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专栏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郭嵩焘:得遇于洋人 见辱于父老

“马嘉理事件”后,在赫德极力推荐下,清廷任命郭嵩焘为出使英国大臣。但在郭的家乡湖南,却被湖南人看成是奇耻大辱。最终在两宫太后的安抚下,郭嵩焘感激涕零,准备远涉重洋去卖老命。

  事件发生是在1875年的2月,这年正月初九,因日本兴师进犯台湾,清廷需要重新启用懂洋务和军事的人才,诏命郭嵩焘进京陛见。慈安、慈禧两宫召见时,除详询郭履历外,还再三温语慰藉他旅途劳顿及健康情况。候见间隙,恭亲王请他至军机处小憩,“谈话中一再顾谓在坐诸军机,推许曰:‘此人洋务实是精透。’”各种恩宠、亲切和推许,让57岁的郭嵩焘受宠若惊。

  蒙召后,郭嵩焘出任福建按察使,慨然命笔,将他办洋务的主张和观点写成《条陈海防事宜》上奏。认为将西方强盛归结于船坚炮利是非常错误的,中国如果单纯学习西方兵学“末技”,“如是以求自强,恐适足以自敝”。只有学习西方的政治和经济,“先通商贾之气,以立循用西方之基”,即发展中国的工商业才是出路。郭嵩焘一奏成名,声震朝野,也让极力辅弼恭亲王办洋务的赫德甚为称许,认定郭是当朝少有的较快且深刻接受西方观念的人物,引为知己。

  恰在此时,云南发生“马嘉理事件”,英国籍此要挟中国,要求清廷派遣大员亲往英国道歉。在赫德的极力推荐下,清政府也认为郭嵩焘乃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便将此赴英“通好谢罪”的特殊使命,交给了正欲迎来第二春的嵩焘先生。不久,朝廷正式任命候补侍郎郭嵩焘,候补道许钤身充出使英国大臣。兜兜转转十年,赫德一直以来孜孜以求的派驻对外使节,就这样不按常规方式出牌,在此非常情势下修成了正果。喜悦之余,他致电海关驻伦敦办事处主任金登干:“前广东巡抚郭嵩焘和直隶候补藩台(应为道台)、工部尚书(应为吏部尚书)之子许钤身,被任命为公使馆驻英(应为驻英公使馆)正副公使,请公告”。

  虽说郭嵩焘从未走出过国门,但是借助于担任过广东巡抚的经历和对西洋事务的经意考察,他对西方列强的见解,不但比保守派,而且比洋务派领袖们也高出了一头。因此,他接到出使任命,还是有些跃跃欲试的。但是,他万万没有料到,消息一经传出,首先是家乡人民不答应了。素以“霸蛮”之气著称的湖南人,把郭嵩焘的接受“出使番邦”,看成湖南人共同的奇耻大辱。时值湖南乡试诸生正要考试,于是集会,商议捣毁郭嵩焘住宅。当时就在长沙城内玉泉山上,贴出一首讽骂郭嵩焘的对联:“出乎其类,拔乎其萃,不容于尧舜之世;未能事人,焉能事鬼,何必去父母之邦!”

  嵩焘先生越思越悲愤,越想越委屈,干脆抱病请假,进而要求回籍养疴,不愿代表政府出使英国了。1876 年5 月12 日,不太了解实情的赫德还以为问题处在许副使身上,他在给金登干的信中这样写道:“驻英公使郭不想和许那样的人同行,也推说有病,并恳请退休。郭是个有学问、有能力、性情温和和头脑清醒的人。他打算缩手不干,是对政府政策的有力抨击。许是个饭桶,不应衔命出洋。”

  妇人当政,自有其细腻之处。还是慈禧了解郭臣子其实是有心病。于是,宫中送来绿头签,再次召见郭嵩焘。这回召见,慈禧先问了一些李鸿章在烟台与威妥玛就“滇案”谈判的情况,随即询问他的病情。郭嵩焘答:“臣本多病,今年近六十,头昏心忡,……及见滇案反覆多端,臣亦病势日深。”慈禧温言:“此时万不可辞,国家艰难,须是一力任之。我原知汝平昔公忠体国,此事实亦无人任得。汝须为国家任此艰苦”,进而安慰:“旁人说汝闲话,你不要管他。他们局外人,随便瞎说,全不顾事理。……你只一味替国家办事,不要顾别人闲说,横直皇上总知道你的心事”。在谈话中慈安太后亦曾多次插言曰:“这艰苦须是你任。”平日慈安太后不甚发言,此次却发言多次,可见最高中枢在使英一事上对郭嵩焘的倚重。然而这些对郭所做的思想政治工作只代表她们赞同他的“和平外交”和处理“洋务”的能力,并不赞成更谈不上接受他的学习西方,改革政教、救亡图强的思想。

  不管怎样,“皇”恩浩荡之下,原本备受攻讦的郭嵩焘不再心灰意冷,原来准备好辞命退隐的一套说词,一句也说不出来,转而感激涕零,赶紧着去筹组使团班底,准备远涉重洋去卖老命了。

  • 责任编辑:胡难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