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专栏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胡宗南身后事:愿葬大陈岛 却伴蒋宅旁

胡宗南站在山颠,默默看着大陆的方向无尽感慨,很长一段时间后,胡宗南才小小声的道:“要是我死了能葬在这里就好了。起码,这里能看到大陆。”

  二

  1950年初,叶霞翟自行带着胡宗南长子辗转海南岛,一路逃到台湾。胡宗南本人,则亲率残部转战西昌。他们陷于苦战,惶惶坚守着这个国民政府在大陆的最后据点。

  1950  年4月,胡宗南在千钧一发之际飞抵台北。熬过生死存亡的难关,但胡宗南大部份的部队都丧失在战场,他成了名符其实的光杆司令。他精疲力竭,没有多久就飞赴台湾东部的花莲海滨静养。

  胡宗南治军,一向强调与士卒苦在一起。他甩开部队搭飞机回台,内心痛苦不已。据他的长子胡为真回忆,胡宗南到了台湾之后,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反攻”大陆。

  离开祖国大陆的那一刻经常出现在胡宗南的梦里。1950年4月,在解放军离西昌只有一天路程的前一晚,蒋介石电令胡宗南转进海口,把部队交给其他将领,他将派空军来接胡宗南。飞机很小,只能载走少数人。那天晚上,胡宗南跟前来报告的参谋长罗列和秘书长赵龙文讲,“ 龙文兄,你是不应该留在此地的。早上就要走。这是我十年来的日记,请你带到台湾,有空整理一下。”秘书长赵龙文却道:“服从命令,是今天大义所在,此其一。共匪八路进兵,要活捉胡宗南,我们不能上当,此其二。反共不是一天完成,真正的斗争,要从今天开始,此其三。”桌子上五个玻璃杯,杯里面是酒精浓度颇高的白酒。参谋长罗列,一脸雍容,跟没那么回事儿一样。他看看赵龙文又看看胡宗南,便说,“到现在这个状况,你们该走了,我可以留下。”罗用低沉的语气,一句一句地说道:

  “当年汉高祖荥阳被围,假若没有纪信代死,以后的历史,可能全变了。我们牺牲了多少人,对于历史,没有丝毫影响,胡先生牺牲了,将来七万多的学生,三万多的干部,谁能号召起来,领导起来,再与共匪作殊死战呢?所以我筹思至再,决定我来做一个纪信!你快走,我代表你胡某在这里死。”

  胡宗南听了这个话,也流泪了。罗列拿出一只派克51型的钢笔,以及一两黄金交给赵文龙,说,你给我带回去,把这些钱带回去,另外还有几封遗书,一并交给我家人。

  如果罗列不说他为胡宗南守的话,胡宗南是不会离开他的部队的。但第二天飞机一离开地面,胡宗南就后悔了。身为军队的指挥官,守土有责,同时也要与部队生死与共。他离开后,胡宗南的部队陷在西昌,被解放军全数歼灭了。

  对袍泽情谊的亏欠,胡宗南终生痛苦。不仅是他,蒋介石丢下了数百万为国民政府拼死作战的地方军,自己到台湾,也是终生痛苦的。一场战役这么多人死掉了,为什么就他们活下来?不仅是战士,连逃到台湾来的胡宗南也有战场的创伤。作为战争幸存者,到台湾的国军将领或多或少都背负着一种罪恶感。我的袍泽都死了,被被俘了,为什么只有我活,只有我自由?胡宗南的自责很深很深,在他来台后的十年,经常被这种痛苦折磨。

  • 责任编辑:雨田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