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专题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马胜利:企业承包第一人

  对话马胜利

  “改革不是想怎样就怎样” “我们是奉献的一代”

  记者(以下简称记):一进门,我们就看到客厅里摆满了荣誉证书及奖杯。今年是改革开放30年,作为中国企业承包第一人,“改革先锋”您是当之无愧的,您能不能说说当初搞“承包”时的情况?

  马胜利(以下简称马):唉,都过去的事情了。改革开放20年的时候,我60岁,还想站出来说说,现在都70岁了,也不想说了。我们是奉献的一代,也是牺牲的一代,这也是我们那一代人的特色。

  记:听说当时您被免职时,连个正式文件都没有?

  马:嗯,口头免的。年龄大了,提这个觉得伤心。2004年西湖聚会,汪海(双星集团总裁)请我,好多记者也写了,泪洒西湖。当时也是有怨气,话都说不下去。后来我卖卫生纸不是卖“援旺(谐“冤枉”)”牌卫生纸嘛,但是过去就过去了,也不愿提了。

  “改革总会触动利益”

  记:现在企业集团林立了,而您是我国第一个搞“集团”的带头人。有人认为,正是您铺的摊子太大而陷入危机中,您怎么看?

  马:那个时代打一个长途电话都很难,现在出国跟跨省市似的,那个时代呢,交通、通讯包括我们的管理体制、地方保护主义等,那都没办法,你太超前有时候也不行,对吧?

  记:那您认为失败的主客观原因是什么?

  马:我在那本书上(《风雨马胜利》)不是总结了“十大失误”嘛。第一条就是头脑发热盲目扩张,当时只想着承包潜力很大,前景很好,那时候让我停下来,不发展,是不可想象的;还有就是做了一千多场报告,牵扯了我很大的精力;再就是缺乏创新,总相信过去的经验可以解决未来的问题,太骄傲自满了。

  记:您认为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马:最主要的?我觉得,改革,不是自己想怎么着就怎么着,要不怎么叫改革?改革必定要触动一些人的利益,那么这些人就肯定不会让你好过,总会想方设法维护自己的利益,当初很多人就到领导那里去告我“9大罪状”,上级来了9个调查组,查来查去,咱老马无论在经济上还是生活方面,都是清清白白的。我个人不善于协调,更不会和上司搞好关系,这是致命的弱点。

  齐鲁晚报实习记者刘颖超、马姗姗、刘晓薇对本文亦有贡献。本文部分资料来自《风雨马胜利》(马胜利、高梦龄著),《激荡三十年》(吴晓波著)。

  • 责任编辑:雨田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