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专栏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谭端:殖民地的女人

在遭受群众羞辱之前,谢娥经历过更为可怕的遭遇。被日本人囚禁那二年,她也没有那么害怕过。

  本网专栏作者 谭端

  门前玻璃窗哐当发出清脆的破裂声时,谢娥不像以往那样镇定了。毕竟,她是个女人。木门被踹开,玻璃窗被砸破,狂暴嘶叫的民众冲进来的那一刻,煞那间谢娥心头的惊恐和一般妇女没有两样。

  在遭受群众羞辱之前,谢娥经历过更为可怕的遭遇。被日本人囚禁那二年,她也没有那么害怕过。毕竟那是日本人,是殖民的异族统治者。谢娥恨一切不公平,不公义的事情,为了民族大义,她在面对日本人的牢狱时,也面不改色。谢娥是个性格顽强的女性。1918年出生的谢娥,受到从事台湾民族运动的父亲和叔叔影响,从小就有民族意识,也有民族精神。1947年3月1日,民众冲到谢娥的医院,把她的行医的工具、家具、个人衣物全都捣毁、抛出位于延平北路上她的家门外时,谢娥吓坏了。她从没有想过,为了争取台湾人民权益吃了殖民统治者那么多苦头,现在自己却成为乡亲们仇恨的目标。延平北路是台湾人最自豪的一条街,这里是台湾人自己的经济中心,和城内日本人的政治经济中心分庭抗礼。

  在谢娥遭受攻击时,现场没有人出来为她挡下愤怒的民众,没有人试图为谢娥说一句公道话。民众就这样,把她的家捣毁了。东西就撒在延平北路宽大的马路上,民众放把火将之烧了。熊熊的火焰映照在附近商家的玻璃橱窗上。

  谢娥的心,这一次,真的凉了。

  乡亲们是怎么了? 从日本行医回来,谢娥就为了台湾人受到日本统治者不公平对待而热血起义抗日。1943年,蒋介石和罗斯福、丘吉尔在开罗进行会议,宣布二战结束后,要把台湾收回中国。这一年,谢娥也从日本学成归台,在日本就投入反日活动的谢娥马上同一些热血的台湾少年策划反日行动。作为医生的她,提供金钱资助台湾的抗日少年们搞颠覆活动。这些少年是来自台北第二中学的学生。在日本统治下,当时台湾最好的中学校,除了少数富商子弟,大都是日本孩子在读,台湾顶尖学生可以说全挤在第二中学,这些功课好,却受不公平对待的学生,很有不服日本人的倔强性格。因之第二中学校内有一股反抗日本统治者压迫的风气。

  谢娥自己是第三女子中学毕业的,她很清楚日治下台湾教育制度上的不公平。回到台湾之后,她就加入了这些学生的秘密组织,打算起义抗日。那是在太平洋战争最后二年的时刻,许多台湾男子被迫征召去为日本皇军服务。但是这位台湾女子却加入了抗日的行列。不料,行动败露,他们一一被捕,谢娥遭到囚禁两年的命运,在狱中她饱受折磨,两年内,几位少年先后死于狱中。谢娥的义父林永楷先生为救爱女,找了律师为她打官司。日本人开出条件,要她出狱后只能从事行医救人的工作。谢娥不肯,并且说: 只要我的一滴血还存在身上,我就是中华民族的子民。

  她是用日语说出这番话的。

  直到日本投降谢娥才被释放出来。出狱后,谢娥的父亲庆幸倔强的爱女能够在动荡的战争期间幸存下来,他为遭逢不幸的爱女在台北老城区延平北路二段购置了一栋楼房,希望谢娥能回归正常的行医生活。在被日本统治五十年之久的台湾,到了中后期接受日本皇民化教育,不能使用汉语、不能教授汉文,也不让传统戏曲、音乐演出,在那个时期的台湾从事不服从运动,面对的不仅是日本人,而且是身边已经被日本同化的同胞们。抗日份子最大的挑战不是来自敌人,而是已经半成为半个日本人的亲戚、老师、好友、家人、恩人、同学...

  谢娥在日本期间(1935-1943)身逢日本帝国对外发动大东亚战争,她见到日本民众也遭受其苦。她在东京的圣路加国际医院担任外科医师时肯定见到了日本因为战争,经济受到重创,社会苦不堪言的状况。1937年七七事变,日本正式侵略中国,满脑民族主义思想的谢娥就开始投入反日及反战宣传。日本战败,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日本军民陆续离开了台湾。1945年11月,她重新过起行医营生的日子。在她的康乐外科医院开幕启示中,这位行侠仗义的女医生特别公布了一个消息,她宣布对贫病者不收取费用。

  但是228事件爆发时,却没有民众站出来为谢娥说一句公道话。1947 年2月28日,全台爆发了群众示威暴动。谢娥前往拜会台湾警备总部参谋长柯远芬道: 台湾同胞及政府都是自己人,都是中国人,军部是不能像以前的英国军队向无武装的印度人民开枪。

  话才落下,悲剧就爆发了。

  国民政府在台最高行政中心的行政长官公署前很快传来军警枪击民众的消息,谢娥愤怒地立即对行政长官公署秘书长紧急质询。公署秘书长,后来离台回到大陆在1949年起义投入共产阵营的葛敬恩当时解释说,那是对空鸣枪,并非对人。葛敬恩向前来关切的市议员们解释。

  为和平解决事件,谢娥代表政府向台湾民众广播,她慷慨说道: 在长官公署前的负伤事件,有人从中煽动耸人听闻乃是民众的不对,因为民众包围公署强行进入,并且要抢卫兵枪枝,迫得卫兵向空中开枪示威,民众惊散一时混乱,自相践踏致伤数人,并不是卫兵开枪杀人....今天在长官公署前,因民众拥挤而造成有人轻微受伤,并没有发生开枪事件,林江迈(228爆发的原点,被缉私人员欺负售私烟的老太太)只受轻伤,并没有被枪打到。而陈仪长官已经答应以最宽怀处理该事件,绝不追究滋事者责任,请各位不要轻举妄动,信赖当局处理。

  见到实情并不是如此的民众群情激愤,一把怒火开始延烧开来。

  3月1日,愤怒的民众冲到谢娥家,把她的医院捣毁,将她的个人物品丢在街上焚烧。谢娥吓外了,但更精地的说,谢娥是心凉了。群众大喊: 谢娥是柯远芬的爪牙,利用势力欺负人民,昨天广播太没良心,应该要受制裁。

  谢娥曾广播更正消息,仍然止不住台湾人民的愤怒。其时,谢娥并不晓得,身为政府代表的葛敬恩会欺瞒事实,在议会做假报告。这是台湾与大陆分离五十年后文化落差产生的错误认识。她误信了政府。

  • 责任编辑:陈永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