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深阅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消逝的笔尖

人类从兽骨笔芦苇笔时代来到鹅毛笔钢笔时代,再来到水笔和圆珠笔时代,现如今到了键盘和触摸屏年代。以后借助语音技术,是不是连手指都不再需要了,到那时,消逝的恐怕就不仅仅是笔尖了!

  

  本文为“新历史合作社”新推出的数字杂志——《我们的历史》第九期内容。感谢“新历史合作社”赐稿。

  文/吕宇珺

  你上一次动笔写超过一千字是什么时候?早年因写字,多多少少磨出了些茧的手指侧面,是不是已经柔软了许多。相反,原本只有音乐家才可能生出茧的指尖,是否有那么点厚实了?

  记者写稿子、作家写作、政府职员写报告、秘书整理会议记录、教师准备课堂讲义、工程师画设计图、毕业生写论文……如今,几乎所有脑力劳动者都是一台电脑一张桌子一天工作。就在今人越来越少书写的时候,可曾想到几百年前手写曾是一门很不错且相当重要的职业。

  执“笔”为生:抄书师

    

  15世纪勃艮第抄书师兼译者Jean Mie lot的画像。 

  时间来到六百多年前的14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运动的杰出代表、人文主义者、著名的《十日谈》作者薄伽丘,聘请了专业的抄书师从他的原稿另抄了一份自身近作的豪华版誊本,赠给了他的好朋友卡巴坎迪。这誊本完成已久,此前由于没想好献给谁,薄伽丘一直把它带在身边 。

  在那个年代,作家聘请一位抄书师是很普遍的事情。15世纪中叶古登堡等人为西方引入印刷术之前,图书行业业已存在,只不过规模小得多。而抄书师则是其中必不可少的重要一环。在那时,拿起鹅毛笔,在羔犊皮上抄写,不仅仅可以养家糊口,在抄书坊里抄书更是份受人尊重的职业 。

  事实上,早在古埃及时期,就已经有抄书师了,那些受过书写和算术教育的师傅们拿起用芦苇、兽骨等制成的尖笔,以圣书体、僧侣体或世俗体的象形文字在纸莎草上记录了行政活动、经济活动和来自埃及下层百姓口中的或者来自其他国家的传说。此外,古埃及的那些纪念碑也是在他们的帮助下完成的。

  古埃及文明之所以能被今人熟知,这些抄书师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抄书师的儿子们甫一出生,便和他们的父亲一样,被送到学校学习相关知识,然后子承父业。当时的抄书师是宫廷的成员,无需服兵役,并可免于繁重的体力劳动。

  而更为人们所熟知的西欧手抄本演化史一般被区分为“修道院时代”和“俗世时代”。从罗马沦亡到12世纪,这七百年,抄书师们主要是修道院里的僧侣。因该时期书籍的文化被修道院和其他相关教会机构独占了。抄书是修道院团体规定的每日必须从事的数小时智识工作的重要项目之一。在修道院内的缮写室,这些僧侣们日复一日地抄写着弥撒经本、答唱咏与每日颂祷,为修道院教材和教会仪式用书提供稳定生产 。

  • 责任编辑:雨田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