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专栏 > 正文

热闻

  • 图片

1960,当张学良再遇宿敌何应钦

蒋介石认为他对张学良已经很仁慈了。当初你张学良差点要了我的命不打紧,更重要的是你让元首的颜面尽失狼狈不堪,让许多尽忠的卫士丧命。这至少是杀人罪,有许多人恨不得要杀你。

  本网专栏作者:谭端

  与南京官邸相比,台北的蒋介石官邸建筑群实在太低调。而这座叫“蒋介石的私人教堂”的凯歌堂就坐落在台北官邸里面。每周日,蒋介石和笃信基督教的文武官员都要在这里碰面,一起聆听上帝的福音。1960 年,距离国府撤台已有10年的时间,国共对峙局面进入平稳的僵局,一个败下阵来的中原政权“反攻”大陆无望,反倒站稳脚根立足台湾,从惶惶不安中逐渐恢复过来。

  国共内战一败涂地,这群尝过权力滋味的革命家变成流亡者。流亡者们检讨起过去的30年,一致认定,所有的转折都在1936年的西安事变。是张学良坏了剿灭共产党的计划,给了“共党匪徒”喘息的机会,丧失了剿灭共产党有生力量的契机。张学良根本就是个千古罪人,把中国的命运抛向一个未知的方向。

  1960年,凯歌堂像往日一样,蒋介石的私人牧师周联华在这里布道,引导包括蒋介石在内的文武官员和家眷唱起圣歌。空灵的音乐,虔诚的歌声传出了教堂,传遍了整个官邸。即使这栋建筑不够阔气,但他们仍然神情肃穆、专注地歌颂福音。

  这天布道结束时,这群国府最重要的官员依例寒暄,握手道别。在饱经北伐、抗战、内战的岁月后,这种宗教仪式给了他们心灵无限的宁静。当众人们满怀喜乐地走向大门正要离开时,他们惊讶的看见了一位熟悉的面孔。

  这,岂不是张汉卿?

  这“千古罪人”怎么出来了?

  官员们像是见了什么幽灵一样,有惊讶的、有愤怒的、有不知如何反应的。但出于敏锐的直觉和官场上的经验,他们全都犹豫不动,四下张望。宋美龄在这关键的一瞬,迎了上去,神态自然地伸出手握紧张学良的手,一个基督徒对基督徒的赦免和关怀。张学良感激地握住宋美龄的手。他的眼神充满感激。他清楚的知道,若不是眼前的这位相识超过三十年的女人,他的处境会更加艰难。

  这一年,张学良,刚过六十岁,头已秃,身子发福。他不再是当年那位三十多岁的少壮派军人。他没有了东北军,没有了故乡的百姓,没有部属,没有钱,也没有自由。他已经被软禁了24年,将近四分之一个世纪,他的命,仍完全掌握在蒋介石手里。

  蒋介石可不这么想。蒋认为他对张学良已经很仁慈了。当初你张学良差点要了我的命不打紧,更重要的是你让元首的颜面尽失狼狈不堪,让许多尽忠的卫士丧命。这至少是杀人罪。有许多人恨不得要杀你。

  在与张学良道贺的人当中,有一位人物的意义非常特别。张学良一生漫长的幽禁岁月始自西安事变。1936年张学良在西安与杨虎城的十七路军、中共的红军结成军事同盟,发动兵谏逼蒋抗日。蒋介石被俘,南京国民政府掌握军权的何应钦,决定不与恐怖分子谈判,不顾蒋介石的性命安全,主张武力讨伐。当时何应钦可说是对张学良态度最强硬的一名国府要员,以致于弄得与蒋介石后来有些尴尬。

  • 责任编辑:雨田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