大的贡献,他既是医生也是律师,有鉴于香港当时没有培训医疗人才的学校,他创办了雅丽氏利济医院(起这个名是要纪念其亡妻),并附设了西医书院,孙中山就是首届毕业生。

  何显理不是华人,却和众多来华的传教士一样,起了一个华人名字。这位于十九世纪初生于美国的女士,先到新加坡学习中文,再来到澳门和香港传教办学。她于1844年因难产而死。直至今天,香港仍有几所中学以她的名字命名。

  • 责任编辑:胡小婧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