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专栏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马嘉理事件(下)

这一极大商业利益的取得,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赫德的智谋、冷静的判断和对形势的充分了解。赫德还有什么理由不志得意满:“经此事件后,海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大,我认为在今后的二十年之内,绝无翻船的可能!

东海关芝罘岛分卡外景



《烟台条约》

  大公网专栏作者 杨智友

  1876年8月,烟台。不知是否成算在胸,赫德“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愉快”。这种好心情,不加掩饰地流露在他给金登干去函的字里行间:“由于我的建议,伟大的李已被派来这里‘全权’对付威妥玛,我们将尽全力在这里解决问题。当前主要问题是先了结滇案,然后我们将尽力在这里商妥诸事。”

  烟台地处渤海海峡南岸,与芝罘岛遥相呼应,形成天然港湾,是扼守京津门户的所在。赫德为什么要将谈判地点选在烟台,仅仅是因为避暑需要吗?确实,烟台气候凉爽,可避开北京的炎热酷夏。但赫德中意于此,还有另外两个重要原因,一是“烟台非南洋所属,是李中堂北洋辖境”;二是列强军舰在烟台海面游弋,可随时武力恫吓中方谈判代表。

  赫德两边的人情都“照顾”到了。

  一年又半,两度清明。马嘉理的三尺坟头都已长满野草,“滇案”早已到了该了结的时候。

  李鸿章作为特命钦差,率领他浩浩荡荡的团队,分乘丰顺号和镇海号轮船,与赫德前后脚抵达烟台。出人预料的是,就在北洋大臣到达其辖境的第二天,不少天津的士绅也接踵而来,他们向随威妥玛前来的梅尔士提出严正交涉,宣称天津商民决不答应英国人将李鸿章扣为人质,并将一封正式的“抗议信”递交给他。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中英双方的这次正式谈判始于战争阴云的笼罩,谈判地点一经确定后,英国即派“飞游舰队”进驻大连,英、德、法、美四国军舰齐集烟台港内,大有黑云压城之势。因此,李鸿章前去谈判,不啻于赴鸿门宴,就算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但也有成为“人质” 的可能。这一下,天津人不乐意了。生怕李鸿章出意外的天津士绅在城内贴出告白(倡议信),号召大伙前往直隶总督府。连着两天,千余商民前往面见李鸿章,要求他拒往烟台。见李鸿章婉言谢绝,天津各书院举、贡、生、童及商民2000余人便排着长队,头顶禀书,在总督衙门口集体请愿。

  李鸿章是奉旨前往,没有退路,有感天津父老的拳拳关爱之情,即派天津地方官员出面解释,告诉他们谈判的道理。哪晓得天津士绅竟不为所动,放出狠话,如果李大人一定要去烟台与英国人谈判,就让李大人的车辆从他们的身上轧过去好了,再不然就去找在天津的那些洋人闹事。李鸿章迫不得已,只好答应先缓一缓。

  天津士绅担心李鸿章成为阶下囚,不是没有道理。第二次鸦片战争时,两广总督叶名琛正是被英人掳到印度加尔各答,不食异乡粟米绝食而亡的。李鸿章去谈判,确实存在一定风险,但不去或是换帅去的话,风险就转移到清廷这边来了。一旦战争爆发,列强借机一起出兵,那时再谈判议和,将极为被动。士绅里的明白人想通了这一点,再加上李大人是皇帝钦命前往,便不再阻挠。离开天津前,李鸿章严令天津各级官员严加防范,防止天津商民做出不利于洋人的举动,有碍大局。

  百密总有一疏,还是有一部分铁杆拥趸作为天津士绅代表,组团包船,紧追李大人到了烟台,于是便发生了上文所叙述的那一幕。梅尔士在接到抗议信后,表示将把他们的诉求转告威妥玛。眼见这些代表丝毫没有离开之意,赫德担心他们或有干扰谈判之虞,赶紧命东海关税务司德璀琳前来充当救火队员,抚慰他们说李鸿章是在烟台决定和平或战争的问题,只有他留在这里才能取得和平。最后,代表们在德璀琳的劝说下,被天津知府领回了天津。


前文回顾:

马嘉理事件(中)

马嘉理事件(上)

更多文章:

杨智友专栏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