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专题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马胜利:企业承包第一人

  3.下坡与上坡一样快

  “中国马胜利造纸集团”成立的日子是1988年1月19日。“而马胜利在成立集团公司的鞭炮声中就注定了他要失败了。”高梦龄直言不讳。

  这一天,时任石家庄市长王葆华出席集团成立大会,但是之前他批了马胜利一顿。“集团成立的前天,马胜利来找我,邀请我去参加。这么大的事情之前他连个招呼都不打,没有给市里汇报,这家伙等于逼着我们干嘛。”王葆华回忆。

  山东菏泽的造纸厂是马胜利第一个跨省承包企业,开始效益还不错。接着马胜利转战贵州、云南、浙江“旋风般”地承包当地造纸厂。“因为承包工厂就要派出干部。到最后,原来石家庄造纸厂的班组长都派到其它造纸厂当厂长、总经理去了。”从1989年下半年,很多隐藏的问题暴露出来,马胜利的日子开始不好过了。

  1990年石家庄造纸厂亏损300多万元,马胜利危如累卵;1991年5月,马胜利造纸企业集团解散。1994年,挂在石家庄造纸厂门口那块“厂长马胜利”的铜字招牌被勒令拆除。1995年,当时56岁的马胜利被免职退休,在上报材料中他的年龄是65岁,这一笔误被解释成“写错了”。1995年石家庄造纸厂资不抵债申请破产;1997年,破产企业石家庄造纸厂被朝阳企业集团公司接收。

  马胜利的下坡速度和上坡速度几乎一样快。

  4.“马承包”被“承包”

  马胜利退休后躲在家里,三个月没有下楼。此后,他在石家庄火车站北边的清真街上开过“马胜利包子铺”,生意还不错。他的一位旧部与几十名下岗职工搭起了一个造纸厂,让马胜利承包。马胜利给公司的产品起了两个很古怪的名字:援旺和六月雪。但是这家企业几年后便渐渐消失了。

  2004年,杭州,10位年过半百的老人“西湖论剑”,他们都是中国首届优秀企业家。

  此时,马胜利已经沉寂了10年,已经成为一名普通的市民。巨大的落差让他“泪洒西湖”。

  依然驰骋沙场的“双星”集团总裁汪海仍然说:“80年代马胜利是我们的代表。”

  聚会之后,汪海“承包”了马胜利,在社会上又掀起一片涟漪。62岁的马胜利穿上了西装扎好了领带说,“5年以后成为亿万富翁”。

  然而,这次“承包”很快便悄无声息了,原因至今仍然是一个谜。“双星”集团外宣处处长郭琳对本报记者说:“当时我们给马老安排了房子和车,让他把老伴也接过来。但是他在这里呆了几个月就走了。毕竟,他离开市场已经10年了。”

  今天的马胜利谈起那段历史时已经很低调了:“刚开始(汪海)说办一个厂子来,如果办我就想给他帮帮忙,后来也没搞起来。那是国有企业,什么事情也都不是汪海一个人说了算。”“后来也有朋友让我进他们的厂子帮忙,一个月给几千元钱,我觉得跟个讨饭的似的,也就不去了。”马胜利说。

  “太多的荣誉,好强的性格,成了后来他发展的障碍。”高梦龄说。颇具意味的是,前往石家庄采访马胜利前,身在济南的高梦龄写下两个毛笔字托记者送给马胜利,展开一看是:“唯真”。

  • 责任编辑:雨田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