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深阅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多诺拉:被烟雾淹没的小镇

多诺拉人不得不做一个选择:“‘这不是煤灰,叫金粉。’只要工厂开工,小镇就一片兴旺,这是你爷爷和你父亲的收入来源。没有人会去问是否正是它使许多人病倒,人们先得吃饭啊……今天他们可以把它称为污染,但在当时,这只是谋生的一种方式。”于是,大多数多诺拉人面对污染都选择了默默承受,即便1948年的烟雾在6天里就杀死了20人并让小镇1.4万人中的6000多人生病。

                              

20世纪40年代,“多诺拉烟雾事件”中正在转送医院抢救的居民。

  到10月31日,烟雾才逐渐消散。次日凌晨,一场大雨降临,终于将笼罩了多诺拉6天的烟雾一扫而光。烟雾中遇难者的葬礼大多在11月2日举行。这是雨过天晴的一天,出现了灿烂的阳光、湛蓝的天空和漂亮的白云,仿佛春天一样。此时,街道上到处是年轻人,他们又活跃起来,橄榄球队继续练习,拉拉队员为他们呐喊加油,多诺拉镇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和宁静。

  多诺拉人在1948年10月的烟雾事件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迟钝,在我们今天看来可能有点不可思议。为此,戴芙拉•戴维斯曾询问过她的妈妈,她妈妈说:“当时没人知道污染……我们没有想得太多。”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们当时完全没有注意到污染这样一个问题。戴维斯的妈妈回忆说:“还记得我们车身上的灰尘吗?记得我们下午开车就不得不打开前灯吗?记得有时白天见不到太阳吗?记得女人们每周都要挂出窗帘晾干吗?我们中许多人放弃了使用窗帘而改用软百叶帘,因为百叶帘可以直接擦洗。我母亲的房子有36扇窗户,我们总是在擦洗它们。当我们洗到最后一扇时,第一扇窗户又脏了。”

  其实,多诺拉人当时知道问题的存在,但是他们却不得不做一个选择:“‘这不是煤灰,叫金粉。’只要工厂开工,小镇就一片兴旺,这是你爷爷和你父亲的收入来源。没有人会去问是否正是它使许多人病倒,人们先得吃饭啊……今天他们可以把它称为污染,但在当时,这只是谋生的一种方式。”于是,大多数多诺拉人面对污染都选择了默默承受,即便1948年的烟雾在6天里就杀死了20人并让小镇1.4万人中的6000多人生病,他们大多仍然没有起来反抗。

  多诺拉的这场灾难引起外人的关注,首先得益于沃尔特•温切尔(Walter Winchell)的呼声,10月30日,他在全美无线电广播节目中说:“宾夕法尼亚州勤勉工作的钢铁小镇多诺拉今晚处于悲痛之中,因为它刚从一场大灾难中恢复过来。一场浓重的杀人雾使小镇上许多人得病和倒下 。”

  美国炼钢与钢丝厂的法律总顾问罗杰•布劳(Roger Blough)大概意识到问题的所在和严重性,31日凌晨3点他打电话给锌厂厂长迈克尔•尼尔(Michael Neale),要他暂时不要往炉子里装锌矿石。但是尼尔并没有照做,他认为锌厂没有问题;直到公司雇用的专家小组前来调查时,他才行动起来,并将此描述为对社区的关心,而不是表示对烟雾事件负有责任。事后,华盛顿县的卫生官员向州卫生局申请锌厂重新开工,并表示这次事件只是一次偶然的大气事件,所以也不会展开调查。

  烟雾事件之后,反倒是多诺拉镇之外的人发起了一场短暂的反对锌厂的运动。亚伯•塞拉皮诺(Abe Celapino)是河对岸韦伯斯特镇(Webster)的一个富裕农场主和餐馆主,他喂养的母牛和鸡纷纷死于这场灾难,他联合当地报纸《莫内森独立日报》要求锌厂搬迁到一块荒地上。日报的总编说,这样做可能很快就不必要了,因为锌厂正在它坐落的地方制造不毛之地 。

  比尔•罗根斯(Bill Rongaus)医生是当时多诺拉自治镇议会中惟一的非工厂雇员,他指出锌厂应对此次烟雾事件负责。但是其他人表示反对,其中一位工人议员表示他并不关心它杀死了谁,他只想继续做他的工作。后来宾夕法尼亚州主管林业的副局长答复说,多诺拉可以要求锌厂在烟囱上安装烟尘过滤器。但是工厂主们对烟尘过滤器并不感兴趣,当地人特别是工人们竟大多站在了他们一边。

  • 责任编辑:雨田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