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昨日香港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李以庄:香港电影史拓荒者

李以庄:香港电影史拓荒者

 李以庄(右)、周承人夫妇。

李以庄:香港电影史拓荒者

 李以庄、周承人著《香港电影第一案》。

  走进李以庄老师的家,就像进入一座香港电影资料馆—她的书柜里摆放着数十只大型文件夹,按照电影人姓氏或影片类型等进行归类,打开文件夹,则可见厚厚一叠剪报、复印件,甚至有不少原始文献资料。李以庄研究香港电影史始于上世纪80年代,这些资料是她在近30年间一点一滴从香港搜罗而成。根据这些资料,李以庄与她的丈夫周承人已经撰写出版了《早期香港电影史》、《香港电影第一案》等专著。

  提前退休研究香港电影

  今年81岁的李以庄出生于广东顺德一个书香世家,她的外祖父梁培基曾是广东巨富。

  1981年,李以庄在中山大学中文系为高年级学生开设电影理论课,在当时中大惟一的阶梯课室,可容二百多人,常常座无虚席,连理科学生,甚至外校学生也来听课。李以庄记得有位远在石牌的华南师范大学的学生,竟坚持听完半年的课程。

  在备课的过程中,李以庄发现,香港电影的产量排在美国、日本和印度之后,位列世界第四,但如此繁荣却没有一部电影史,这份空白既让她震惊,又引起她的钻研兴趣。李以庄的丈夫周承人曾任教于中央戏剧学院,他有个在电影杂志当编辑的学生,来广州组稿,李以庄为其写了一篇论文,在当时广受好评,也让原本研究文学的李以庄对电影产生浓厚兴趣。但电影是一个巨大的领域,研究方向应该放在哪里?夫妻俩经过认真研究,确定了香港电影史的方向。

  李以庄提出要开设香港电影选修课,但遭到学校某些人的反对,他们以“香港电影不过是拳头加枕头,没什么好研究的”为由,拒绝了她的申请。李以庄内心不服,加之感到时间紧迫,1986年,她决定提前退休。从此,她将全部的精力和资金投入到香港电影史的研究中。

  提前7年退休,对没有其他收入的李以庄来说是一笔巨大的经济损失。李以庄生活非常俭朴,但买书、看电影和复印资料的钱从来不省。她感到自己内心更加充实了。

  为省钱一天只吃一顿饭

  经历过十年“文革”,粤港两地的文化交流已经断绝,而要研究香港电影,则必需要去香港观摩影片、查阅资料。那个年代,去一趟香港谈何容易?李以庄告诉记者,她第一次去香港是提前半年申请的,申请理由是学术访问,仅学校就盖了9个图章,北京有关方面审查通过后,通知广东省委,再由广东省委通知中山大学,李以庄最后终于实现了前往香港的愿望。

  去一趟香港不易,李以庄当然想多住一段时间,多查一些资料。她只有170元人民币兑换成的100港币,住宾馆是不可能的。好在她有一位伯母在香港,身体不好,她以照顾伯母为由,向堂兄提出住在伯母家。这样,李以庄晚上回来帮伯母做家务,白天则奔波于港岛的大街小巷,看电影、找资料。

  因为囊中羞涩,李以庄的交通主要靠行走,她的一双塑料凉鞋就是被走烂的。有一次电影界的朋友告诉李以庄,香港的广角镜出版社可以给她6.5折买书,她去找到老总,老总居然答应给她6折,她兴奋不已,当时就在仓库里淘了很多书。她去那里买了3次书,最后一次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身上没钱吃饭了。

  当时还有一个星期才能回家,李以庄咬紧牙关,决定一天只吃一顿饭。李以庄对记者说,当时其实可以向堂兄借钱的,但她没有提出借钱,也是因为自己内心的倔强,堂兄不理解她的工作,说她做的事吃力不讨好。漫长的一个星期终于过去,李以庄完成了自己的预期目标。她乘火车回到广州,丈夫周承人前去接站,发现她两腿因为饥饿已经浮肿,几乎不能走路。

  • 责任编辑:胡小婧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