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专栏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钟声里的海关记忆之三:活档案细说江海关的前尘往事

伴随着隆隆的炮声,江海关钟声长鸣!荡气回肠!在仓皇逃离的旧海关最后一任总税务司美国人李度的耳里,它不啻是外籍税务司洋关制度的丧钟!

  

中国海关最后一任总税务司李度(美籍)

本网专栏作者杨智友

  “当——当—当”,钟声在岁月里流淌,不动声色。似乎在转眼间,时针已指向1949423日。百万雄师过大江,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解放南京,将红旗插到了总统府上。5月25日凌晨4时30分,解放军的先头马队驰过了外白渡桥。江海关大楼挂出了巨幅标语“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大上海”,江海关的大钟楼上,升起了黄浦江畔第一面红旗。

  伴随着隆隆的炮声,江海关钟声长鸣!荡气回肠!在仓皇逃离的旧海关最后一任总税务司美国人李度的耳里,它不啻是外籍税务司洋关制度的丧钟!在上海人民和广大海关工作人员的拥护支持下,人民解放军军管会代表会同地下党组织接管了总税务司署和全国海关机构中最为庞大的江海关,失落90多年的国门钥匙,重新回到了中国人民手里。

  总税务司署跟着国民党政府一路南逃,最后,李度率领残余洋员在台北落脚。

  江海关从此易名——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海关。

  光阴荏苒,钟声荡漾。不觉又是半个世纪过去了。2003年9月,《 赫德与旧中国海关理论研讨会》在美丽的海滨城市厦门举行。这是海关史学界的一次盛会,笔者有幸与会并得以访见上个世纪30年代便就进入江海关工作的“老海关”、87岁高龄的姚寿山老先生。如果说江海关这座百年建筑经典是上海滩历史的凭证,那么年近9旬的姚老就是江海关的活档案!长期从事海关工作使姚先生对赫德非常熟悉,离休后,他更是把赫德作为一个课题来研究。姚先生告诉笔者,现在上海的常德路在解放前叫作赫德路,现在的警备区就是过去的海关总税务司署官邸。外滩汉口路海关大楼前还曾有过赫德的全身铜像,日本人占领上海后才拆掉。

  赫德死后,清政府追认他为太子太保,这是一个外国人在中国获得的最高荣誉。

  在和姚老的交谈中,我还惊喜地发现了一个秘密。原来,他就是江海关大钟楼上那面红旗的主人!在矍铄的姚老先生的娓娓叙述中,江海关地下党迎接解放、百年国耻一朝洗雪的那一幕穿越时空隧道,那么清晰地呈现在眼前:

  1949年初,全国解放的大局已不可逆转,上海江海关虽然仍在洋员的控制之下,但是,江海关的地下党已开始悄然行动,成立了迎接解放的接管小组和党团小组。姚寿山当时担任党团小组的副书记,在三四月份就准备做红旗了。姚老是1948年底办婚事的,索性把家里别人送的红喜帐献出来,几幅拼接起来用缝纫机匝了以后,做了一面大大的红旗。和那幅写着“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大上海”的标语一起拿到海务科的办公室里边放好。5月25号凌晨,外滩这一带都开始解放了,于是江海关的地下党员们就把红旗和标语都挂了出来。苏州河北面、外滩公园那边还有残存的国民党部队呢,看见这边挂条幅了,他们就从那边打枪过来。所幸大家没有受伤,终于还是挂好了!

  沉浸在回忆中的姚老说起江海关的往事如数家珍:那时政府懦弱,不能代表民意,但广大江海关华员职工要求关税自主、收回海关主权的斗争却从未间断过。

  对了,应该记住茅丽瑛啊,她仅比我年长6岁,但却不到30岁就英勇牺牲了!

  • 责任编辑:陈永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