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专栏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寻找戈登(下)

在赫德的一手撮合下,一场中西外交僵局冰雪消融。清廷为了安慰曾经“很受伤”的戈登,还仿照西方式样,给他定制了一枚硕大无比的纯金奖章。这令戈登倍感有面子,他终于“可以放心回去,投身于他如此热爱的军事行动。”

油画:戈登之死

  大公网专栏作家 杨智友                                       

  赫德的背影渐行渐远,直至消逝在江南的冬野。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个时辰,但这个年轻人“杰出的才能和极高的工作热情”,让李鸿章深以为许。难怪赫总税司能“博得恭亲王的欢心”,大清得其襄助,幸何如哉!其实李鸿章第一次遇见戈登时,也曾发出同样的感叹:“这个英国人戈登的到来,真是天赐。他的言谈举止比我所见过的西洋人强过百倍。”那次见面后不久,李鸿章亲自观战,常胜军的出色表现,更让他对戈登赞美有加:“看这个英国人战斗,真是疲惫的眼看见美景,沉重的心喜获甘露……如果有什么能和曾国藩的学识一样让我敬佩,那就是这个英国军官的指挥才能。”

  可惜好景不长,渐渐地,戈登心高气傲,脾气暴躁的毛病日益显露。李鸿章能忍也就忍了。没曾想这次杀了几个长毛贼,戈登的反应会如此强烈。看来也不像是作秀,否则怎会将赏他的一万两白银悉数退回?洋人实在是难以琢磨,他们口口声声标榜自己有着高尚情操,简直就是妇人之仁。

  的确,翻脸以后,双方都难以下台。戈登四处逡巡,又何尝不是为了排遣满腹郁闷?最令他耿耿于怀的,是杀降貌似早有预谋,他应该是被老谋深算的李抚台耍了。不速之客赫德的到来,让他既惊又喜。惊的是这个年纪相仿的同胞冒着生命危险和天寒地冻,一路寻来;喜的是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憋屈,终于有了倾诉的对象。

  前些时“苏州杀降”事件持续发酵时,赫德曾站出来为李鸿章开脱,并在苏州得到了印证。李鸿章坦承,在痛下杀手之前,他也曾“踌躇三昼夜,不能决”。李抚台并没有利用戈登,更没有耍弄戈登,他杀降纯属不得已而为之!戈登的苦水尚未倒完,赫德心中便已经有了底。就抓住这点巧妙说合,矛盾或许就能化解。事实上,维多利亚时代的道德准则同儒家认为君子以其公正善良行为见称的教导并非绝不相容。如果说中西文化观念的差异就像难以填充的沟壑,那么他赫德本人,不就是一座架设在上空的桥梁?

  一种天降大任的使命感驱使着年轻的总税务司,他尽可能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向戈登叙述他所知道的一切。

  原来,纳王郜云官等人献城后,李鸿章便着手向朝廷起草《克复苏州折》,决定宽恕降将及其部下,当时并无杀降之意。但在正式受降仪式之前,诸王却提出了让李抚台断断不能接受的两个要求。

  第一条:“坚求立二十营,占阊、胥、盘、齐四门”。 所谓“阊、胥、盘、齐四门”,实际上就是大半个苏州城。纳王要求有权管辖半个城市,并统率两万人马,只剩下东门一隅留给李鸿章。这个条件太苛刻,不要说李鸿章,就是清廷也绝无答应的可能!

  第二条:“奏保总兵、副将实职,指明何省何任。”清廷对降将的原则向来是先抚后察,对于事先许诺降将的优惠条件,李鸿章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他期望的是,诸王率众归顺后,通过奋勇作战立下功勋,再为其论功请赏。可诸王以为献城后即刻就能顶戴花翎,未免操之过急了。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