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俊臣,整人专家的背影

  古人都比较挣扎,家中贫困又没有关系的人,在温饱线上挣扎;一旦有了向上走的机会,又会在私欲和公利之间挣扎。

  但是他不挣扎,因为他是一位整人专家。

  他来自唐朝,叫来俊臣,听了他的名字估计今天也有人要发抖。

  他的家就在国都洛阳附近的一个村子里。

  他的出生很有戏剧性,来俊臣本不姓来,其父蔡本,在村里玩百家乐的时候,被同乡来操(好名字)赢了好几十万(货币单位不详,听起来很多)。

  因为没有能力还钱,蔡本将已怀孕的老婆抵押了事。

  也就是说,来俊臣是个人,但也是一笔赌债的衍生物。

  这样的出生环境,不知道来俊臣是怎么长大的,可以肯定的是,他心里有不满,甚至屈辱。

  所以,他顺理成章成了一名问题少年,爱好整人的恶僻也慢慢养成。

  当同伴们在私塾里摇头晃脑地读圣贤书,或在郊外呤诗作赋,摇着他们的扇子的时候(古人摇扇子是不是跟今人玩手机 很像?总之手上要有个东西),来俊臣一般在大街上寻找猎物,锻炼自己对他人荷包的敏感。

  有时候他还对别人家里的财物比较关注,并练就了一身盯梢和入户实地调研的本事。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终于有一天,他入狱了。

  来俊臣给街坊的印象,一向是那张有些清秀、倔强和不满的脸。

  但当他的继父骂骂咧咧、很不情愿地跑到县衙疏通关系时,看到的来俊臣脸上又多了一丝冷静、狡黠和坚定。

  那种冷静让继父打了个冷战。

  来俊臣安慰继父说:“哥哥,我今后一定出人头地。”唐朝人一般称父亲为哥哥或耶耶(爷爷)。

  出人头地,他当然不靠诚实劳动,靠的是他的残忍。

  事实证明,从小练就的盯梢功夫,对人性的敏锐洞察力,成了来俊臣在职场的生存法宝。

  当时武则天刚取得实权,由于权力来路可疑,很多人议论纷纷。

  朝庭急需一把刀,杀人不眨眼的刀。

  朝庭规定,各地凡有想进京告密的人,州县都要提供马匹,享受五品官的待遇,送其火速到京,并且不得“问诘”所告发的内容。告密属实的,奖励,不属实的,不追究。

  从此,告密者络绎不绝,来俊成是其中的佼佼者。

  是历史选择了来俊成,他四处收集办案线索,一有机会就向武则天举报。

  告密,千百年来一向是各行各业最简单也最重要的表忠心方式。

  来俊臣终于从一个穷人家的孩子,慢慢成长为皇帝的心腹(先后担任侍御史、左台御史中丞、司仆少卿等一系列重要职务)。

  他一定很满意那种感觉,虽然他很明白那是一种狐假虎威,但他看到大臣们在路上相遇只敢以眼光示意,互相都不敢讲话的时候,内心还是升腾起一种压抑不住的激动。

  他的工作卓有成效,也创造性地发明了很多罪名,把不满的人甚至中间摇摆的人弄进监狱。

  如果这方面可以申请专利,他一定在历史上位列前三甲。

  他以逼供为趣,以杀人为乐。

  他的刑罚方式也五花八门,是人听了都害怕,是鬼听了都不想做人。

  比如每次审问,不论罪行轻重,先往犯罪嫌疑人的鼻子里灌醋,然后关入地牢,四周生火,断其饮食。

  名气最大的,当然是“引君入瓮”,也就是把囚犯放在大缸里,外面用火烧。

  来俊臣折磨人,好像很善于用火,原因不得而知。

  有的犯人忍不住饿,会忍不住扯出衣服里的棉絮吃掉,每当这时,来俊臣就会发笑。

  他终于可以站在牢门外,咧着嘴笑,10多年前,他在里面哭过。

  整人需要理由吗?不需要。

  他找了几个会写的一起研讨,将毕生经验写成了《罗织经》,这是一部专门讲罗织罪名、角谋斗智、构人以罪、兼且整人治人的奇书。

  既是科研成果,更是智慧结晶。

  传说武则天看后也很感叹,她说:“如此心机,朕亦未必过也!”

  还有人说,武周王朝虽然只有短短十六年,对人类文化最大的贡献,就是《罗织经》。

  为了配合来俊臣的工作,朝庭在皇城丽景门外边,设置了一个名为“推院”的地方,简单说就是审讯室。

  进去的人,100个人中有101个人出不来。他的同事王弘义骄傲地说这道门是“例竟门”,就是说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出来。

  逼得有些胆小的干部,每天上班前都要写遗嘱。

  来俊臣确实很不人道,每遇国家大赦,他就提前把囚犯们杀光,为减少唐朝的人口作出了不懈的努力。

  为了整人,他还团结一批志同道合的同志,包括侯思止、王弘义,此外还培养了一大批信徒,开设了纯内部的整人培训班。

  即使像狄仁杰那样的侦破和反侦破高手,也在来俊臣的阴沟里翻船,身陷囹圄。

  当然,聪明的人总是有办法的。

  狄仁杰在狱中没有喊口号,而是悄悄地写了一份申诉书,缝在棉衣中,并买通狱吏帮送出去,这份申诉书几经辗转,出现在了武则天的案头。

  大家都知道,狄仁杰办过很多大案要案,在唐帝国的朝野和民间很有名气,体制内也没怎么亏待他,说他谋反,武则天本来也不信。

  她只是为了让狄仁杰尝尝监狱的滋味,然后再把他捞出来,这样既可以警告这位如日中天的神探,也能收获他的感激。

  一个人的人生轨迹,总是高低起伏,武则天的天下终于巩固了,开始发展经济了,懂经济的大臣开始吃香。

  象来俊臣这样的干部,只懂整人,不懂经济,当然要靠边站。

  来俊臣以前犯过两次贪污罪,武则天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第三次的时候,武则天出手了,将来俊成先后降为殿中丞、中丞和同州参军。

  虽然他本来就是一个色鬼,但在人生的下坡路上,来俊臣的男性荷尔蒙分泌得更加剧烈。

  目前还没有科学依据证明一个人仕途落魄与荷尔蒙分泌过剩有必然关系。

  他至少做了以下两件事。

  ——在同州参军任上,他看上了一位同事的老婆,意欲抢夺。

  ——上面这件事发生后不久,他被任命为合宫尉、洛阳令,这时又想霸占西部少数民族酋长阿史那斛瑟罗的丫环,并污蔑酋长谋反。官逼官也反,酋长们以刀划脸,拼死申诉,才得以洗去冤屈。

  刚消停了两年,40多岁的来俊臣发现太平公主想谋反。

  机会,最后的机会。他对自己说。

  他决定赌一次,可惜这次他的对手太强大。

  太平公主毕竟跟皇上更熟,来了一个恶人先告状。

  一代整人专家、迫害狂来俊臣被判处在闹市杀头,陈尸示众,结束了他46岁的生命。据说当时很多老百姓涌上街头,争着用刀割他的肉。

  拿刀的人必然被刀砍死。

责任编辑:曹家宁 DN004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