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专题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小岗村“十八户”摁满手印的秘密协议

  30年前,这里的18位农民冒着坐牢的危险摁下手印,分田到户,掀开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30年后——

  从安徽省凤阳县城往东,过临淮关,东南行至小溪河镇,小岗村很快出现在眼前。

  30年前,18位勇敢的贫苦农民正是在这里摁下鲜红的手印,掀开了中国农村历史崭新的一页,中国千百万个乡村从此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30年后的今天,小岗人再次来到一个艰难抉择的十字路口。合地、走集体之路,重新摆在他们的面前。

  30年一个婴孩已经成年,30年一个大国完全崛起。30年来,一切都在变化,唯一永恒的或许只有改革本身。

  小岗村处处是工地

  2008年3月13日中午,50多岁的杨明吉走在小岗村中心地带的“友谊大道”上。见到熟人,杨明吉递上一支香烟,闲谈了几句。

  此时,全长700米的友谊大道上四处堆积着成垛的红砖、成堆的沙子和建筑石子。友谊大道南北两边,好多家庭正在将老屋拆除,修建新房,有的二层小楼已经初具雏形。

  洋溢在春风当中的小岗村俨然成了一处大工地。“一百来户人家差不多有五六十户都在翻修或新建楼房”,小岗村村民委员会主任关友江告诉记者。

  今年60周岁的关友江年轻时讨过饭,是当年摁下红手印的“十八户”之一。如今,他不仅是小岗村村民委员会主任,同时也是小岗村大包干纪念馆的副董事长。

  杨明吉的家在友谊大道的南侧,那是一层楼的平房,“上面再垛一层,就成了两层小楼。”

  这项工程大约花费三四万元钱,杨明吉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情,不过一下子拿出三四万元绝非易事,“去年儿子才结婚,年底又添了一个孙子,花了好几万块钱。”

  单干是搞到头了

  今年60岁的严宏昌永远忘不了30年前的那个冬天。“那时候,想找18个人一起开会非常难。就像搞地下工作,只能单线联系。”“譬如说,我和你关系好,我就偷偷地动员你。你然后偷偷地动员和你关系好的人,无论如何不能将我暴露。”

  就这样,1978年12月,“十八户”的当家人聚集在村民严立华家,摁下了生死手印,分田到户。在摁满手印的“秘密协议”上,歪歪扭扭地写着一行字:万一走漏风声,队干部为此蹲班房,全队社员共同负责把他们的小孩抚养到18周岁。

  1979年,作为带头人之一的严宏昌突然处在了风口浪尖。“一开始就给我定了性。说我拉社会主义的倒车,挖社会主义的墙脚,走资本主义道路,是标准的现行反革命。”

  严宏昌不服气:“我交售了粮食,对国家有贡献,就是光荣的。难道年年吃回销粮反而光荣?”

  大包干的第一年,小岗村大获丰收,严宏昌交售的粮食“差不多完成了二三十年的任务”。

  • 责任编辑:雨田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