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昨日香港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消失的香港家族银行

梳得一丝不苟的灰白头发,董事长冯钰斌在永亨银行业绩会上露出招牌的儒雅笑容。钱乃骥展望,收购永亨后,华侨银行的大中华区税前利润占比可由现时6%提高至16%,3年后即2017年可带动每股盈利和股本回报率(ROE)增长。

  梳得一丝不苟的灰白头发,董事长冯钰斌在永亨银行业绩会上露出招牌的儒雅笑容。这是在今年3月6日定格的场景。不足一个月,另一场关于永亨银行的重要记者会上,66岁的冯钰斌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年轻、充满干劲的华侨银行总裁。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

  2014年2月,以地产起家、主战场在广州的越秀集团宣布完成收购廖氏家族的创兴银行,用116亿港元资金换取75%的股权。4月初,东南亚第二大银行华侨银行以387亿港元全购永亨,创办并经营了76年的冯氏家族正式退出,这单交易也创下近10年香港历史上最高金额的银行转让交易。2008年5月,伍氏家族将已有75年历史的永隆银行管理权交予招商银行,作价为193亿港元。

  多年耕耘,今季收割。主事人年事已高、家族后人不愿再在一线战场拼搏,和所有的家族企业一样,出售企业虽然无奈,但权衡下却是尘埃落定的最优选择。根据金融管理局资料,香港现有21家持牌银行,数量比1993年的32家缩减三成,其中由个人股东持股的家族银行只剩下大新和东亚两家。

  “每家银行(卖盘的)原因众多,难以给出一个统一结论。竞争激烈或是其中一个原因吧。”冯钰斌在年初回应记者关于卖盘询问时说。

  存款战、利息战、人才战,香港金融服务的饱合度上升,竞争也白热化。“香港成为了国际金融中心,蛋糕越做越大,本土的银行和券商却被边缘化,分到的份额越来越少。”在证券界工作了43年的“老行尊”许照中喟叹。许现在的职务是六福金融主席、港交所独立非执行董事。

  时转势移

  许照中1971年加入金融业是从新鸿基证券起步。他回忆说,那时香港股票市场刚刚起步,土生土长的新鸿基证券更是一枝独秀:“美资、英资的客户来买港股,都要经过本土券商,生意很好做。”

  1972年是个神奇的年份,现时盘踞富豪榜前四名的香港四大地产商长江实业(李嘉诚)、新鸿基地产(郭氏兄弟)、恒基兆业(李兆基)和新世界发展(郑裕彤)都在那年挂牌上市,本土券商百花齐放,好景持续到1987年股灾。

  股灾后,香港政府痛定思痛,开始全面重整股市,并向香港以外的资本广开大门。“以前的英美客户,变成了本土金融机构的竞争者,还是巨无霸那种类型!”许照中说。

  也是从那时开始,香港由一个封闭的区域市场,变成国际资本逐鹿的金融中心。外资未唱毕,中资又登场。翻查资料,光大证券是第一间“出海”的中资券商,1983年便在香港注册,10年后申银万国跟随。其他中资券商密集来港的时间是2005至2009年,其中最大手笔当属海通证券,斥资18亿港元收购了本地的大福证券,成功将在港分支拓展至11间,为中期券商之冠。在讲究规模效应的金融业,家族再富裕也难和内地大资本抗衡,本土券商份额开始萎缩。

  同属金融服务业,同样的遭遇也发生在香港银行身上。香港金管局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2月底,香港银行总资产规模为17.16万亿,相比1997年底的7.88万亿增长117%,比十年前,即2004年3月底规模增长166%。在行业整体显著的增长面前,家族银行却显得步履蹒跚。

  香港金融史专家冯邦彦说,香港中小型银行的式微,要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制造业和工业的北移。“老字号的香港家族银行以前有一部分忠实客户,是香港的厂商、实业家。因此在产业转移中,家族银行都遇到一个共同的问题:以前的老客户将生意转移到珠三角,自然存款、贷款这些活动都会转移上去,从1997年到2005年的银行数据看,贷款都在下跌。”冯邦彦现任暨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曾撰写《香港金融业百年》和《香港华资财团》等书。

  2003年6月,涵盖香港和澳门的《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简称CEPA)签署,银行业成为受惠行业之一。

  广阔的内地市场张开怀抱,确实让之前只能在港澳“肉搏”的香港银行激动了一把。“我记得当时很多港资银行积极进入中国内地,经常邀请我去参加一些研讨会。”冯邦彦回忆说。几乎是同一时间,香港的离岸人民币业务初生萌芽。2004年1月,香港银行获准在香港开办个人人民币业务作为试点计划。此后,人民币跨境结算、点心债、内保外贷等业务开始蓬勃生长。相比竞争激烈的传统放贷业务,前景无限的中间业务更让银行垂涎。

  说易行难,战略转型并不是那么容易,特别是经营手法更为传统的家族银行。从2003年开放到2009年允许开设异地支行的颁布,这6年间,港资银行内地分行的日子并不好过(CEPA补充协议为,若香港银行已在广东省设立分行,则该分行可以提出在广东省内设立异地支行的申请)。香港市场难有增长,内地市场阻力重重,香港银行很多萌生退意,先行者永隆银行选择了卖盘,今年则有创兴和永亨易主。

  “老牌的本港家族退出,中资和外资进场,银行业现在的格局转换,其实也是香港产业转型的缩影。”冯邦彦总结。

  • 责任编辑:胡小婧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