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令彬:日债危机提升全球风险

2013-02-04 15:37  来源:大公报
  日相安倍的大量宽推高通胀压低圆汇,可能引致日债爆泡(本栏2月1日),一些结构性因素亦不利财政平衡而加深危机,令情况险上加险。由于事关重大,对相关问题有必要进一步探讨。

  人口老化的影响广泛而深远,近年随着人口进入收缩期,老化的影响将陆续浮现。由于日本严限移民及向外招工,故影响更为突显。与此同时,贸易平衡由顺差转为逆差同样影响重大:这将促使经常帐走向逆差,令日本由全球的主要资本输出国之一变为输入国,全球资金流向及市场必会随之调整。当日本转为举债国时,主要发债量应来自政府,日债随之更多受国际市场左右。上述种种变化,最终都会提高日债息率,后果自然十分不利。

  西方评论早已预告,有一天日本的资金供需格局将如上述出现逆转,全球均将受到影响。首先要担心者是美国:日本是美国国债最大债主之一(仅次中国),日本若不买美债反要出售,将严重影响美债市况。当然,另一大债主中国也将受到间接影响。此外,有美国智库更担心对地缘政治的影响:日本财力减弱将削弱其军事及外交实力,对外投资及援外资金将趋紧缺。由于日本是美国的重要盟友,故其变化也将冲击美国的全球地缘战略部署。何况当美国日感力不从心之际,更希望日本等盟友可多给予财力及人力上的支持。

  地缘政治既会受日本财政问题影响,又可反过来令其财政问题恶化,而这情况最近便出现了。中日为钓鱼岛之争交恶,令日本多年来首次增加军费,如紧张情况持续,其不利影响将更深广,包括:(一)军费及外交支出更多。为构建反华包围圈必须多交「友国」,而这无钱不行。(二)对华出口及经济受损(包括中国游客减少),可令外贸逆差扩大。(三)日本面临的内外局势不安,将加快资金、产能及人才外流。

  日本的结构性因素本已预示会有资金供求变局,并由此深化日债问题:轻则令债市受压,重则可引发爆泡危机。何况还有之前预期不到的两大新不利因素:前年巨灾带来的天劫,和中日交恶带来的人祸。这令预计中的变局或将更快出现,变化步伐更急,而这又必提高日债爆泡的机率,再加上安倍的疯狂货币扩张风险更高。安倍的新政已开始引起欧洲、东亚及其他国家不满,货币战呼声日响。此乃自金融海啸以来,日本首度成为危机关注焦点,可谓「时来运到」,但从此全球财经危机的演化,又添加新动力及变数。

责任编辑: 张琦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