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专栏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赫德治下洋海关:没有贪腐

从康熙24年(1685年)开放海禁起,海关就是清廷最著名的肥缺,名目繁多花样翻新的贪腐案件层出不穷,俨然是腐败的重灾区。为什么赫德一到任,就能“刷新关政”,杜绝舞弊,而常关却还是吃拿卡要,涛声依旧?赫德到底用了什么样的点金之术,化腐朽为神奇,将海关(常关后来也归洋人管理)打造成廉洁高效的样板,成为天朝出污泥而不染的一枝奇葩?

    

羊续悬鱼图

  本网专栏作者 杨智友

  李泰国也想住上和王爷一样的华美大屋。想法好是好,但王府不是什么人都能住的。他的僭越之举最终落得个卷铺盖回家,这就成全了赫德。住在北京的总税务司官邸——一座四合院里,也很惬意。

  其实赫德也可以像他那些外交官同胞一样,住在一幢舒适的英国式洋房里,但赫德不。他牢记自己的身份,作为一个中国政府的官员,他就应该住在中国政府提供的官邸里,所以只能是一所中国式房子。显然,赫德吸取了前任被免的深刻教训,时刻提醒自己是清政府的雇员,干不好,是会被解雇的。

  但这座四合院恐怕在全北京都独一无二,因为海关驻伦敦办事处主任金登干给赫德订购了一个洋玩意儿——抽水马桶。

  不知是否有意安排,四合院所在的勾阑胡同和恭亲王王府所在的柳荫街相距不远。所以,除了到总理衙门公干,王府也是赫德经常登门拜访的所在。每次离开,他都忘不了亲王眼神里的期许。无疑,对到处弥漫着腐朽气息的晚清政府来说,新型海关就像从外面世界吹来的一阵清风,令人心旷神怡。在亲王看来,那些贪腐成癖的“自己人”实在不靠谱,把海关交给“虽系外国人,尚属驯顺”的赫德打理,放心。

  更加忘不了的,还有那次人数不多、规格很高的饭局,就在那道热气腾腾的西湖醋鱼端上桌时,亲王意味深长地说起了一个典故。

  话说东汉南阳太守羊续,为官清廉,在拒腐方面很有一套。他把下属送给他的鲜鱼,高高地挂在大堂屋檐下风吹日晒。从此,风干之鱼便成为活生生的教材,瞪着苍白的死鱼眼,警示后人别再行贿进贡。

  这个“羊续悬鱼”的故事,赫德还是第一次听说,但他立刻就明白了亲王的深意。是啊,1700年了,有几个熟读典籍的帝国官员不知道这个出自《后汉书》的典故?但他们却依然前腐后继,身不由己地陷入了贪渎的怪圈。或许,这个“几无一处衙署干净” 的庞大帝国,就像未经处理的鲜鱼一样,早已糜烂腐败了。为报答亲王的知遇之恩,赫德曾不止一次许下诺言,要在林林总总的衙门中,保证“海关税司一枝独清”。现在,亲王借鱼说事,敲打自己,一定情非得已。要知道,海关税收可是亲王最后的依靠。国库羸弱如斯,没有他把好海关这扇大门,亲王哪来的银子,去致力于“同治中兴”的改革呢?

  到底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赫德的表现没有让亲王失望。不和别的衙门比,就拿海关自身来说, 由他管理的“洋关”(即“新关” )就是比清政府官员主管的“常关”(即“旧关”)要好太多!前者负责外轮货物的稽查征税,工作效率高,不论是“洋员”或“华员”,都能清廉自守;后者管理国内民船贸易,则懒散草率,贪腐连连。

  从康熙24年(1685年)开放海禁起,海关就是清廷最著名的肥缺,名目繁多花样翻新的贪腐案件层出不穷,俨然是腐败的重灾区。为什么赫德一到任,就能“刷新关政”,杜绝舞弊,而常关却还是吃拿卡要,涛声依旧?赫德到底用了什么样的点金之术,化腐朽为神奇,将海关(常关后来也归洋人管理)打造成廉洁高效的样板,成为天朝出污泥而不染的一枝奇葩?

  还是让那条鲜鱼来告诉你答案。同样是送鱼,看看在赫德铁腕治下的洋关,有着怎样的遭际。那是闽海关的一位外班关员,午夜交班后提着一条鲜鱼兴抖抖地回家,被查岗的外籍副监察长半路撞见。洋监察可没有羊太守那样的慢功夫,他立即询问鲜鱼的来历,最后查实,这条鱼来自报关人员的馈赠。便在逐级呈报后,根据规制将这个可怜人儿清理出海关,永不录用。

  赫德不会给予这个外班关员一丝同情,因为他已经给了他们太多。

  

  • 责任编辑:陈永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