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专栏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马嘉理事件(中)

彼时,正是日不落帝国的光辉岁月,东西两线作战还真不是难事。清政府又没有在外设立使馆,对欧陆事务茫然无知。于是就真的被赫德的虚张声势给吓住了。

威妥玛

  大公网专栏作者 杨智友

  外交官享有的一系列豁免权中,“人身不受侵犯”赫然排在第一。马嘉理作为资深外交官员,又持有特别护照“奉文来滇”,却“遭此奇祸”丢了卿卿性命。不查明真相严惩凶手,马副领事死不瞑目。

  可以肯定的是,清政府查案也是有模有样的。在钦差大臣湖广总督李翰章的坐镇指挥下,除拘押腾越厅参将李珍国、同知吴启亮等地方官,清兵还大举进剿户宋河畔的芒允等景颇山寨,先后打死8人,捕获而通凹等17名“凶嫌”。经过8次会审,留下3万字口供,案情调查取得了实质性进展。

  “伏查外国人私自进关,至十人以外不行查报者,例有明条。该翻译前奉文由滇赴缅,已保护出境,平安无事。及反[返]滇时既带有什物、马匹、土兵,即应先为知会,以便会营,妥为迎护。乃马翻译于由缅来腾,并无只字先行知会,竟自冒险遇害,实属防范不及之事。现已赃贼齐获,听候传讯。再,马翻译被戕后,据而通凹等供称,并未将头割下。卑职密行查访,亦无悬首城上之事,更未将首级寄至厅城”。

  按照国际法准则,一个外国人由于自己的冒险行为而置于危险之地时,所在国不负责任。况且脑袋挂在城门洞的恐怖传言纯属造谣,马嘉理先生应该还是全尸。理虽如此,清廷还是从维护对英外交的稳定大局出发,进行了还算是严厉的问责。1875年12月9日,《京报》发表皇上谕旨,因马嘉理被杀害,云南蛮允军政官员均遭到撤职查办的处分。

  转眼就到了1876年的春节,“2月4日,恭亲王接受外交使团新年拜会,帝国的约四十位红顶戴,三十位最高级官员在场。下星期所有这些达官显贵将分别拜访每个使馆。”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威妥玛有关“优待外国公使”等诉求似乎也满足了。

  或许总理衙门的大员们觉得除了上述种种,再赔上点儿银子,“滇案” 也就可以办结了。很显然,他们低估了英国驻华公使的胃口。威妥玛与其说关注此案,倒不如说是关注这个事件能给英国带来多少利益。因此,当他发现赫德所拟有关货税方案并不能满足他的欲望时,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清政府没能兑现在1875年秋天所作的承诺。如此,威妥玛便更有理由,将一腔不满发泄在清廷对“滇案”的处理上。

  6月,威妥玛当面向恭亲王提出,立即将云南巡抚岑毓英提京审讯,如不答应这一要求,就要断交、开战!“惯使性子且喜欢四处漫游的英国全权公使”一声招呼不打,便中断谈判,离京去了上海。在那里,他可以凭借邮传方式经大清国内唯一敷设的海底电缆收发电报,与他的顶头上司——英国外交部随时请示汇报。而北京要到十年以后才开通此项电报业务。

  以赫德在华二十余年对中国人的了解,这样的要求他们绝无答应的可能。在给心腹干将金登干的信中,他写道:

  “他(威妥玛)所能提出的要求之中,没有比这一条更使中国政府深恶痛绝的了。为什么?因为任何别的要求都不会像这一条那样,迫使政府在全国人民面前出面说,洋人是应受尊敬的人,也没有别的要求像这一条那样,更不易隐藏和暗中解决了!作为一个英国人,我想威妥玛不可能想出更好的要求,并且我愿意让他坚持这一要求,但作为海关总税务司,我知道中国宁愿干别的什么,朝廷宁愿垮台,也不愿不战而同意这一要求——而在战胜之后,岑和所有其他人则宁肯自杀,也不愿被带到北京去讨好洋人的。”


前文回顾:马嘉理事件(上)

更多文章:杨智友专栏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