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专题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港媒:红二代反思文革言行 宋彬彬向受伤害师生道歉

\
右红卫兵代表即为宋要武(宋彬彬)

  香港商报讯 昨日,宋彬彬在北京师大女附中向文革中受到伤害的老师和同学郑重道歉。这是继陈小鲁道歉后的又一起重要的忏悔事件。宋彬彬是文革学生领袖的“符号”之一,她的道歉具有指标意义。据介绍,宋现场很动情,数度落泪。据悉,宋彬彬是文革期间着名红卫兵,曾因一张给毛泽东带红袖箍的照片(左图)闻名全国。文革后赴美拿到地球化学博士,现在美国生活

  第二个红二代道歉

  宋任穷之女宋彬彬(后来改名宋要武),昨日回国道歉了,这是继陈小鲁之后的第二个红二代道歉。当天,在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东一楼会议室,一群白髮苍苍的老人聚在了一起,他们是当年北师大女附中的老师、学生以及部分老师的后人。1966年8月5日,北师大女附中发生了一件大事,时任女附中副校长的卞仲耘被学生打死,卞老师也成为了文革中第一个暴力致死的教育工作者。48年后,当年的学生聚在一起,在安放着卞仲耘老师塑像的会议室里,对自己的老师、同学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网友叶恭默认为,宋的道歉对其他文革余孽也许有感化作用,但如果不从根子上反思文革,社会效应也有限。这社会不缺感动,太缺肃穆地面对灾难。

  不得超越国家宪法

  当天的道歉会上,塬北师大女附中1966届/高三3班的学生刘进反思道,文革和歷次运动不同之处是首先发动学生,我们中学生是被利用来开路的。卞校长死于校园里的暴力,而少数施暴学生基本上是干部子弟。阶级斗争教育强化了血统论和等级观念,将学生无形地分成三六九等,造成了学生的分化,埋下了仇恨的种子。文革悲剧是政策和运动高于宪法的悲剧。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任何个人或团体都不得超越,生命才有保障,人民才有安康,国家才有安定。

  曾在文革暴殴校长

  宋彬彬曾在文革中暴殴卞校长,1966年8月5日卞仲耘被打死不久,毛泽东8月18日接见红卫兵,宋彬彬在天安门城楼上为毛戴上绣着“红卫兵”三字的袖章,毛得知她叫宋彬彬,而且是文质彬彬的“彬”后,说道:“要武嘛。”

  随后《光明日报》、《人民日报》刊登《我给毛主席戴上红袖章》,署名“宋要武(宋彬彬)”。文章称毛为她取了个有伟大意义的名字,“毛主席给我们指明了方向,我们起来造反了,我们要武了!”之后“宋要武”成为文革暴力的符号,加剧全国暴力“破四旧”运动。

  宋彬彬事后忆称,该文非她所写,并表示自己没有打人、抄家等。但近年愈来愈多人要求清算宋彬彬等文革红卫兵头目,也有人认为宋对校内红卫兵的作为应负一定责任,起码必须公开忏悔。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