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专栏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张大千:抛妻弃子 半生流亡

张大千 资料图

  本网专栏作者:谭端

  1949年夏天,解放军已过江,远在西南的张大千感觉到蜀内政局诡谲多变,充满了不确定感。这个时候的张大千跟许多资本家、富人和右倾人士一样,来到台湾,他想亲自看看是否台湾是个可以长久居住的地方。这时的台北表面上安定,但肃杀气氛弥漫。国民党政权已在台湾展开清理中共和台共地下党行动,不少共产党地下党,左倾思想的学生、教授受到牵连被捕入狱,死于非命。

  解放军渡江后,日行千里,势如破竹,大军很快征服两广,直通巴蜀。速度快到张大千都来不及反应。

  张大千的家是成都的望族。但与其说是他的家庭背景使他反共,还不如说是他的生活哲学使然。张大千一生酷爱美酒美食,风流成性,喜欢名画,名花,奇木怪石,他挥金如土,一副名士作派。同时他也遵守中国道统,敬老尊贤,长幼有序,直到中年他见到长久不见的长辈还会行跪叩大礼。

  作为一个艺术家,他无法容忍骗自己,认为必须直视自身内外的宇宙世界。张大千最不能接受当时共产党一贯认为传统是旧社会文化的这种看法。他也看不惯共产党那种严明的纪律,为大我而牺牲小我的这种所谓爱国主张。张大千完全是一个“个人主义者”,他相信只有自己过得好,社会才能过得好,国家才能真的好。

  他并非不爱国,虽与日本往来密切,但因日本侵华,为民族尊严,他从不学日语,年轻时他到日本读书甚至都带着翻译上课。后来他更断下豪语,要在海外让中国水墨画扬名世界。他完全不能同意共产党那一套集体主义的思想,张大千终其一生都没改变自己的看法。

  1949年夏天他原本想先来台湾看看生活环境,回头再接上一家老小,举家迁台。但解放军挺进的速度超过了张大千的预期。他还没决定是否要留下来,老家成都的政局便已不保。

  张大千赶回家,接上老小,但万万没有想到,机位不够。

  老友张群只给他三个位子。于是张大千只带了四太太徐雯波,以及三岁的幼女张心沛。张心沛是他与二太太黄凝素所生。本来他没打算带小孩,也并未打算只带四太太走,他考虑到徐雯波只有二十多岁,阅历不足,一个人恐怕无法应付他未来在海外开拓疆土的场面。

  大太太曾庆蓉是名门之女,是一旧时代的家庭主妇,相夫教子,为张大千生了一个女儿。张大千在外闯荡多年,她都在家,主政一家大小事务。二太太黄凝素不像大太太一样是奉父母之命成婚,是张大千主动追求她的。黄凝素是个美人,云鬓花颜,柳腰细眉,年轻时为张大千生下许多子女。张大千在敦煌临摹古画时,黄凝素还陪伴着他,他们确确实实有过一段恩爱的岁月。三太太叫杨宛君,当年张大千在北平时,一时寂寞,到城南听戏,见到杨宛君弹唱大鼓,彩袖舞衫,立即给迷住了。杨宛君那双手凝脂玉肤,纤秾合度,张大千画仕女图就是看着三太太的手画的。张大千有一首诗写的正是三太太:

  飞琼阿姐妹双成,阿母瑶窗笑语频;

  欲向麻姑乞陵谷,妆台不共海扬尘。

  抗战胜利后,三太太身患重病,卧病在床;二太太黄凝素后来与张大千感情不合,寄情麻将;张大千手边现在有了徐雯波。有三个机位,怎么办? 带谁走? 如果不能全家走,大太太也不能走,她必要留下来坐镇。正犹豫不决时,二太太生的女儿张心沛缠着要跟爸爸走,情急之下张大千便让徐雯波抱了心沛上车赶赴机场。徐雯波自己亲生的一女一子却留在了老家没有跟出来。

  • 责任编辑:雨田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