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专栏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郭嵩焘使英:赫德从担忧到乐观

郭嵩焘出使英国,一切都在照着赫德的构想,全都在“进行中”了。虽说郭嵩焘并不是那么好控制,摆平马格里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凡事总得慢慢来。

  本网专栏作者:杨智友

  1876年12月,郭嵩焘一行从上海虹口冒雨登上邮船,踏上了使英征途。通常,这段航程需要50天左右。

  郭嵩焘倒不用担心这漫长颠簸的“苦旅”,自有众多的仆役,将他伺候得妥妥帖帖,他也不会像一般的清朝士大夫,将出洋办理夷务视为“畏途”。但是, 作为大清国派出的第一位常驻西方国家的使节,郭公使却感受不到丝毫的荣耀。行前,英国公使的横蛮、朝廷上下的愚昧、乡里乡亲的毁谤,已经让他心力交瘁,最最令他寒心的,是一干友人皆不理解甚至辱弄他的使命。有说“郭侍郎文章学问,世之凤麟。此次出使,真为可惜”,或曰,郭嵩焘的出使将“无所施为”、“徒重辱国而已”。

  对洋人而言,颟顸的古老帝国终于向“文明的西方世界”派出使节,这可是他们看清朝官员“出洋相”的大好机会。早在中英《天津条约》缔结时,伦敦《每日电讯》便嘲弄“条约中最精彩的一点”,即“英国公使将常驻北京,而有一位满清大官将驻在伦敦,也许他还会邀请英国女王参加在阿尔伯特门举办的舞会呢”。

  内外不看好,里外不是人。尤其是那副对仗工整、刻毒至极的对联,如影随形,成为他挥之不去的梦魇。于是在这清冷的冬雨下,郭嵩焘此番出洋,倒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味道。

  不过,自有人对这趟破冰之旅格外关注。早在郭公使出发前半个月,赫德就给金登干去信:“驻英使臣郭大人,偕副使刘大人,两名使馆秘书,……四名随员,四名译员,两名医生,六名军人,……还有他的夫人……和三名女仆,以及约四十人左右的使团男仆,上星期由此启程。他可能由上海乘12 月8日的邮船出发,将近元月底抵达伦敦”。

  这可是一个将近70人之众的大团组,“假如他(郭嵩焘)和他的随行人员去住饭店,开支将是十分惊人的,而他又非如此不可,除非你能为他找到住房暂住一两个月,到他找到合适的馆址永久住下为止。”

  赫德不愧是海关的大当家,他不能不精打细算,因为大清驻英使馆的一应开销,悉由总税务司知照江海关照付。

  如果认为只是心疼海关官银才予以关注,那也太小看赫德了。事实上,对于郭嵩焘作为驻英公使常驻伦敦,总税务司在为多年来的夙愿终于达成而感到由衷喜悦的同时,也有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难言之隐呢!

  • 责任编辑:胡难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