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令彬:美财政悬崖揭政争序幕

2013-01-08 15:58  来源:大公报
  美国国会终通过「财政悬崖」法案,市场认为至少可暂解问题,因而亢奋了一阵。但笔者早已指出「悬崖」问题不可解(本栏2012年11月19日),从这次争议的过程及论点中,更反映了美国政经前景的可悲。

  两党的谈判十分艰辛,但一如所料到最后关头终有协议,故引来不少批评,指两党及政客们在搞政治秀和玩政治「边缘博弈」好戏(political brinkmanship),以便捞取政治资本并好向选民交代。这些批评虽有道理,却也不能忽视美国政局正日益两极分化,而财政涉及深重的核心利益问题,代表各种既得利益的政党、政客自然寸土必争。就「悬崖」问题争持激烈既有表面的政治诱因,更有深层的利益背景。

  这种争斗还将不完不了:在「悬崖」一役后个多月,便将有「债顶」危机:现时美国国债已直逼约16万亿美元的上限,必须国会通过提高,否则美国政府便不能发债,从而面临违约及政府运作停顿之险。此外,在「悬崖」协议中两党同意把原先定下的自动削支机制(涉及过千亿美元)推迟两个月才实施,目的是要重开谈判以商定代替机制,也就等于再开新政争战线。显然,若以为「悬崖」一役后事情便了结乃大错特错:其实是恶斗的揭幕,今后料将好戏连场。

  无休止的政争将为财政政策及经济带来更多不明朗因素,何况从经济角度看协议同样大有问题,其逻辑更不知所谓。「悬崖」本是解决债负过高的对症下药,乃必要调整,故解决或避过「悬崖」实是小孩怕吃药心态的翻版:病了要吃药,因怕吃药却以不用吃为好。如整个国家及市场都如小孩般见识,那还有什么希望?

  「悬崖」既是必要和不可避免者,任何协议能做的只有三点:(一)把「悬崖」推后,但这是回避现实,将令风险日增。(二)把「悬崖」的高度减低。这是个妥协:不避坠崖而只减轻其震荡。(三)改变下坠结构,即有的项目下坠高度大些有的小些。大家都知道(一)是不可能者,故选择(二),而适度减震亦无可厚非。至于(三)则是政争核心,因这是利益集团博弈的焦点所在,政客、政党都要为所代表的利益争取最好的待遇,令坠崖高度最小化。

  这次协议乃上述(二)与(三)的结合。一般估算指所涉削支相当于GDP约1.5%,比原来的4%减缓不少。在税负差别性上,从表面看也比较公平合理:富人十年增税达6000亿美元,年收入40万美元以下者则不增,增值税及分红税亦提高,诸如失业补贴及其他对企业、产业的优惠(如风电、科研等)则得到延续。影响最广并涉及每个雇员的是取消工资税(payroll tax)优惠,这相当于加税二个百分点而增收千亿美元。

关键字: 赵令彬 财政悬崖
责任编辑: 张琦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