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专栏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梅乐和:镌刻在窗玻璃上的洋名

在今天的上海海关大楼401房间的窗户玻璃上,仍然可以清晰地发现一个用英文镌刻的名字:F·W·Maze,这个英文缩写名的主人便是中国近代海关的第四任总税务司Frederick Willism Maze,他的中文名字为梅乐和。

 钟声里的海关记忆之二

 本网专栏作者 杨智友

 “当——当—当”,伴随着苍凉的钟声,时间在流失,关税在流失,还有比那关税更加宝贵的国家尊严。

  在今天的上海海关大楼401房间的窗户玻璃上,仍然可以清晰地发现一个用英文镌刻的名字:F·W·Maze,这个英文缩写名的主人便是中国近代海关的第四任总税务司Frederick Willism Maze,他的中文名字为梅乐和。1927年12月19日,时任上海江海关税务司的梅乐和搬进刚建成的江海关大楼401室,洋洋得意地用钻戒在窗玻璃上刻下了自己的名字。这个带有孩童心理的不经意间的举动却成为了洋人把持中国海关近百年历史的最为形象的见证。

  梅乐和是有理由志得意满的。当时的总税务司署就设在上海,而江海关又是首屈一指的大关。他现在的职位已经预示着离中枢很近,无论是第三任总税务司安格联,还是最后一任总税务司李度,都曾经在江海关担任要职。果不其然,一年后的梅乐和便如愿以偿地坐上了总税务司的宝座。

  1927年7月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伊始,即顺应时代潮流和民意,开展了一系列关税自主活动,并对海关行政进行了整顿和改革,设立了统辖全国海关关务行政的关务署。

\

南京国民政府海关旗

  为限制总税务司的权力,财政部明令宣布“海关将只应恪遵政府命令,掌管征税工作。”梅乐和正是在南京政府逐步加强海关控制权的背景下走马上任的。面对中国人民收回海关主权这一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梅乐和采取了顺势而为的应对策略,这是他的高明之处。因为梅乐和深知,外籍税务司洋关制度在经过长达70年的运行后,已逐步式微。他只有绝对服从政府命令,“所有海关行政无论巨细,悉秉承财政部及关务署命令办理,在事务上务使海关成为纯粹中国机关,一洗以前假外力以自重之积习”。唯其如此,他才有可能维护外籍税务司制度和英国在中国海关的优势地位。

  • 责任编辑:陈永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