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专栏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万年清:大清国产第一舰

在与“常捷军”的接触中,给左宗棠留下最为深刻印象的,非轮船莫属。如果说以前对于“泰西火轮兵船”之先进,他还是道听途说,那么在攻打杭州时,他对“常捷军”的坚船利炮却是亲眼目睹。

  福州船政局 

  沈葆桢向清廷奏报时附呈的“万年清”舆图,现藏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本网专栏作者:杨智友

  1864年8 月28 日,太平军终于扛不住清军的轮番攻击,被迫弃湖州城而去。在这场天京沦陷后规模最大的战役中,“常捷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也赢得了“非凡的声誉”。与先后饮弹毙命的两任统领相比,副统领日意格无疑是幸运的,至少在浙江战场归于沉寂时,他还毫发无伤。而宁波道台张景渠也没有忘记日意格,不仅夸他是“拯救宁波及其周围地区的功臣之一”,还向朝廷大力举荐。

  据日意格先生自己记载,“上报到北京后,皇帝便奖给我二等功牌和无数的礼品”,尽管这已经是了不起的荣誉,但与那件令人艳羡的黄马褂,还有一段很远的距离。

  伴随着领赏好消息的,还有从杭州传来的坏消息。借第三任法籍统领德克碑先生动身前往法国之机,中方官员将“常捷军”削减了1000 人。“兵营中谣言四起”。直到9月9日,日意格得到更狠的消息,他将被迫回到宁波海关述职,部队也“将于后天开往杭州,并就地予以遣散”。作为一个中国通,日意格当然明白“鸟兽尽良弓藏”的硬道理,他现在所能做的,只是“希望遣散事宜能以一种更为体面的方式,在更为优惠的条件下进行”。

  因此,当这只即将作鸟兽散的部队扛着军旗开进杭州城时,悲怆让他们的头儿日意格先生成为了一个诗人,面对“满城已被夷为平地,居民俱遭杀戮”的惨状,他写道:“白色的墙壁凄然朝天而立,仿佛要讨回已失去的屋顶”。这样的诗句,又何尝不是他此刻心情的真实写照?

  实际上,日意格有所不知,上帝在关闭一扇窗的同时,往往会打开一扇门。他的这次杭州之行,正是他在中国开启新的辉煌事业的肇始。而这一切,还要从闽浙总督左宗棠的海军梦说起。

  • 责任编辑:雨田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