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专栏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出洋“猪仔”回乡记

林则徐奏称总理衙门:“十余年前(即1820年)连值荒年,出洋者数以千计。当其在船之时,皆以木盆盛饭,呼此等搭船者一同就食。其呼声与内地呼猪相似,故人目此船为买猪仔。”

  清末满载华工的“猪仔船”

  

  陈兰彬(1816-1895)

   本网专栏作者 杨智友

  莫应已是了无生趣。饱受苛残的他,“自思忍苦而生,不如赴海而死”。只是,他没有想到,他的这一跳不仅没死成,还让一桩悲惨事件浮出海面,迅速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那是1872年,“六月望后,有帆船名马厘亚老士飞由澳门而来,因风寄泊横滨。初云装货往金山,而人未之察也,不知实为贩卖人口,将以去卑鲁国者。船中备载猪仔客二百三十余人”。

  卑鲁国就是今天的秘鲁。这艘从澳门驶来的“马厘亚老士”号商船(Marialuz. 又称“玛丽•罗兹”号,笔者注)为什么要把这两百多名乘客贩卖到秘鲁?这些被拐的乘客何许人也?他们为什么要被称为“猪仔”呢?

  原来,他们都是被贩卖出洋的“华工”。这种臭名昭著的交易,早在鸦片战争之前便已开始。道光十九年(1839),林则徐奏称总理衙门:“十余年前(即1820年)连值荒年,出洋者数以千计。当其在船之时,皆以木盆盛饭,呼此等搭船者一同就食。其呼声与内地呼猪相似,故人目此船为买猪仔。” 鸦片战争后,贩卖活动更加猖獗。大量华工被贩卖到南北美洲、南洋、大洋洲与太平洋诸岛、非洲等地做苦力。清廷外务部嘉庆至同治年代档案中,有一份来自澳门的报告,详细说明了拐卖“猪仔”出洋情形。

  秘鲁、古巴等洋人一到中国招工,即与猪仔头订立合同,指定每只船装多少名,限期开船,要求如数收足。因此猪仔头从订合同起,就开始千方百计四处找人,坑蒙拐骗,说出洋做工除供给衣食外,还有工资,期满后还有船送回国。乡民谋生艰难,天性单纯,往往信以为真。及至被骗到澳门等地后便被关进猪仔馆失去自由,不愿出洋者,就被严刑拷打,只能勉强顺从。到了1870年前后,澳门已发展到拥有300个猪仔馆的空前盛况。

  莫应之所以成为“猪仔”,就是因为“在澳门遇友荐作水手,开行之后既遭禁锢”的。“马厘亚老士”号的目的地,是秘鲁鸟粪岛,那里亟需大量的廉价劳力。船主对待莫应们“惨酷异常,居心甚于豺狼,待人过于牛马。饥不与饱食,渴不得多饮,又用横铁锁人之足,每贯四人,共为一排,使坐不能安,寝不能寐,遇有呼号,即剪其辫发”。莫应落到这步田地,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叫天天莫应了。

  与其在“浮动地狱”熬煎,最终成为“海岛死鬼”,不如现在就一了百了。商船临时停靠日本横滨港避风时,莫应乘人不备,“星夜投于江中。适当其时,有英国兵船名埃仁雕者(英舰Iron Duke 的译音,笔者注),相踰不远,见其浮沉逐浪扑水,救而出之,送交日本官宪”。不几日,又有“猪仔”效仿莫应,终于事发。英国驻日本临时代理公使“洞悉被拐情状。次日亲往该船查看,果见羁囚垒垒,不觉肺腑恻然,立委英国领事,报知日本官宪,协同提其船主到案”。

  • 责任编辑:雨田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