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深阅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从圣彼得堡到莫斯科:寻找超级大国的痕迹

俄罗斯,一个敬仰威权、崇尚英雄的民族,在一个奉行权威、盛产英雄的时代,他们曾经创造偶像,制造神话,然后把它们写入历史。

  落寂的“阿芙乐尔”号

  站在“斯特列尔”岬角的最东端眺望圣彼得堡,右边是大名鼎鼎的埃尔米塔日博物馆,也就是中国人常说的“冬宫”;左边兔子岛上是彼得保罗要塞,即彼得大帝时期整个俄罗斯的政治中心。

  如果向更远处望去,彼得保罗要塞的东面,穿过特洛伊察桥,就在大涅夫卡河汇入涅瓦河的地方,隐约露着三个黑漆漆的烟筒,与周围古典或现代的建筑都格格不入。这个独特地方就是曾经在历史教科书中都提到过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停靠的角落,三个烟筒正是“阿芙乐尔”号的标志性特征 。

                

  “阿芙乐尔”号巡洋舰 

  “阿芙乐尔”号是“圣彼得堡之子”,1902年从这里的海军造船厂驶向蓝海。在对马海峡几乎毁灭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的炮火中,“阿芙乐尔”号死里逃生。俄罗斯“二月革命”、“十月革命”里,“阿芙乐尔”号两次起义。第二次世界大战,面对德军的猛烈炮火,“阿芙乐尔”号选择自毁,葬身在像母亲一样的涅瓦河里。1948年,这艘巡洋舰被打捞上来成为博物馆。

  尽管有鼎鼎大名和传奇经历,“阿芙乐尔”号看上去却不怎么显眼。相比当代海军动辄数万吨级的巡洋舰,这艘百年前制造的巡洋舰看上去更像一艘“玩具船”。“阿芙乐尔”号上的展览也与“十月革命”关系不大,主要是关于日俄海战的内容,包括当时这艘巡洋舰被日本火炮炸出一个大口子的资料图片。

  “阿芙乐尔”的名字在俄语中意为“黎明”。1917年11月7日,黎明后不久,这艘巡洋舰上的官兵率先向当时临时政府所在地,即现在涅瓦河对岸的冬宫开炮(后来证实只是几发空弹)。这就是我们从课本中读到的“‘十月革命’一声炮响”。

  如今,在“阿芙乐尔”号上还能找到据称是打响那著名一炮的炮位。不过,这艘巡洋舰在二战时期曾经把火炮拆下来用作城防武器,现在标注的炮位到底是不是“原版”不得而知。

  不管历史上真实的情形是怎样的,现在停在两条河流交叉口的“阿芙乐尔”号更像是一个吸引游客的陈列品。岸边的小商贩挥舞着前苏联时期的军帽、徽章和海魂衫招揽顾客,每天有数不清的大巴把游客运到这里“到此一游 ”。

  据说,前苏联解体后,“阿芙乐尔”号一度因为维护资金难以筹集,开始向外出租场地赚钱。2011年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期间,不少参会的富豪曾经在这里办宴会。而最具讽刺意味的消息称,有些制作情色视频的机构在巡洋舰上取景。

  涅瓦河依旧流向圣瓦西里岛,冬宫原封不动留在对岸,“阿芙乐尔”号上炮声却再也不响起。岁月流转,“革命第一舰”只留下人们的唏嘘。

  穿越历史的圆木小屋

  从“阿芙乐尔”号停泊的地方回望“斯特列尔”岬角,沿着河滨路漫步,没走几步就能看到一处砖瓦平房。这所房子内部罩着彼得大帝在建设圣彼得堡城时的指挥所——一栋圆木小屋。现如今,彼得保罗要塞伫立依旧,让人们不由想象当年彼得大帝在这里发号施令的场景  。

                            

  彼得大帝小屋 

  就在这不远处,一栋建筑风格独特的土黄色小楼在绿树广场以及附近清真寺的映衬下显得别具风格。它是20世纪初修建的,造型在当时属“前卫时尚”,追求几何形体和纯粹色彩,代表那时俄罗斯建筑的新潮流。

  这座建筑名叫克舍欣斯卡娅宅邸。有人把它类比为彼得大帝小屋。圣彼得堡建城时,彼得大帝小屋是指挥所;“二月革命”、“十月革命”期间,这里正是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党的指挥部 。

  1917年3月,列宁隐姓埋名从瑞士辗转回到俄罗斯,抵达圣彼得堡北部的火车站芬兰站。布尔什维克党把列宁从火车站接到社会民主劳动党与布尔什维克党共用的总部克舍欣斯卡娅宅邸,安排他在二层临街的书房办公。

  在描述“十月革命”场景的书籍中常能看到一幅油画:秃顶的列宁在卫士的陪同下站在阳台上向挥舞着红旗的革命者伸出左手,呼吁他们响应革命。阳台下方,一辆起义的坦克停在建筑门外,背景则是涅瓦河对岸灯光暗淡的冬宫。这个阳台正是今天克舍欣斯卡娅宅邸面对古比雪夫路唯一的阳台。那间办公室至今还保留着列宁办公时的陈设。

  • 责任编辑:雨田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